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七十五章 狙擊手

    阿古柏、玉努斯江兩相人馬相加有一萬三四千人,其內浩罕兵有一半左右。六七千人的土著士兵和huihui在連續的損失、做炮灰之后,眼下還有不少,扣除掉一部分騎兵,艾克木依舊能糾集出三千人朝上。

    不過這種情況下誰都知道阿古柏支他們上前是干什么的,土著和huihui自加入阿古柏軍以來,這種做炮灰擋箭牌的戰事都不知道打了多少回,早經驗豐富。三千人像死了爹媽一樣的臉色難看。

    對面的征伐軍——葉爾羌聯軍已經做好了準備。魏明帶領著一個驃騎營大隊和上千葉爾羌騎兵列陣最前,都已經做好了沖擊的準備。

    劉暹不準備再兜圈子,今日是他跟阿古柏的一次對決。眼下的軍隊是阿古柏軍力的精華,英國人支援的一萬支恩菲爾德m1853型步槍,列裝的七千浩罕兵可近乎都集結在這里了。

    如果這支軍隊潰散覆沒,阿古柏也就不足為懼了。劉暹都打算拼個兩敗俱傷,也要拿下眼前的隊伍。

    “大人,真的要硬拼嗎?我們可是騎兵,用速度……”留守的秦軍騎兵大隊大隊長刑昌,還在勸著劉暹。他實在沒想到劉暹應對是那么的簡單,直接堆兵上去硬拼——

    先前那個滑不留手的劉軍門哪里去了?怎么前后變化這么大?

    “有必要嗎?讓蒙藏、葉爾羌跟新疆土著、huihui拼個你死我活不是很好嗎?”

    劉暹沒看刑昌一眼,目光平淡的看著前方馬隊,就像朋友間的注視一樣,口中淡淡的說。

    在土著、huihui兵上來的時候。把隊伍拉走。在土著、huihui兵退下的時候,再把隊伍拉上。如紅朝太祖說的那十六個字一樣: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劉暹前頭把這十六字訣做的都很好。現在也同樣有能力把這十六字融入進這場戰斗里。只要兩方僵持下去,優勢總在劉暹這邊。但是——

    “別把葉爾羌人想的太好了,也別把驃騎營真當做自己人!”

    話音落,一股令人窒息的沉壓就瞬間讓刑昌整個人僵硬了。劉暹的這兩句話向兩把匕首捅進了他的心臟。可以這樣嗎?

    刑昌捫心自問。最后……答案是——可以這樣!

    他也不是真把葉爾羌人當做了自己人,只是覺得葉爾羌人來跟己軍助陣,要維護一二。潛意識里就多了一層照顧。而驃騎營。他就真的是當成自家同袍了。

    劉暹的兩句話撕碎了一個純粹軍人的心!但也點醒了刑昌。

    “殺啊——”

    高舉馬刀,魏明一馬當先沖出馬隊。激情的吼叫讓身后的一千六七百騎兵情不自禁的跟著吼叫起來,雪亮的馬刀應耀天空的太陽,遠望去就像是一片銀光的海洋。

    戰馬疾踏,飆進的騎兵群從最初開始就飛快的提起馬速。

    因為雙方都沒有火炮。兩邊戰陣距離很近很近,間隔才強強兩里。騎兵群一開始就有向前突擊,艾克木集團的兵力也在列隊時跑在了全軍的最前面,雙方距離只是一里地左右。正是適合戰馬沖刺的距離。

    騎兵的沖鋒是很威武雄健的。縱然現在這個兵種已經沒落了。但是對于新疆的土著士兵和huihui兵,躍馬舞刀而來的騎兵群依舊是最可怕的洪流。

    艾克木臉色鎮定,大聲喝發著命令。三千來新疆土著和huihui兵在艾克木的施令下已經排成密集矩形陣列,火槍手列前。面對洶涌騎兵的沖擊,這些士兵兩股戰戰。身子都有發抖中。

    “聽命令,聽命令——”

    “膽敢擅自開槍者,殺——”

    “沒有命令。不準開槍——”

    一里地的距離,戰馬沖刺頂多一分鐘。艾克木集團群前列的士兵隊伍當中到處響著如此這樣的聲音。

    口干舌燥,嘴唇如沙漠里困了三天三夜的可憐孩一樣,干涸干涸。再被寒風這么一吹……

    可是,“砰……”

    人不是機器,當恐懼吞噬內心的時候。人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要不說會有‘情不自禁’這個成語呢。一聲槍響在騎兵沖鋒到陣前還有一二百米的距離時發出,同時響起的還有一聲歇斯底里的叫嚎。

