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12章 驚天身世

    睜開眼,趙誠發現自己躺在挺豪華的沙發上,屋內布置得富麗堂皇,到處插著國旗、軍旗,墻上掛有世界地圖、各*事力量分布圖,還有作戰示意圖、軍事演習攻防圖。

    頓時又陷入了糊涂中,泥妹啊,明明是個農民工把老子綁架了,怎么來到軍事重地了,這是鬧哪樣?

    “醒了?”側面傳來個蒼老而和氣的聲音。

    驀轉頭,趙誠幾乎從沙發上彈起:旁邊坐著兩個人,一個不是農民工又是誰?另一位,卻是個全身戎裝、肩扛梅花一星少將軍銜的老人,正慈眉善目微笑著望著他呢。

    見到農民工,趙誠眼睛都紅了,才不管少將還是蝦兵蟹將,拔拳就往農民工沖去:“老子撕了你。”

    農民工身影陡轉,不知怎么就繞到他身后,“刷”地把他抱起,又放回了沙發,臉上笑嘻嘻地:“別沖動別沖動,這兒都是軍事機密,損壞了賠不起的。”

    趙誠頹然倒在了沙發上,瑪的,這都什么身手呀,老子也算練過磨豆腐神功,怎么輕易就敗下陣來?

    少將笑了:“趙誠,認識一下吧,農民工叫叢一飛,20年前華夏*中第一高手。”

    “要殺要剮,來個痛快的,犯不著抬個高手低手來嚇唬我。”趙誠沒好氣地給頂了回去。

    少將和農民工對望了眼,搖搖頭:“唉,真是像極了,聲音也像、脾氣也像,這發火的態度也是一模一樣。”

    “說誰呢?”趙誠皺皺眉,感覺少將話中有話。

    少將緩緩起身,右手拿著個小包,正是他在火車上失竊的那只,右手捏著那把小劍掛件:“阿誠,不好意思,我翻看了你包里東西。當然,手機也看了,沒想到,你跟我兒子還是好朋友。”

    “你兒子?”趙誠更糊涂了,“你兒子是誰,我可高攀不上。”

    農民工哈哈大笑:“蕭劍鋒你不認識?”

    其實,叢一飛在火車上得到小包時,已經翻看了趙誠手機里的聯系人,并且跟蕭劍鋒取得了聯系,得知趙誠居然救過他兒子。

    趙誠突地瞪出了雙眼,泥妹啊,這兒不正是西南軍區司令部嗎,你看,作戰地圖下方,就印著這么幾個小字。

    那么問題就來了,蕭司令派出農民工在找我,這是為什么?蕭司令剛才莫名其妙的“像極了”的話,又是指什么?

    蕭司令親自倒了杯水過來,親熱地拍著他的嘴,如釋重負般說道:“我和叢一飛找了你整整20年,20年哪,黑頭發都熬成了白頭發,沒想到啊沒想到,你居然就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整天汗流浹背地送著快餐。不過老天有眼,今天終于如愿以償。”

    趙誠張了張口,卻什么也沒說,他知道,將軍即將要透露關于他的重大秘密了。他為什么找了我整整20年?20年前,剛出生的我,不知從哪兒被人抱到了粵省。這兩者之間,一定有著神秘的聯系。

    將軍打開抽屜,從里面拿出張照片,遞到了趙誠眼前:“阿誠,認識嗎?”

    這是張略顯發黃的老照片,有對年輕夫婦幸福地依偎著,背景是美國國家公園大門。

    不知為何,趙誠的眼淚“嘩”地流了下來,照片上那個年輕男子,眉宇間的英氣,跟趙誠一模一樣。

    “他……他……”趙誠握著照片,雙手劇烈顫抖,泣不成聲。

    將軍難受地點了點頭:“是的,這是你的親生父母,趙嘯天、容珊。”

    “趙嘯天?”趙誠猛地抬起淚眼,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詩嫣不辭而別后沒幾天,楊眉約他過面,告訴他關于漢斯技術的事。漢斯的中文名就是趙嘯天,他是浙省杭洲市人,大宋皇帝趙匡胤后裔,祖傳有清朝的滿漢全席部分菜譜。

    趙嘯天和御膳坊董事長李麗,是青梅竹馬的同學,同赴美國留學。兩人成婚前夕,趙嘯天發明了天下獨有的頁巖氣開采技術,改變傳統的水壓裂技術。但缺少催化劑中的某個特殊配方。和李麗分手后,趙嘯天和容珊最終將催化劑研制成功,使頁巖氣開采成本降低到了30美元。

    而此時,李麗卻癡迷上了滿漢全席,并立志將華夏國的瑰寶整體還原。

    最終,兩人都成功了,趙嘯天成為全世界能源界都想得到的人;李麗還原了大部分的滿漢全席菜譜。然而,兩人此時卻分道揚鑣了。

    趙嘯天和志同道合的容珊結為了伉儷,夫婦倆最終決定,把“漢斯技術”奉獻給自己的祖國。華夏國高層得知后,特派國內精英前往美國護送夫婦倆回國,但臨上飛機前,卻遭遇恐怖分子突然襲擊,除了兩名前往機場辦理手續的特種兵幸免于難,所有人都葬身于突然襲擊中,包括趙嘯天剛剛出生的兒子。

    那么,自己怎么會是趙嘯天的兒子呢?

