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32章 你就是要飛機大炮我也給你弄來!

    民樂大堤上的決口,已經完全震驚了整個荊州防總。(m.k6uk.com手機閱讀)

    附近的部隊源源不斷朝著這個江段趕來。

    運輸車隊得到了極大的補充,沙土、石料源源不斷運到。

    到處都是扛沙袋、抬石料的官兵。

    到處都是疲于奔跑的身影。

    從這天

    各部隊的汽車全部用來作為填埋的工具,裝滿了沙土和石頭朝決口處沖去。

    在短短的48小時內,幾千名官兵和數千群眾組成的抗洪隊伍不斷和洪魔爭奪大堤的控制權。

    十數次堵上,又十數次的被沖開。

    中國人民解放軍和地方群眾拼了命和長江抗爭。

    不能輸!

    輸了,身后就是方圓數百公里的良田。

    是數十萬人民的家園。

    是數以十億計算的財產!

    一旦失敗,那就是完敗!

    拼了!

    這兩個字,在那兩天里,從每一個參與搶險的士兵、軍官和群眾心中吼叫著。

    足足105臺軍用、民用汽車全部填入了決口。

    100余噸的糧食消耗殆盡。

    子堤被瘋狂加高至八米!

    決口涌入的洪水來勢洶洶,子堤發生內塌。上百名敢死隊員用背包帶連在一起,紛紛跳入子堤下方的水中。

    濁浪滔天,浪花兇猛,跳進水中的敢死隊員們被強大的水流沖得東倒西歪。

    入水打鐵樁,那是以命相搏。

    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水流吸走,卷入深水區……

    在場的當地市委市政府那些算是見過場面的常委們看著這群不要命的軍人,內心的震撼比他們縱橫多年官場加起來都要多。

    “扔沙袋!”老七剛下水,就被沖得差點栽進水里,他扯住背包帶,浮出水面,朝著子堤上的莊嚴大喊:“朝我的腳邊扔沙袋!”

    莊嚴將一袋沙土扔到老七的腳下。

    老七用腳再水底將沙袋踩住,然后又喊道:“再扔!”

    莊嚴又扔了一袋。

    “再扔!”

    又是一袋。

    這一次,老七終于再水里將沙袋都踩住,將其中一袋沙子夾在自己的兩腿之間,穩住了身形。

    “用腳夾住沙袋,可以穩住!”他大喊。

    其他敢死隊員紛紛相仿。

    很快,敢死隊的隊形總算穩住。

    水中的打夯號子開始雄壯地吼了起來。

    “一二!”

    “嘭!”

    “一二!”

    “嘭!”

    一根根鐵樁打進了水中,擋住了子堤的沙袋,總算止住了內塌。

    老七抖抖索索地被人從水里拖上來。

    剛上岸,人就搖搖晃晃倒在了路邊。

    “衛生員!”莊嚴撲過去,大聲叫喊著。

    老七臉色蒼白,躺在地上搖頭,“沒卵事,亂喊個毛啊!”

    莊嚴目光順著老七的迷彩服往下看,褲子雙腿間的部位已經磨爛,里面的皮一片一片地被蹭掉……

    “班長……疼嗎?”莊嚴真的忍不住自己的淚水。

    他真的不想哭。

    好歹也是個大老爺們,好歹也是堂堂七尺男兒,好歹也是個穿軍裝的鐵血軍人。

    哪能輕易掉淚?

    可是,真的忍不住啊……

    不光因為老七是自己的班長,而是老七這種拼命三郎的精神頭,真特么讓人感動啊!

    子堤的危險解決掉,大堤的危險仍舊在持續。

    偵察連、教導隊全上了。

    沒用……

    1師汽車營的汽車損失將近過半。

    沒用。

    蔡副師長親自坐鎮,急得就差沒把工兵營舟橋連那兩臺寶貝挖掘機都開到決口里去。

    還是沒用……

    一個被征用了汽車的二十來歲地方小伙,眼睜睜看著自己那輛嶄新的卡車沉到了水里去,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抱著頭就哭。

    能不哭嗎?

