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小鳳伽凌(完結)

    冷玄棠看著自己的丈夫冷漠又帶著微微不爽的面孔,雖然表現出的是無比的冷漠,但是眼神中的擔心卻暴露了他的不安。就這樣好幾天過去了,原基卻沒有一點要離開的意思,而他和鳳伽凌的關系也越來越好了,兩人經常一起出去。

    這件事雪族的長老們也知道了,他們都發現原基身上沒有一點靈力,而且現在御魔族都已經滅絕了,也沒有以前那么擔驚受怕了。雪溫苦苦追求雪澈卻怎么都追不上,雪澈永遠都是那么優雅高貴,卻總是給人感覺,他和自己人之間有一個巨大屏障。雪溫為這件事來給冷玄棠抱怨過好幾次,可是他們都沒有意識到,每次雪溫在抱怨的時候,原基和小鳳伽凌都在距離她們不遠處姣。

    而原基每一次都是裝著不經意的聽著。漸漸地,鳳無雙對原基也沒有那么討厭了,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兒子在原基來了之后很少再纏著他的娘親了,這件事情讓他暗爽不已,感覺和自己老婆剛成親那時候的感覺又回來了。冷玄棠則是看著自己的兒子纏著自己的時間越來越少,纏著原基的時間卻越來越多,有些不適應。

    經常非常嫉妒的說:“這個小混蛋,居然不要自己的娘親了。”每次看見自己老婆這樣,鳳無雙的心中又升起一陣心疼,提著脖子就把自己兒子提到了自己的老婆面前,鳳伽凌人小。感覺自己就像是寵物一樣被自己的爹爹拎著,讓他在小伙伴面前抬不起頭……

    可是他也無可奈何,其實冷玄棠并非是只知道一味的溺愛自己的兒子,看著自己的兒子跟著原基學到越來越多的知識,心中也是十分欣慰的。

    有一天傍晚,雪溫和冷玄棠在逛的時候,看見原基站在那次冷玄棠站的雪坡上面,遠遠地看著在花園中的雪澈,她驚覺那種眼神是她十分熟悉的眼神,可是想了半天就是想不起來,想要再看看的時候,雪澈已經收回了那種眼神,朝著她們微微一笑。小鳳伽凌也歡快的撲到自己的娘親懷中,開心的喊:“娘親,雪溫姐姐。”鳳伽凌每一次叫雪溫姐姐的時候總是把雪溫哄的是眉開眼笑秈。

    回去的時候,雪溫又想起了原基的那種眼神,再看看自己身邊的冷玄棠,瞬間就想起來了。驚恐的對冷玄棠說:“我知道了原基的那種眼神是含情脈脈,這種眼神我在鳳無雙看你的時候見到過。”說著就用手捂住了嘴巴,又說:“不會吧,他喜歡……”話還沒有說完,她再一次硬生生停了下來,因為她看見了出現在冷玄棠身后的鳳無雙。

    冷玄棠還是一臉不解的看著她說:“什么含情脈脈的眼神?你在說什么?”鳳無雙的臉在聽見雪溫說含情脈脈的時候,臉一下子就黑了,上來拉著冷玄棠就往回去走。雪溫看著離開的兩人,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因為她覺得她猜測到的另一個消息比任何事情都要讓她震驚。

    被鳳無雙拉回去之后,冷玄棠還是沒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看著自己身邊的人竟然臉色這么難看,她的眼睛眨了兩眨,手伸過去摸著鳳無雙的額頭想要看看他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坐在她身邊的鳳無雙還是沉浸在雪溫說的話來,他聽見雪溫的話之后,直接下意識的理解成了雪澈喜歡自己的小妻子,還含情脈脈地看著她!

