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16.兄妹沖突【第二更】

    陸瀟瀟被謝恩推著跟母親踏進夏苑,夏苑的大門前是過去的牌坊式的建筑,進去里面是平緩的大路,兩邊是修剪整齊的花圃,左邊的花圃中間豎立著一個秋千,右邊的花圃中間有個涼亭,與涼亭向銜接的是長廊,直接通往夏苑的住宅。

    再往里面看,住宅前面,院子的中間有個很大的噴泉泳池還在。

    走進來,陸瀟瀟有種錯覺仿佛回到了小時候,自己坐在秋千上蕩秋千,有個男人在后面推她,她邊笑邊叫:“爸爸,爸爸,推高點。”

    又或者自己穿著泳衣在噴泉邊叫:“爸爸,快把噴泉關了我要游泳!”

    又或者聽從住宅穿過長廊跑過來,撲進正和媽媽一起喝茶的男人懷里:“爸爸,今天帶我出去玩好不好?”男人面帶寵溺的笑,慈祥的說:“好。‘

    這里數十年如一日,似乎從來都沒有變過。但是那個深愛她的深愛她母親的男子卻早已不在了。

    這里充滿了兒時的回憶,只是這些回憶隨著年齡的增大正被一點點的掩埋塵封,而今天全部被挖了出來。

    記憶中的母親是面容姣好,肌膚紅潤滑膩的,爸爸健在的時候,傭人經常會給她煮一些保健品來喝,燕窩靈芝都不是什么稀罕東西。

    而這十幾年來雖然也不必為了生計奔波,可是終究過的日子不如從前,十幾年后的今天,她的臉上爬上了皺紋,面容上少了嬌羞多了慈祥。

    現在母親回到她的故居居住,想來過去的榮華富貴的奢侈生活一定也會觸動母親內心的一些東西。

    陸瀟瀟本來剛剛還有一肚子的疑問和抱怨,如今看到這宅子卻什么都說不出來。

    爸爸去世十幾年,媽媽一個人帶著她秈。

    有句話不好聽叫做“寡婦門前是非多”,可是母親一個人帶著她從來沒有什么風言風語出來,也有人想要給媽媽說媒讓她改嫁的,但是母親從來對那些事趨之若鶩。

    現今在看看秦傳承對母親的態度,還有母親的態度,陸瀟瀟仿佛明白了什么。

    無論她跟秦書靜有什么恩怨,但是她跟母親孤兒寡母這十幾年的衣食無憂,以及這十幾年如一日的宅子,無一不是秦傳承的心意在其中。

    只是之前她從來沒有想過跟爸爸恩愛的媽媽會跟仇人秦傳承有什么事。

    母子三人進到屋子里,夏苑的主屋跟春苑差不多,但又有不同,春苑進門一側是餐廳一側是客廳,客廳不遠處是旋轉式的樓梯,而夏苑是左右對稱,進門便是大大的客廳,左右兩邊都有樓梯,樓梯后面還有另外的小客廳,她記得左側是爸爸的書房,右側是廚房。

    “媽,你先坐。”謝恩把陸瀟瀟的輪椅制動之后,貼心的給陸夫人找了個抱枕墊在腰部,扶陸夫人做好后才轉向陸瀟瀟問:“妹妹,你是想坐到媽身邊還是就坐在輪椅上?”謝恩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陸瀟瀟搖搖頭說:“你不用這么叫我,聽起來怪怪的,你叫我瀟瀟就好。”

    謝恩愣了一下說:“哦好......”說著顯得比較舉足無措的樣子,伸手撓撓自己的后腦勺說:“我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沒有家人,突然有了你和媽媽不知道怎么相處......妹......瀟瀟,要是以后我做錯了什么事情讓你不開心,你要指導我下,我會改的。”

    這話讓陸瀟瀟聽得很不是滋味。

    如果自己的哥哥是自己和媽媽偶然找到的也許會非常的激動的,跟哥哥相認,自己也一定會小心翼翼的倍加珍惜。

    可是他偏偏是仇人秦傳承找到的,現在一心感激著秦傳承,她在心里自動把秦傳承歸到了秦家人的那一撥中,對他難免有芥蒂,何況......

    母親的不辭而別是因為他,讓陸瀟瀟心里更不舒服。

    這一切陸夫人看在眼里,見陸瀟瀟眼神復雜,就說:“謝恩啊,你去廚房給瀟瀟溫一杯牛奶來好不好?”

