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01 柳書雪遭算計

    “奴婢/奴才絕對沒有這種想法,我們只是因為小主終于醒過來了,所以太激動了,還請小主恕罪。(m.zhongdixinli.net)”

    聽到書萱的話,眾人又連忙磕頭請罪道。

    “行了,你們不用多說我也知道你們的那點兒小心思不過只要你們以后能認真的做事,我也不會找你們麻煩的!只是我現在才剛剛醒過來,頭還有點兒暈,想一個人安靜一會兒,你們就先先去吧!”

    書萱知道在她昏迷的這么久的時間里,這些下面的人肯定會有些想法的,他們現在人還能這么整齊的在這里,一是因為自己之所以會昏迷完全是為了救康熙,他們不散在自己沒個結果之前就去投靠別人,二是現在這別選他們即使想要去投靠別人也沒有機會,否則現在書萱回來,可能身邊就會跑得只剩下小白一個人了。

    “是,奴婢/奴才這就出去。”

    眾人聽到書萱的話,臉上的表情都變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他們還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可是這一切全部都被書萱給看見了。

    “嗯!紅杏,你派人去通知一下皇宮里的人,免得一會兒讓人說我們沒規矩。”

    書萱看到了他們的異常反應,也沒打算跟他們計較,畢竟自己也沒有收服他們,現在自己出事了,他們想要另謀出路也是正常的。

    “是,奴婢這就去。”

    紅杏應了一聲,便也退了出去。

    “主人,既然你知道他們心中有其他的想法,你為什么還要將他們留在身邊啊?”

    等一眾宮女太監們都出去了,小白這才看著書萱不解的問道。

    “不然還能怎么辦?難道將他們全部都趕走嗎?這樣做到時候內務府還是會安排人過來,誰知道到時候安排過來的是什么人呢!還不如干脆就讓他們留在這里了。”

    書萱對于這些宮女太監是否忠心于她并沒有很在乎,反正她對這些人也從來沒有抱過希望,只要他們不傷害她和她身邊的人就好了。

    “可是你可以想二小姐一樣,將他們全部都收服了啊!我記得主人的空間中就有一種忠心符,只要對他們使用了,就不用擔心他們以后不會背叛你了。”

    小白看著書萱好像對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樣子,在一旁著急的替她想著辦法。

    “何必呢!我留他們在這里也只不過是因為這皇宮里的規矩,我不想把自己弄得太特殊了,至于他們是否忠心于我又有什么關系,只要他們能將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書萱也知道小白說的這個忠心符,這還是他那個便宜師傅留下來的,空間里還有畫這個符的方法,可是書萱學著畫了很久,每次都因為靈力不足而失敗,無奈書萱也只能放棄了。

    還有就是書萱對于用符咒控制人心,這一點是十分的抵觸的,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她是不可能用符咒去控制人心的。

    “可是他們這樣,萬一做出什么對主人不利的事情怎么辦?”

    小白還是有些擔心。

    “你就放心吧!就算他們有什么想法,可是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人算計的。”

    書萱看著小白這擔心的模樣也有些無語了,雖然自己不愛惹事,可是也不是隨便誰都能捏上兩下的人啊!

    “主人…”

    “噓!別說話,有人來了!你注意一點別讓她們發現異常了。”

    就在小白還想要說點什么的時候,書萱突然阻止了她的說話,然后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做出一副虛弱的模樣躺在床上。

    “姐姐…”

    書萱剛做好這些,就看見柳書雪帶著人從外面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二妹妹,你來了。”

    書萱對著柳書雪虛弱的笑了笑說道。

    “姐姐,你終于醒了,你昏迷了這么久,我一直很擔心你,若不是我那么沒用,你也不就用留下來和那幾個惡人硬拼了,都怪我…”

    柳書雪一看到書雪眼睛就忍不住紅了,大滴大滴的眼淚從眼眶中滾落了出來,她走到書萱身邊哭著說道。

    “二妹妹,你別哭啊!我這不是沒事兒嗎?你再這樣哭下去,眼睛就要哭腫了,到時候可就不漂亮了。”

    書萱看著柳書雪一直的流著眼淚,連忙安慰她。

    “姐姐,我也不想哭的,可是我一想到你會受這么胸的傷,全是因為想要保護我們,而且你還因為這個昏迷了這么久,我只要一想到這個,那眼淚就忍不住要往外流。”