    那臺大貨車才買了一個月,打算用來跑運輸賺錢的,一些手續都還沒辦全,就被噗通地開進了水里,濺了一個浪花,然后啥都沒了……

    都沒了……

    48小時。

    足足兩天。

    堵了崩,崩了繼續堵。

    搶險部隊增至三千六百人!

    人倦馬乏。

    通訊營足足暈倒了三十多個兵。

    偵察連累趴了八人。

    273團的穿插英雄營暈倒了二十多個……

    教導隊稍好點,一共六個暈倒在大堤上。

    這都是拼了。

    莊嚴現在覺得自己胳膊不是胳膊,腿不是腿,這比在教導隊第一個月的地獄式集訓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現在完全就是個機械人。

    到取土點裝沙袋,然后將沙袋運到大堤上……

    來來往往,重復著枯燥而乏味的路線。

    48小時,他只輪換著睡了不到七個小時。

    這是在挑戰人體極限。

    黑老蔡站在臨時指揮所的前面,皺著眉頭看著這一切。

    “不行!這樣搞,累死我的兵也堵不上!”

    他一咬牙,下定了決心。

    “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靠車堵靠不住,車體太短,被水沖一下就會散開,浪費汽車!”

    旁邊的黃少濤問:“蔡副師長,那咱們怎么辦!?”

    黑老蔡說:“我覺得……”

    話音未落,在一陣滴滴聲中,一輛吉普車駛到了指揮所前。

    車是軍車,后門打開處,一個穿著工程服的五十多歲男人手里拿著設備箱,下了車。

    “蔡副師長!”一名司令部的干事上來敬禮,然后道:“防總得知這里的情況,特地派了這這位三峽的專家李文同志過來給我們把把脈。”

    黑老蔡雙眼一亮,迎上去抓住李文的手:“李專家,你來了我救放心了。”

    李文也不客氣,說:“蔡副師長,我沒時間閑聊,我馬上要上大堤看看。”

    “行!”黑老蔡一挺胸,“我給你開路!走!”

    兩人再幾個軍官的陪同下,沿著大堤的一側慢慢爬了上去。

    到了大堤上,李文打開了設備箱,將一套連著探頭的測量工具拋進水中。

    過了幾分鐘,拉上來看了看數值。

    然后問黑老蔡:“蔡副師長,你們之前怎么封堵決口的?”

    “我們光是汽車就開進去了100輛!”黑老蔡心疼的眉毛直跳,“你說,這決口就那么大的地方,這么多裝滿沙土的卡車,就是填也將它填滿了,就是不知道為啥堵不上!”

    “沒用的。”李文搖頭嘆氣道:“前天第四次洪峰剛過去,流速是63200立方米/秒,這里現在的水位是44.2米,你可以想象,你的車就算裝滿了沙土,下去也就頂多是個十噸。十噸的車,在江水里就像火柴盒一樣輕飄飄的,下去就被卷走。”

    “那怎么辦?”

    李文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環視周圍一圈。

    “目前的情況,只有一條路可走!”

    黑老蔡干脆利落地說道:“李專家,你說,只要你說出來,就是要飛機大炮,我都給你弄來!”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新泰市| 信丰县| 墨竹工卡县| 石景山区| 平度市| 铁岭县| 阳西县| 中卫市| 永济市| 平泉县| 晋江市| 佛坪县| 获嘉县| 佳木斯市| 竹北市| 松溪县| 花莲市| 阿图什市| 汾西县| 进贤县| 淄博市| 开封市| 华安县| 南和县| 淅川县| 巴林左旗| 茌平县| 马关县| 马鞍山市| 乐业县| 德阳市| 班玛县| 承德市| 临桂县| 保亭| 大竹县| 通许县| 泽州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