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122章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 偽裝的北

    “封氏。(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當這兩個字出來之后。

    飛鷹吹爆的姿勢都頓了頓,下意識就朝著右側看了過去。

    莫北的嗓音有了明顯的變化:“封氏?”

    “是啊。”徐領事的語氣中滿是贊美:“封氏的這個年輕人實在是不錯,如果沒有他起到的帶頭作用,恐怕留下的技術員也不會這么……”

    “他怎么會在那么危險的地方。”

    徐領事沒想到自己的話會被打斷。

    更加沒有想到,一向冷靜自若的聯系人,竟然會露出這么焦急的語氣。

    坐在那旁邊的聽風,也有點被嚇了一跳。

    是因為bey突然蒼白了的臉。

    跟她在一起這么久。

    什么任務都執行過。

    他從來都沒有看到過這個樣子的她。

    這到底是怎么了?

    不是一切都進展順利嗎?

    唯有飛鷹知道為什么,但面對這樣冰冷著表情,他還是有些發怯,伸出手去拽了拽莫北的衣袖:“bey,那是領事,冷靜點。”

    莫北后背一頓,按住了自己的額發,聲音壓低:“抱歉,徐領事,現在伊斯的情況很危機,技術員們能留下來,給了我們行動絕對性的幫助,我想拜托徐領事,派一些人手對他們進行保護,最后一批撤離,我不確保,會不會發生什么意外。”

    “你放心,這一點,我和對方也談到過,他們都有心理準備。”

    莫北越聽,垂在一側的手攥的越近,身姿卻恢復了之前的挺拔,開口保證道:“我會讓他們安全的撤離。”

    “辛苦了。”徐領事聽著這么年輕的聲音,是滿滿的欣慰:“你們的任務機密危險性極強,你們也要保證好自己的安全,到了伊斯就不能再聯系了,你們相當于孤軍奮戰,沒有后援,萬事小心。”

    聽到這里,那邊的黑衣保鏢就來催了。

    “少爺,要登機了。”

    莫北“嗯”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徐領事聽著那邊的響動,看向矗立在外面的通訊塔,他們只負責撤離,并不會和本地的反動軍進行面對面的交涉。

    可這一次來的人,卻需要偽裝成富商之子,去接觸對方的頭目,從而將一些失蹤的華商和研究人員都解救出來。

    他很擔心他們會遭遇什么危險,就此埋骨他鄉。

    但在擔心之余,他又很慶幸,有人能在這時候能選擇不顧危險,逆向而行。

    這樣想起來,這個年輕的聯系人倒是和封家那位少爺,有些相像。

    聽剛才對方話的意思,似乎兩人也認識?

    “領事,又多一批難民,想要進我們的領事館。”

    有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徐領事就暫時把這些想法拋到了一邊。

    h國,即將要起飛的飛機上。

    聽風能感覺到自從bey接了那通電話之后,似乎一直都沒有恢復。

    她像是更冷靜了,

    一直都在看有關滅龍的資料。

    聽風朝著空姐要了一條毛毯,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道:“趕了一天的飛機,你休息一會兒,更何況資料不是都已經看過了。”

    “多看一遍,加深印象。”莫北的手指在這個時候看上去格外的蒼白。

    但她很清楚。

    越是這樣的時候。

    越是要盡快。

    她不想用他的安全去賭。

    她賭不起。

    飛鷹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動作都有些沖動:“我現在就給封家少爺打個電話,讓他回去。”

    莫北按住了他的手腕,聲音很淡:“他不會回去,退縮了,就不是他了,我們還有任務,我的情緒我會處理好。”

    飛鷹感覺到了那股力道,緩緩的放下了手臂。

    正如莫北所說,不過是起飛和落地,短短的四個小時,再出機場的時候,她的神情和姿態都變了。

    金發別過去,露出了黑色的耳釘,很囂張的邪佞,一只手攬著聽風的腰,抬眸間皆是帥意。

    早在國內的時候,秘書就說過,來了這邊會有生意上的人來接機。

    莫北一開始的時候并不在。

    畢竟按照計劃,是要借由她現在的身份,讓滅龍注意到她。

    可就在和接機人握手的時候,莫北的眼瞇了一下。

    因為他手背上的紋青。

    商人的氣質很好分辨。

    可這個人,即便穿著西裝,長相偏柔和,也掩蓋不住他身上的血腥味。

    “趙公子是嗎?久仰大名,我們已經在這里等了很久,請。”

    他的華語說的很好,淺笑的讓開了路。

    莫北也沒有客氣,手里攬著美女,就像個來玩樂的少爺。

    那人看著進了他們車的背影,按住自己的左耳說了一句:“boss,和我們想象的一樣,這人很適合掩蓋我們做一些事。”

    “是么?”滅龍這個天生疑心重,哪怕是手下看了,他都不會徹底的放心:“既然這樣,那就帶他過來看看,還有對方說的東西,應該在他手上。”

    “是,我會明天安排一下,讓他和boss您來個偶遇。”