    將軍無言地望著他:“阿誠,在你昏迷期間,我們已經提取你的血樣,和趙嘯天、容珊遺物中的dna作了親子比對,確定血緣相同。至于你心中的疑問,我來為你解開吧。”

    將軍的記憶,將趙誠帶到了20年前,那個慘痛的夜晚。

    ……

    20年前。美國德州郊區。

    一輛越野車悄無聲息地從一座小莊園大門駛出,箭般消失在了茫茫夜空。

    距離莊園數公里遠的山頭,有架軍用夜視望遠鏡,始終追隨著越野車身影,直到它完全被黑夜吞沒,這才緩緩轉向了莊園。

    “各小組報告情況。”望遠鏡后一個亞裔、公鴨嗓的青年男子,輕輕用手調整了下頭戴式通訊器,用流利的英語下達命令。

    “一號位報告,情況正常,主目標位于臥室,正在等待離開的指令,各狙擊手已經鎖定目標。”

    “二號位報告,院內共有4名特種護衛,3名已被我小組狙擊手鎖定,另一人隱身于角落瞭望,狙擊手無法進行瞄準,但強攻手已攜帶擲彈筒潛伏至目標400米遠處,可以確保摧毀。”

    “三號位報告……”

    公鴨嗓滿意地吹了聲口哨,用發音純正的日語低喝了聲“喲西”,抬腕看了下表,時針恰好走向晚7時59分。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沒有任何細微變化。他將通訊器調換了個頻道。

    “鷹巢鷹巢,老鷹報告,準備就緒,一分鐘后展開攻擊。”

    通訊器里,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頁巖氣開采技術的資料,你確定不會被剛離開的越野車帶走?”

    公鴨嗓無聲地笑了,這群老家伙,還是這么不放心他的計劃:“博士的任何習慣我都了如指掌。你放心,頁巖氣技術資料,博士不會讓它離開他的視線范圍內。”

    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好,我只要技術不要人,寧可這世上沒有這項技術,也不愿我的帝國被輕易擊潰。”

    “喲西!”公鴨嗓將英語改成了日語,他相信,對方聽得懂它的意思。

    這,是一場能源領域的殊死搏殺。

    被公鴨嗓稱為博士的,正是呆在莊園臥室,手抱密碼箱,靜靜地和妻子等待有人前來通知離開的趙嘯天。

    博士和他妻子,都是美國斯坦福大學能源領域高材生,畢業后就職于該校享譽世界的新能源研究所。多年前,夫婦倆剛剛合作完成了一項私人研究——頁巖氣低成本開采技術,其中催化劑技術,則是趙嘯天歷經多年的心血結晶。

    論文在雜志甫一發表,舉世皆驚,因為它將徹底顛覆人類歷史的能源利用史。

    在石油成為人類主要能源的當下,人們對于這一不可再生能源的枯竭,也正越來越擔心。太陽能、風能以及其他各種清潔能源的研究,被源源不斷地推向學術論壇。

    然而,沒有哪一種新能源技術,能完美地替代石油。學術界甚至斷言,至少未來幾十年內,石油不可能被替代。因為,新能源利用成本高企,無法進行商業應用。

    頁巖氣,是新能源中的一種,它是儲存于巖石的頁巖層中非常規天然氣資源,幾乎是石油的完美替代品。它的一口氣井,開采時限可長達上百年,而且全世界范圍內都有豐富的儲藏量。

    頁巖氣早在1821年就被發現,但至今無法被規模化開采。除了開采技術不成熟外,還有個重要原因,就是開采成本極其高昂。

    博士夫婦倆經過多次實驗后,利用唯有他們才掌握的方法,成功地將開采成本下降到了30美元以下,比當時的國際原油價格還低5美元。而科學家們預測,國際油價在未來20年內,有可能上攻100美元每桶的天價。

    這是一場史無前例的革命,而在商人眼里,它帶來的,是史無前例的利潤。

    博士夫妻倆立即成為了漩渦的中心,各方勢力都在通過各種關系,竭力邀請博士夫妻加盟。

    很快,嗅覺靈敏的人們發現,來自華夏國的博士夫妻,開始與華夏國的情報部門密切接觸。隨后,他們便在斯坦福大學的研究所消失了身影,被秘密安置到德州的這個小莊園,進行著后期論證和數據整理。