    “哦好好!”謝恩趕緊歡歡喜喜的去了廚房,果然是去右邊,看來不光是外面,就連這住宅都是跟十幾年前一樣。

    陸瀟瀟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詞匯來描述自己的心情,但是總之,是很不舒服的。

    陸夫人看著闊別多日的陸瀟瀟說:“瀟瀟,媽知道你現在一定有很多的疑惑和問題,也一定有很多的不滿,但是媽不想跟你說那些?”

    “那媽想跟我說什么?您跟秦傳承的感情嘛?”陸瀟瀟看著自己的母親,之前的擔憂和傷心這一刻全部化成一把雙刃刀,把自己和母親阻隔在鋒利的刀刃兩面,彼此想要靠近的但一靠近,就會受傷。

    陸夫人似乎知道陸瀟瀟會這么說,臉色只是微微變了變,很快就恢復如常,滿臉慈祥的說:“我們那一輩的人的恩怨,你要是想聽,媽媽可以告訴你的。”

    陸瀟瀟看著母親,沒有開口。

    陸夫人接著說:“人與人的緣分就是這么的奇怪,當初媽媽差一點就嫁給了秦傳承,但是后來你爸爸出現了,媽媽愛上了你爸爸。而秦傳承說,只

    要媽媽幸福,他愿意退出,于是后來他真的退出了,甚至比我和你爸爸更早的結婚生子。”

    “是啊,是很奇妙,不然怎么會有秦書靜處處跟我針鋒相對?”陸瀟瀟也苦笑,然后問:“媽的意思是,緣分很奇怪,二十幾年前以為爸爸你們兩個沒有結婚,現在爸爸不在了,您要跟秦傳承再續前緣嗎?”

    陸母說:“不是再續前緣,我們都到了這個年紀,媽媽心臟不好,你親叔叔也是腿腳不便,這個年紀談什么情愛呢?自己都會覺得很可笑。何況媽這一輩子只愛你爸爸一個男人。”

    “您是說您愛爸爸,可是你卻要嫁給他。”陸瀟瀟一針見血這個才是她始終不舒服的原因。

    再次重逢的母親帶給她太多的震驚,住進了已經不屬于陸家的老房子里,居然跟秦傳承有一點不為人知的故事,還要嫁給秦傳承。那她的父親陸儒文算什么?

    陸夫人搖搖頭說:“媽媽就算是嫁給他也不會跟他住在一起,更不會有愛情。”

    “那是為了什么?為了錢嗎?媽,你有必要跟秦傳承扯在一起嗎?”陸瀟瀟不明白,不是為了愛,為什么還要有那一紙婚約?

    沒有那一紙婚約,母親還是母親還是陸夫人,還是對父親忠貞不渝的母親。但是有了那一紙婚約,母親就成了秦夫人,就背叛了已經去世的父親。

    “妹妹,你怎么能這么說媽?”謝恩從廚房出來端著兩杯牛奶,走過來把牛奶放在桌子上然后擋在陸夫人面前看著陸瀟瀟說:“媽這么做還不是為了你?”

    “為我?我可看不出嫁給仇人對我有什么好處?”陸瀟瀟瞪著謝恩說:“你受秦傳承恩惠,是秦傳承的人,但是你知不知道秦傳承在爸爸去世的時候趁人之危,或者說再爸爸還沒有去世的時候就已經再謀劃吞掉爸爸的財產,所以爸爸去世之后他才那么順利的吞掉了陸氏,讓陸氏變成了秦氏!”

    謝恩說:“我不知道秦叔叔跟爸爸的事情,但是我知道秦叔叔從來都沒有對你跟媽做過什么,甚至這么多年一直是他在背后支撐,你跟媽才能衣食無憂。”

    “那是他對媽又非分之想!你知道秦傳承近些年來在行內的人品如何嗎?但凡跟他合作過的人都罵他說再也不要跟他合作了!”陸瀟瀟在杜氏工作的時候多多少少聽了關于對秦傳承的風評,并不怎么好:“他就是那樣的人,未達目的不擇手段,達到目的后就把利用過的人一腳踢開。”

    而謝恩卻譏諷一笑:“那是那些人可以抹黑!你說的那些罵他的人哪一個不是跟他合作后賺的滿缽盆銀求著再跟他合作的?”