    艾克木鎮定的神情頃刻破碎。“該死——”如果那個發狂的士兵這個時候就在他面前。艾克木絕對會抽刀劈了他。滔天的怒火也阻擋不了火槍手們的開火了。

    前列上千名火槍兵就在騎兵群還遠遠地時候,七七八八的都打出了槍中的子彈。要清楚他們手中拿的可不是恩菲爾德m1853式步槍。而只是落后的火繩槍或燧發槍。

    不要以為新疆距離中亞近,他們的武器就相對先進。看看西藏的藏軍就知道,武器先進與否跟距離什么什么近一毛錢的關系都沒有。在英國人的這批武器支援送到前,就是阿古柏手下的嫡系部隊,裝備的也有相當一批火繩槍。

    這種槍支對于一二百米外的騎兵群根本沒有殺傷力。

    可想而知勾動扳機,引得陣前一片硝煙彌漫的艾克木集團火槍手是如何的混亂了。要知道他們最初的準備開始三列排擊啊,現在手中拿的全成燒火棍了。

    怒火瞬間被抑制住,艾克木向左右的心腹一遞眼色,嗚嗚的號角聲就立刻吹響。

    沖鋒的騎兵群如同一個大錘子,將三千來艾克木集團士兵砸的四分五裂。馬蹄踏出盡是血霧與殘肢,尸體如麥子一樣成片的割倒。

    “趕著他們往前沖——”

    “趕他們,像放牧一樣驅趕他們,向前,向前——”

    順利之極的戰斗讓魏明笑的嘴巴都咧到耳后根了,但腦子清明的他始終謹記劉暹的吩咐。大聲的喊叫著,呼喚著將士聽從命令。

    這種典型的游牧騎兵戰法,不管是驃騎營還是葉爾羌騎兵都熟悉的很。根本不需要魏明做出具體的指示,只需要他下一個決定,自發的,戰場上的騎兵隊伍就變成了牧羊人。

    只是沒人能夠發現,在艾克木集團亂糟糟的敗兵序列中,還有兩支合計有七八百人的隊伍,一左一右始終拱護在艾克木的左右!

    隊伍位在敗兵群的中間位置,既不用擔憂后頭的騎兵追殺到,也不用擔心前面的浩罕兵翻臉不認人。

    阿古柏臉色陰沉陰沉。三千多人竟然這么點功夫就敗成這個樣子,一點消耗征伐軍——葉爾羌聯軍的作用都沒起到,真是全都該死!

    “汗王——”艾克木汗條勒緊張的叫道。

    是按照原先的布置一律無情射殺,還是怎么著,阿古柏需要立刻給出指示。

    “原計劃不動。”

    “膽敢沖擊軍陣的,一律殺了——”

    “騎兵準備,隨時出擊敵將預備軍力——”

    冰冷的聲音應證著阿古柏的外號。后世人常說,只有起錯的名字,沒有起錯的綽號。說的再正確不過了。阿古柏這個中亞屠夫,就是一點不拿人命當一回事。

    艾克木汗條勒點頭應是,一旁的近侍更立刻吹響了號角,傳達出了阿古柏的命令。

    按照阿古柏原先的設想,他用三千來炮灰引誘出聯軍的主力,然后再用自己的嫡系部隊壓制或是牽制住他們,再之后用手頭的優勢騎兵襲擊聯軍主將所在地,如此不管能不能抓到敵人的主將,這場戰事算是給拿下了。

    可惜眼下的現實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艾克木集團半點沒有起到消耗和引誘聯軍的作用。三千多軍力這么快的潰敗,簡直是逼阿古柏不得不動手。

    “艾克木——”阿古柏恨不得能一刀殺了他。自己今天的這一開殺戮,來日他在南疆的統治就更不得人心了。如此阿古柏內心的憤怒可想而知。

    ps:求訂閱、求支持!(未完待續)(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宁化县| 蒲江县| 呼和浩特市| 涡阳县| 鱼台县| 阆中市| 习水县| 松原市| 宁阳县| 朝阳县| 富源县| 汾西县| 民权县| 巨野县| 旬阳县| 台江县| 长顺县| 麻江县| 财经| 新晃| 连山| 巨鹿县| 牙克石市| 沧州市| 龙南县| 德清县| 佛山市| 自贡市| 二连浩特市| 全椒县| 抚顺市| 安阳市| 万宁市| 民乐县| 南皮县| 定边县| 峡江县| 阿勒泰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