    滅龍看了一眼已經過了伊斯戒線的站牌:“可以。”

    夜越發的深了。

    這座城市看起來似乎和其他的地方沒什么兩樣。

    可仔細看就能察覺出區別。

    各國領事館門前聚集了很多人。

    還有持槍巡邏的護衛。

    最讓人移不開目光的就是穿著一個破爛t恤的當地小孩,正在向人討要面包。

    莫北看著這一幕,眸色深了深。

    聽風并不是第一次見這樣的場景,以前出任務的時候,就經歷過。

    就是因為經歷過,所以才會不愿再看到這一幕。

    可他們的前面還有人,就不能表現的過度安靜。

    莫北明白這個道理,再收回視線之后,捏起了聽風的下巴:“總看外面干什么,嗯?”

    “覺得那小孩子好可憐喔。”聽風往莫北懷里一靠。

    莫北輕笑了一聲,抬眸看向司機:“停車。”

    那司機下意識的去看他們的人。

    男人微微的點了點頭。

    莫北拉著聽風下車。

    男人也跟著走了下來。

    就見那位趙公子,抽了幾張紙幣給了小孩,然后將他身側的女人一攔:“現在可以只看我了?”

    男人聽著,眼底是看不起的笑。

    還真以為這個趙公子有做善事的心,原來不過是泡女人。

    不過,有一點很奇怪。

    男人瞇眼看著莫北的背影,里面漸漸的有了毒意。

    他按著耳機,又和那邊說了點什么。

    等到莫北回到車里之后,男人笑著開了口:“說起來,我還真佩服趙公子的勇氣,這里這么亂,也敢過來和我們談生意。”

    這一句,聽風并沒有在意,他還以為對方就是個商人。

    莫北眸色深了很多,語氣卻帶出了疑惑:“亂?”

    “趙公子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裝糊涂,距離這里不遠的地方就是交火區,現在各大企業都在撤,這里的華商已經沒有幾個了,就連領事館都人滿為患,據說過不了多久,伊斯也會成為交戰區,現在留下的,都是用命賺……”

    男人的話還沒有說完。

    就聽一聲“”從后車座上響了起來。

    莫北的情緒像是有些失控:“那個秘書在騙我,他告訴我說這里很安全,安全個屁!停車!”

    司機這次去看男人。

    男人并沒有點頭。

    莫北一拳鑿在了椅背上:“我讓你停車!我要回去!買最早的一班飛機回去!”

    男人之前準備好的槍,又收了回去,接著笑道:“趙公子,你聽我說。”

    “有什么好說的!我一看那秘書就不是什么好貨色,竟然敢騙我。”有些人生氣都是帥的,莫北就是這一掛,尤其是瞇眼的時候:“我之后,一定會讓他死的很慘。”

    男人和司機對看了一眼,耐心的說著:“趙公司,你誤會你的那位秘書了,雖然伊斯很亂,但也不至于不安全,最高決策人都在這里,不會出什么大亂子,更何況不是還有我們嗎?我們會保證你的安全,畢竟你可是我們的合作伙伴。”

    莫北這時候好像才算平穩了下來,但語氣還是有些氣急敗壞,雙眸看著男人:“你讓我怎么相信你?你不說,我還沒有多想,還以為哪里都有窮人,可現在可不一樣了,我一點都不想留在這個鬼地方,誰知道我會不會丟了命。”

    男人聞言,按了一下左耳。

    很顯然那邊的人還在,也都聽到了這邊的動靜。

    “可以讓他看一下我們的力量。”

    聲音傳來的時候,男人還有些遲疑,不過看剛才那個趙公子一副怕的要死的模樣,也就認定了他是個軟腳蝦,原來不止是喜歡泡妞兒,智商都低的有些蠢,尤其是他貪生怕死的樣子,這么好的人選,確實不能讓他就這么回去。

    “我們敢在伊斯做生意,當然有我們自己的保障。”說著男人一側身,露出了他腰間的東西。

    聽風的雙眸在一瞬間就變大了。

    并不是因為他沒有見過槍。

    而是他居然現在才察覺出來這個人有危險。

    男人也看到了聽風的表情。

    不過被他錯以為了對方是在害怕。

    這很正常,畢竟從東方來的人,都怕這個。

    包括她旁邊的趙公子臉色都是白了。

    男人對這個畫面很滿意。

    “怎么樣?現在趙公子是不是可以安心了?”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吉木乃县| 鄂温| 万全县| 商南县| 德化县| 乌兰浩特市| 肇源县| 称多县| 泊头市| 南平市| 平凉市| 尤溪县| 星座| 米易县| 平山县| 阿克陶县| 泗洪县| 栖霞市| 灌南县| 江华| 汤原县| 慈溪市| 清新县| 上栗县| 平和县| 西盟| 横峰县| 桃园市| 白朗县| 科技| 云浮市| 德清县| 五指山市| 安义县| 绥化市| 进贤县| 百色市| 阳春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