    只是聽了書萱的話,柳書雪非但沒有停下來,反而哭得更厲害了。

    “二妹妹,你這要讓我怎么說你呢!我們可是親姐妹啊!再說了,當時那種情況你就算留下來也沒有什么用,只不過是徒增冤魂而已,還不如就我一個人留在那里,好歹你們還能活著。”

    書萱看著此時的柳書雪,能感覺到她是真正的為自己擔心的,可是現在又不能告訴她‘我之前的受傷昏迷都是裝的,我只不過是出去玩兒了一圈而已’,所以現在也只能繼續演戲下去了。

    “是啊!我們是親姐妹,所以我才更加不能接受有親人為了我而失去性命啊!”

    柳書雪這時雖然沒有再哭了,可是臉色卻變得更加的難看了,眼神空洞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連書萱叫了她好幾聲她都沒有聽到。

    書萱看著突然陷入自己思緒的柳書雪也有些迷惑了,自己和柳書雪雖說的親姐妹,可是平時也不是特別的親近現在她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反應呢?而且看她這樣子,很像是經歷過有親人為了她而出事的經歷的。

    “難道是她上輩子曾經發生過的事?也只有這個解釋了。”

    書萱想到她也是重生的,這一世她在柳府可是深受眾人寵愛的,而她在外面的事業也是順風順水的,幾乎沒有受到過任何的挫折,若真是有什么不愉快,那也只能是上輩子的事情了。

    “二妹妹,你也別太自責了,我現在已經沒事了。”

    書萱想了一會兒,看到柳書雪依舊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書萱便拉了拉她的手說道。

    “姐姐,對不起,我剛才有點走神了。”

    柳書雪被書萱這么一啦這才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的說道。

    “我倒是沒關系,可是二妹妹你最近可是有什么心事?剛才我叫了你好幾聲,你都沒有聽到。”

    書萱看著一臉心事的柳書雪,想著她對自己也是有幾分真心的,所以便對她也多了一些關心。

    “姐姐,我沒事,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而已。”

    柳書雪勉強的扯出一抹笑容說道。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從發現自己懷孕后,就老是容易胡思亂想,特別是最近還老是會想起上輩子的事情,這些事情一直會擾亂她的心思,讓她整天都心神不寧的,可是她明明已經在重生的時候就已經放下了前世的一切了。

    “二妹妹,你就是想的太多了,不管以前發生了什么事情都讓他過去吧,你需要重視的是現在!”

    書萱也不想柳書雪一直被上輩子的事情所困擾,于是便安慰她說道。

    “姐姐,我知道了,我不會再多想的。”

    其實柳書雪也知道這個道理,可是有些時候不是她說不想就能不想的,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二妹妹,你…”

    書萱看到柳書雪這個樣子,便覺得有些異常了,她便想著靠近柳書雪給她把把脈,看她是不是遭了別人的算計了。

    “姐姐,你別動,你才剛醒過來,身子還沒有恢復,還是先躺著吧!”

    只是書萱這樣的動作,在柳書雪看來就是她明明已經很虛弱了,卻還因為自己的事情,強撐著想要站起來,所以她連忙扶著書萱關心的說道。

    “我沒事,都睡了這么久了,早就睡夠了,起來坐坐也好。”

    書萱這時也盡職盡責的扮演好了一個重傷初愈的病人,蒼白著臉對柳書雪問道,“你也別在那里站著了,趕緊坐下吧!你現在還懷著身孕呢!可別累著了!”

    只是書萱在柳書雪扶著她的時候不著痕跡的摸了摸她的脈搏,這一摸書萱的臉色便沉了下來,果然這柳書雪又遭人算計了,真是不知道是誰,竟然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就將手伸到這園子里來,要知道之前自己在這里的時候自盡仔細的探查過了,這里可是沒有其他人的釘子的。

    “姐姐!”

    柳書雪看到書萱在看她的肚子,她忍不住臉色紅了紅,不好意思的看著書萱說道。

    “你害羞了?”