    “呵!那是盆滿缽滿、盆滿缽溢、盆滿缽盈!不會用成語就不要亂用!就像是你不知道真相就不要亂說,秦傳承他如果真的那么偉大讓別人都日進斗金盆滿缽溢的話,誰還會罵他?你聽見有人罵過比爾蓋茨嗎?你聽見有人罵過李嘉誠嗎?”陸瀟瀟簡直被謝恩氣瘋了,身為陸家的子孫、爸爸的兒子卻一直再為仇人說話。

    謝恩卻一本正經的說:“妹妹你說的是,我雖然畢業于thelondonschoolofeconomicsandpoliticalscien,但是我不聰明,學習也不夠努力,祖國的很多詩詞歌賦我都不會,你以后多教教我。妹妹我會努力學的,學到你滿意出門不說錯話,不給你丟臉。”

    陸瀟瀟:“......”

    “好了,你們兄妹別斗嘴了。”陸母看著自己的兒女不知是笑還是傷心,謝恩坐在陸母面前說:“媽,我是真的想跟妹妹好好相處,但是妹妹有些事情心里有疙瘩,咱們還是跟妹妹說清楚才好。”

    謝恩說著轉向陸瀟瀟說:“妹妹,我知道你生氣是覺得秦叔叔搶了陸家的財產,但其實不是的,秦叔叔保全了這個宅子,當年陸氏在爸爸去世后敗落,是因為金融危機的原因,當時為了還債政府要買了這地,把這個老宅給拆了,是秦叔叔保住了宅子。”

    陸瀟瀟在大學的經濟課上了解了當年的金融危機的,的確有很多企業倒閉。但她清楚的記得時間。

    那場金融風暴有三個階段,那時候亞洲多國和地區受到影響,甚至美國日本都受到了影響。

    而當時的中國,臺灣和香港受到了影響,可是大陸受到的影響根本不大。

    第三階段是金融風暴開始后的第二年的八月,而爸爸是第三年去世的。也就是說爸爸去世的時候,金融風暴已經過去了。

    所以他們妄圖美化吞并陸氏的事情,騙騙小孩子可以,騙她?別想!

    陸瀟瀟說:“當年的真相如何,當事人一定是心知肚明的。你不用在這里美化,就是是他保住了老宅,也是覬覦老宅想要吞并為己有,事實上后來他也這么做了。”

    當時的秦夫人以及秦家的孩子對她們母女的刁難,她還是記得的。

    謝恩看了下陸母轉而又說:“當年的種種不提也罷,但是妹妹,秦叔叔如今是真的想要彌補,他要跟媽媽結婚是想讓你我名正言順的繼承這個老宅,讓老宅歸陸家所有。”

    “什么?”陸瀟瀟大驚,這個老宅的價值過億,秦傳承那個老狐貍會這么好心嗎?

    “是真的!”謝恩想陸瀟瀟這邊湊近,蹲在她的輪椅邊說:“妹妹,秦叔叔想把這個宅子還給陸家的,他已經立好了遺囑,等到媽媽跟他結婚,這個遺囑就能生效,你我就是這個宅子的合法繼承人。”

    “那是他.逼.迫媽媽就范嫁給他的手段吧!”陸瀟瀟一把推開謝恩,謝恩沒有蹲好一下子蹲坐在地上。

    “恐怕是你窮瘋了想要繼承財產吧?我絕不答應媽媽嫁給仇人!這宅子保得住很好,保不住爸爸也不會怪我們!而且爸爸也一定不會為了一個宅子去讓自己的妻子受任何屈辱。而我寧愿去住大街也不出賣媽媽。”

    謝恩驚詫的看著憤怒的陸瀟瀟,胸口的起伏越來越大,一副似乎上不來氣無法呼吸的樣子,這樣的情況她見母親有過。每當呼吸困難的時候,呼吸就會變得困難。

    “你......你怎么了?”陸瀟瀟緊張起來,想起媽媽說的當時她那么急著跟謝恩去英國,是因為謝恩心臟不好了。

    而當時秦傳承認為謝恩是媽媽的兒子也是因為他有心臟病他的血型跟媽媽也是一樣的。

    “謝恩謝恩?”陸夫人看著謝恩的樣子也緊張起來,謝恩卻捂著胸口從地上爬起來說:“媽,我今早下飛機好像忘了吃藥,你先跟妹妹聊著我去吃藥。”說著就已經快速的往樓上去了。

    “媽......”謝恩消失在樓梯,轉身去看陸夫人,才發現陸夫人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媽,我不是......我不是故意的......”陸瀟瀟跟陸夫人解釋,陸夫人卻擺擺手:“瀟瀟,你真是......太不懂事了。”

    “媽......”陸瀟瀟快要哭了,從來沒見過母親對她如此失望。

    陸夫人走了過來,看了陸瀟瀟半晌才伸出手把她抱在懷里:“瀟瀟,媽知道你很難接受我嫁給秦傳承,這個媽媽可以理解,而且媽媽也并不想嫁給他,這一紙婚書就是一張證據,成了媽媽背叛了你爸爸的鐵證,是不是?”