    今天晚上10時,德州民航機場將會有一架特殊的民航班機起飛,這是以華夏國商界精英訪美團名義返航的包機。

    但,任何名義都僅僅是掩人耳目,真正的核心,是趙嘯天夫妻倆。他們將在六名身著便衣的華夏*方特種兵護衛下,于晚8時準時離開莊園前往機場。

    這段日子,夫妻倆處于絕密保護之中,幾乎和外界斷絕了一切聯系。而目前,博士的妻子正身懷六甲。為了萬無一失,華夏國專程派出的專家醫療組,通過特殊手段,將臨盆期固定在三天之后。那時,博士夫妻倆已經安全地抵達華夏國,可以在故國醫療條件最好的醫院,歡迎他們的寶貝光臨地球。

    帶頭離開的那輛越野車,是華夏國這支精英特種小隊的隊長和一名隊員,負責勘察路線情況,以及海關、機場等的手續辦理……

    月亮,悄然鉆入了厚厚的云層。

    “各小組注意。”公鴨嗓用手按住嘴邊的話筒,“五,四,三,二,一,出擊!”

    “哧哧哧……”寂靜的夜空,突然傳出輕微的子彈出膛聲,這些大口徑狙擊彈,帶著空氣被燒焦的氣息,高速旋轉著,疾撲莊園各角落。

    與此同時,離莊園400米遠的地方,一發迫/擊炮/彈從擲彈筒靈巧地鉆出,幾乎和狙擊子彈同步,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拋物線。

    “轟……”

    莊園內火光驚人,正好映照出一個個倒下的身影。

    “哇,哇哇……”臥室里,突然響起了嘹亮的嬰兒啼哭聲。

    這真是一場完美的狙擊,所有戰斗小組如同同一人扣動板機般整齊、精準,處于莊園院子的特種隊員同時被擊倒。而臥室內負責陪護博士夫妻的幾名特種隊員,和醫護人員,也沒能逃脫死神的魔爪。

    博士,被眼前血腥的一幕驚呆了;

    同時驚呆的,還有依偎在他身邊的妻子。隨后,在迫/擊炮/彈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在臥室內一朵朵血花四濺中,他們的孩子提前來到了人世間——是對雙胞胎,哥哥哭得小臉通紅,弟弟卻安靜地瞪大雙眼,好奇地打量著這個全新的世界。

    就在博士和妻子手忙腳亂地迎接他們的孩子光臨時,公鴨嗓率領數名特種兵閃電而至。面對兇神惡煞般即將出現的奪命殺手,博士和妻子仿佛完全忘卻了危險,他們將剛出生的兒子緊緊抱在身邊,一家四口,在這個世界中留下了最美、也是最后的合影。

    殺手們并不知情,如果他們的孩子不出生,趙嘯天和妻子可以從臥室內的一條秘道逃生,他的貼身保鏢已經打開了通道口,焦急地等待博士夫妻倆。

    然而,大兒子嘹亮的啼聲,已經把趙嘯天夫妻任何逃生的通道都堵死,如果進入秘道,連貼身保鏢都性命難保。趙嘯天和妻子,本想把兩個孩子都扔給秘道中的助理,然而,大兒子的啼哭,已經宣示他們命中注定要留在一起。

    夫妻倆緊緊地吻著乖得像只小貓的小兒子,雙雙摘下脖子上的小劍掛件,掛到了小兒子脖子上,交到助理手中,火速關閉通道暗門,鋪好了地毯。

    他,要和他的妻子和大兒子,安然迎接生命最終、也是最溫馨的時刻。

    而他的血脈,正在秘道中快速離去,小兒子的名字叫趙誠,這是夫妻倆商量很長日子,才定下為雙胞胎兒子取的名字,就塞在小家伙的嬰兒服里。

    敵人闖了進來。

    公鴨嗓見到一切都在他手中,沒有任何耽擱,他走向桌前拎起密碼箱,輕揚消音手槍,箱子便應聲而開。幾張光盤、移動硬盤,被迅速接入殺手隨身而帶的手提電腦中。公鴨嗓則臉無表情地翻看著箱子內的資料。

    幾分鐘后,公鴨嗓和殺手相互點點頭,確認資料無誤后,便朝夫妻倆揚揚下巴,大踏步走出了臥室。

    身后,傳來安裝有消聲器的微/型沖/鋒槍輕微的“噠噠噠”聲。

    不久,大火沖天而起,隨著劇烈的爆炸聲,莊園被夷為平地。

    ……

    “哇……”將軍還沒講完,趙誠早就放聲大哭,滔天大仇,我趙誠豈能不報!(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青海省| 体育| 德昌县| 虹口区| 卓尼县| 绥阳县| 湛江市| 孝昌县| 北海市| 射阳县| 乡宁县| 定结县| 太原市| 渑池县| 报价| 民勤县| 大理市| 渑池县| 兴城市| 郑州市| 葫芦岛市| 高清| 托克托县| 阿合奇县| 石台县| 富民县| 巨鹿县| 隆子县| 商城县| 临邑县| 博湖县| 霸州市| 尼勒克县| 永城市| 新巴尔虎左旗| 景泰县| 宝鸡市| 濮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