    書萱不可思議的看著柳書雪驚奇的問道。

    對于柳書雪會害羞這一點,書萱是真的很驚訝,她實在是沒有想到之前性子大大咧咧的柳書雪,現在竟然會因為懷孕這事而害羞。

    “姐姐,你就別取笑我了。”

    柳書雪被書萱這么一說,臉色更加的紅了。

    “行了,不逗你了。”

    書萱看到柳書雪這樣也忍不住笑了笑,對著一旁的小白說道,“小白,你去將我放在柜子里的那個匣子拿過來一下。”

    “是。”

    由于有外人在場,小白也只是規矩的行了個禮,應了一聲便出去了。

    “姐姐,你這時候讓小白去拿匣子做什么?這是個什么匣子啊?”

    不過柳書雪對于書萱的這個行為倒是有些不解了。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絕對是個好東西。”

    書萱對此只是神秘的一笑,什么也沒有說。

    其實書萱也不知道要給柳書雪怎么說,只是在剛才她給柳書雪把脈的時候,就發現他被人下了一種會作用于精神上的藥,這種藥會讓人不自覺的胡思亂想,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因為精神力消耗過大而死,只是這種藥卻特別的隱秘,不容易被人察覺,就算看大夫也只會覺得她是心思過重。

    察覺到了這一點,書萱便傳音給小白,讓她去準備一張安神符給柳書雪,雖然不能立即解除她所中的藥,可是對她也是很有幫助的。

    只是書萱也不知道小白會找個什么樣的匣子來裝,所以現在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說了。

    “姐姐對我還賣關子啊!”

    柳書雪本來就被書萱所說的匣子勾起了好奇心,現在書萱又不告訴她是什么東西,她現在心里像貓抓似的,著急得很。

    “你別著急啊!小白就在隔壁拿東西,很快就回來了。”

    不過,對于她這種心情,書萱表示自己也愛莫能助,只有等小白回來了她才能知道了。

    “主人…”

    就在柳書雪著急的等著的時候,小白捧著個紫檀木的小匣子回來了。

    “小白,快拿過來吧!”

    書萱接過小白手中的匣子,一打開就看見里面躺著好幾個繡著熊貓的荷包,書萱見此不由得抽了抽嘴角,用這樣的荷包來裝東西,估計也只有小白能做得出來了。

    “二妹妹,這個給你。”

    書萱拿出一個荷包遞給柳書雪。

    “姐姐,這是什么啊?”

    柳書雪接過荷包好奇的問道。

    雖然她很想知道這荷包里到底裝著什么,可是這種當著人家的面拆別人送給你的東西是不禮貌的,所以她只能向書萱問了。

    “你自己看看吧!”

    書萱笑著示意她將荷包打開。

    “紙符?姐姐,你給我這個做什么啊?”

    柳書萱在看到紙符的時候,便驚訝的問道,在她看來這些紙符都是一些封建迷信的東西,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用處。

    “二妹妹,這并不是普通的符紙,你最近不是總是心神不寧,愛胡思亂想嗎?這個紙符只要你帶在身上,就可以寧心靜氣,不再受到那些困擾了。”

    書萱也知道柳書雪的想法,只不過這可是真正的靈符,不是外面的那些和尚拿來忽悠人的東西。

    “這真的會有用嗎?”

    柳書萱那些紙符翻來覆去的看了看,還是有些不相信的。畢竟這東西看起來和普通的符紙沒什么兩樣。

    “二妹妹這是不相信嗎?要知道這可是我師傅留給我的,可不是外面的那些普通的貨色!”

    書萱看柳書雪有不接受她符紙的意思,便將她那和便宜師尊給搬了出來。

    “既然是姐姐的師傅留給姐姐的,嗎我就更不能要了。”

    一提到書萱的師傅,柳書雪就有些相信這符紙真的有神奇的力量了,可是這時她卻還是強忍著想要的心思,將東西還給了書萱。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乃东县| 高淳县| 朝阳区| 江口县| 乌什县| 阿克| 秦皇岛市| 陆川县| 永胜县| 谷城县| 淮北市| 乡宁县| 连平县| 扎兰屯市| 咸阳市| 镇远县| 长子县| 澎湖县| 马山县| 南丰县| 兰溪市| 北票市| 托里县| 永顺县| 长垣县| 衡阳县| 青川县| 平果县| 浦江县| 定州市| 靖江市| 迁西县| 阜南县| 德昌县| 禹城市| 堆龙德庆县| 大兴区| 砀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