    “媽......”陸瀟瀟又叫了一句,但是一滴眼淚卻落在她的額頭,順著鼻子滑了下來,接著又有二三四五顆......

    “瀟瀟,媽媽有沒有背叛你爸爸,到了地下媽媽會跟他解釋清楚,但是媽媽現在還活著,就更不能對不起你爸爸!你爸爸不在了,他的一雙兒女,我怎么能放得下?你和你哥哥我怎么放得下?”

    陸夫人和陸瀟瀟分開了些,眼淚順著臉頰滑下來卻顧不上擦:“媽媽去了就去了,但是你怎么樣?你的腿腳不好,又沒有了愛你的人,萬一媽媽去了你以后沒有錢沒有親人你該怎么辦?”

    “媽,我沒事,我會努力賺錢......”陸瀟瀟的眼淚也嘩嘩的落下,原來媽媽不是為了老宅姓陸還是姓秦,只是想著自己的子女在自己百年之后會活的怎么樣?

    陸夫人說:“瀟瀟,心臟病的患者一般是活不過40歲得,而媽媽已經四十多歲了,媽媽真怕有一天突然就醒不過來了,怕你沒有人照顧。媽媽去了你怎么辦?別人欺負你了你怎么辦?”

    可憐天下父母心,陸瀟瀟抱著母親低低的綴泣起來。

    “但是上天可憐,讓你哥哥回來了,骨肉相聚不是應該高興嗎?瀟瀟你哥哥從小丟了受了很多苦,你接納他好不好?你們兄妹好好的,媽才能放心啊!”陸夫人看著陸瀟瀟近乎哀求。

    陸瀟瀟哭著點頭:“媽,我沒有不接納哥哥,也沒有不讓您認哥哥,只是這件事情太突然,我需要時間消化這件事。媽,你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跟哥哥好好相處的!您相信我!”

    陸夫人看著陸瀟瀟給她擦著眼淚說:“媽知道你介意什么,你別怪他向著你秦叔叔,畢竟知恩圖報是好事。秦傳承養大了他供他讀書,給他治病這是救命之恩,不但你哥哥要報答,我們母女也要報答的。”

    “恩!我明白的。”陸瀟瀟的眼淚還是在流。

    這個世界上最難還的便是人情。而且還是仇人的恨之入骨的仇人的人情。

    這個要怎么還?

    “媽,妹妹,你們......你們別哭......是不是因為我......”謝恩從樓上下來,看到母女二人抱頭痛哭,就趕緊跑過來,又是緊張的手足無措:“妹妹,剛剛我又說錯話了,你......你別怪我,別哭啊......”

    陸瀟瀟看著謝恩無措的樣子,突然心里很感動,雖然他在竭盡全力的幫秦傳承說好好,可以卻始終小心翼翼的跟她相處。

    失散多年這個不是他們的錯。那么既然相認了,是血濃于水的親哥哥,為什么自己不能接受呢?

    如今這個號稱她親哥哥的人,恐怕跟她的感情連李大哥或者薛盛功或者婉容都不如。沒有血緣的人都能視為親人,而有血緣的人為什么要疏遠呢?

    陸瀟瀟擦擦眼淚說:“不怪你,不怪你!剛剛是我....

    ..對不起你......我不是故意推你的。”

    看她道歉,謝恩嘿嘿笑笑,手又不自己的抓抓后腦勺說:“都怪我長得不夠壯,我以后會鍛煉身體增加免疫力的。”

    “噗......”那憨憨的姿態把母女兩個都逗樂了。(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太和县| 民和| 外汇| 息烽县| 阿克苏市| 革吉县| 安阳市| 龙游县| 会昌县| 霍邱县| 太仆寺旗| 舒城县| 拉萨市| 麟游县| 禄丰县| 岳普湖县| 印江| 定边县| 乡城县| 鸡泽县| 盐津县| 崇义县| 施秉县| 瓮安县| 庐江县| 乌拉特后旗| 太原市| 青岛市| 齐河县| 务川| 敦化市| 霍林郭勒市| 繁峙县| 井陉县| 济阳县| 岫岩| 恭城| 独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