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五十八章:我們什么時候是兄弟了?(月票榜調出前十,求月票啊)

    網上太陰星力的討論有不少,但基本都是瞎扯。(m.zhongdixinli.net)

    什么太陰星力,只能女人練,男人練了會陰氣太重,和葵花寶典一樣。

    這不是胡說八道么?

    之前安遠山和許倩提到過,男人修煉了,只是成就不怎么高,不是不能修煉。

    還有人說,太陰星力,需要獨特的血脈。

    至于與兩片葉子有關的信息,一條也沒有。

    算了,網上的鍵盤俠,嘴炮一個比一個厲害,全都是他們的臆測。

    還是留著,問許倩或湯若曦好了。

    盤坐療傷,一夜過去,傷勢恢復的七七八八。

    等到下午,傷勢完全恢復,江長空聯系許倩。

    他們還在探索深淵,請了武道會的人幫忙。

    兩個武道會都接了任務,江長空不在只能找他們了。

    這次是安定邦親自出手,還是在沼澤區域。

    江長空直接趕了過去,現在他有些迫不及待,打造出太陰刀劍了。

    開了位置共享,江長空全力前往研究小隊所在。

    還是昨天的位置,江長空到來時,地面干固,不再是稀泥。

    安定邦踏在稀泥上,土黃色光芒波及四周,凝固沼澤地。

    土元功,確實適合自己。

    許倩等人,正在附近探索,每個人身邊,都跟隨著一位星藏級武者。

    江長空到來,安定邦第一時間發現,神色陰沉:“又是你。”

    說完,土黃色光芒收縮,江長空踏足之地,轉變成稀泥。

    腳下星光閃爍,一股不弱的吸力傳來,企圖將他拉扯下去。

    江長空腳下浮現兩輪烈日,稀泥干固,一步一烈陽。

    安定邦瞳孔一縮,忍不住后退兩步:“我告訴你,這是在做任務,無緣無故,不能動手。”

    “你不是說,昨日是武器的原因么?今日我不用武器。”

    江長空淡淡道,一步步走向安定邦。

    安定邦面色微變:“現在在做任務,我沒時間和你動手。”

    江長空冷笑一聲,來到他身旁,直接將他的空間裝備拿在手中。

    “你,你想干什么……”

    安定邦厲聲喝道,但不敢反抗。

    “堂堂一個會長,出門不帶星石?”

    江長空鄙夷一聲,將空間裝備還給他:“你還沒將李長天叫來?”

    安定邦面皮一抽:“等,等幾日就來,你別得意,李公子可是大省天才,實力非常恐怖。”

    “恐怖到星藏中期?”江長空嗤聲道。

    安定邦老臉不紅,反而帶著一絲輕蔑:“你懂什么,大省天才,最強的是他的守護人。

    現在李公子還年輕,才二十歲,以后就恐怖了。”

    江長空呵呵一笑,不再說什么。

    李長天的守護人,好像也就星藏后期,難不成換了?

    應該不會啊,本來就不受重視,在扭曲地也沒什么作為,應該不會突然得到看重才對。

    不管了,只要安定邦,能將李長天叫過來就行。

    “長空。”許倩走了過來,擦了擦汗水:“你就別欺負安會長了。”

    “我可沒欺負他,只是給他個再次挑戰的機會。”

    江長空輕笑一聲,道:“武器材料已經拿到了,我想回平安城。”

    “拿到了?這么快?”許倩驚訝地道。

    江長空翻手取出石凳:“這應該足夠了吧,打造一刀一劍。”

    石凳取出,銀白月華四射,寒氣四溢。

    “太陰星力?”安定邦面色一變,身子忍不住退后一步。

    石凳蘊含的太陰星力太恐怖了,就算是他這個星靈初期,也不敢輕易接近。

    許倩俏臉一變:“快收起來。”

    江長空收回石凳:“應該夠了吧?”

    “肯定夠了,你昨晚去了寒潭?”許倩問道。

    “我怎么可能下去。”江長空搖頭道:“是我那位朋友親自下去取的。”

    “你那位朋友,能從這寒潭中取出東西,實力怕是不弱于姮家小天驕了。”

    許倩驚道。

    “太陰姮家,難不成,你那位朋友是姮家的?”安定邦小心翼翼地問道。

    “應該不是,我朋友是男的,只是從未見過面容。”江長空淡漠道。

    “男的?從未見過面容,也是朋友?你如何判定是男的?

    很多偽裝手段,沒看見真面目,怎能斷定?”

    安定邦皺眉道。

    “你說的有道理,但我懶得反駁你。”

    江長空翻了翻白眼,道:“算半個朋友吧,欠了他人情。”

    “那行吧,明天我們就回去。”許倩道。

    “對了,若曦姐忙完沒有?”江長空問道。

    “不知道啊,應該忙完了吧。”許倩不確定地道:“你問問她,我先去忙了。”

    江長空拿出手機,給湯若曦回信息。

    安定邦小心翼翼地走了過來:“江會長,我覺得,我們之間有些誤會。”

    江長空一愣,錯愕地看著他:“什么誤會?”

    “之前是我不對,居然與你動手,實在不該。”安定邦一臉歉意地道。

    江長空一臉懵逼,你是不是腦子有坑?

    安定邦猶豫了下,又小聲問道:“不知你那位朋友,有什么特征?怎么稱呼?”

    江長空有點明白了,這是擔心,他另一個馬甲,與姮家有關系?

    太陰星力,修煉到這個地步,極有可能是姮家的。

    江長空雖然否認,但萬一呢?

    這個勢利的家伙,有一點機會,都不會放過。

    “沒什么特征,真是男的,不是姮家人。”江長空淡淡道,也懶得騙他。

    “那他武功招數呢?”安定邦依舊不死心。

    “只知道他身法,名為月流光,刀劍齊修,叫什么月華,月影,月朧。”

    江長空淡淡道:“具體的,沒見他施展過,只是和我說過。”

    “江會長,我們應該好好親近親近,我突然想起來,這里有兩塊星石。”

    安定邦不知從哪摸出兩塊星石,遞給了他,神情很激動。

    五階中品!

    江長空有些懵,還有這種好事?

    大省姮家,修煉的也是寒月功?

    寒月功不是剛出來么?還是說,姮家也有一本?

    也不是不可能,當初扭曲地,有人說男胖子的南家,憑借一塊星碑起家。

    姮家也有可能,有一塊太陰星碑,上面記載的,說不定也有寒月功。

    想到這里,他道:“怎么,這武功很有名?還是姮家專屬?”

    “當然不是專屬,這刀劍齊修,消息傳出來,很多勢力都有了。

    但這月流光,一直以來,都是姮家獨門絕學。”

    安定邦激動地道:“江兄弟,我們要發啊。”

    等等,我們要發?

    這和你有什么關系?我們什么時候是兄弟了?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西城区| 上杭县| 贡觉县| 白城市| 甘孜县| 岚皋县| 通化县| 十堰市| 鞍山市| 寻乌县| 绥德县| 固原市| 楚雄市| 阳江市| 西峡县| 忻城县| 盱眙县| 潼南县| 青冈县| 清原| 奎屯市| 响水县| 泽州县| 浙江省| 工布江达县| 社旗县| 上蔡县| 左贡县| 景德镇市| 方正县| 益阳市| 浮梁县| 临沭县| 建阳市| 涡阳县| 中西区| 嘉荫县| 大兴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