    所以才當下臉就黑了,看著燈下的冷玄棠,他發現她這兩年變得更加美麗了,一點都沒有為人母的跡象。而雪溫的姐姐在屋子中聽說了自己的妹妹這兩天興起死活要追求雪澈臉也是瞬間就黑了下來,嘆了一口氣說:“她追求誰不好呢?怎么就追求雪澈去了!”雪溫則是一臉震驚地坐在自己的房間中,想著原基看著院子中的雪澈的那種含情脈脈的眼神。

    而冷玄棠在確認自己的丈夫身體沒有問題之后,開始想自己這兩天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讓他這么生氣。她發現在結婚之后,鳳無雙對她的霸占越來越嚴重了,甚至不愿意自己看其他的男人一眼。鳳無雙則是想著要怎么對付原基,該死的竟然敢看上自己的老婆!原基則是在自己的床上輾轉反側想著怎么接近雪澈自己才不會被他直接性的給趕出來,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一夜之間好幾人都是各自懷著自己的小心思……

    看著睡在自己身邊的小妻子,鳳無雙眼中全都是白天中沒有的柔情,想起白天無意間聽到的雪溫的話他又開始暗暗不爽起來,居然敢覬覦自己的小妻子!他從第一天的時候就看出來了。鳳無雙想這話的時候一點都沒有想著原基已經在他們家住了這么久了,可是原基一點都沒有對冷玄棠露出過任何曖昧的姿態……就算是想到了他也會把這些當成原基是由于他太優秀了,所以才一直都不敢和自己的小妻子表態。

    想著冷玄棠一直都是圍著他轉的,鳳無雙這才心滿意足的睡了過去。第二天鳳無雙想要找原基談談的時候,雪族的長老忽然請他過去,說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他才不得不把自己和原基之間的事情放下,跟著長老們不情不愿的過去,而雪溫則

    是憂心忡忡,導致一夜都沒有睡下,清晨的時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但是這天有一個人特別驚喜,他還是帶著小鳳伽凌去雪坡上蹴鞠,并且學習射箭。這其實都沒有什么,幾乎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可是今天不同。這小鳳伽凌不知道怎么了,一腳居然把球朝著雪澈住的院子的那個方向踢了過去,他的眼睛一亮,手指一動,他的手指上居然出現了一股銀色的絲線。這些銀色的絲線繞在小鳳伽凌的球身上控制著球飛到了雪澈的院子中。

    小鳳伽凌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球居然飛得那么遠,嘴巴張得大大的看著身后的原基,說:“我的球居然可以飄過一個山頭,叔叔你說我是不是眼花了……”原基笑瞇瞇的說:“沒有眼花,你的球確實是飛到了那個院子里面。伽凌你幫叔叔一個忙去把球取回來好嗎?”

    小鳳伽凌忽然斜著眼睛看著在自己身后笑瞇瞇的原基說:“叔叔,你是不是喜歡那個院子中的哥哥?”原基看著自己面前這個三個月大快要四歲的小男孩,頓時覺得自己以前真是不應該把他當成小孩子。正想要反對,就聽見小鳳伽凌說:“叔叔你不要不承認,那個哥哥長得那么漂亮,要是我,我也喜歡。而且我每天都看見你盯著那個哥哥看,就像是我爹爹看我娘親那樣。”

    原基忽然有一種被人大刺刺戳中了心事的感覺,而且這個小孩子還睜著無辜的大眼睛說著他這么多天來偷看人家的行為。這時候小鳳伽凌走過來很淡定的拍拍他的腿,其實在小鳳伽凌的心中是想要拍拍他的肩膀的,無奈身高不夠。

    只見小鳳伽凌挺著自己的小胸膛說:“叔叔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幫著你追到哥哥的。”聽見這話之后,原基再一次有想要把自己面前的小鳳伽凌掐死,明明他和雪澈就沒有差幾歲,怎么就叫自己是叔叔,叫他是哥哥呢!這算是怎么回事,真想一把拉起站在自己面前人小鬼大的小鳳伽凌打一頓屁股。

    在他真想著的時候,就聽見一個稚嫩的聲音說:“你要是敢打我屁股,我就不去撿球了,哼!”說完還一臉傲嬌的表情,原基的臉再一次黑了下來,笑著說:“小鳳伽凌最可愛了,趕緊去幫著叔叔撿球吧。”可是小男孩卻沒有因為他這句話而滿足,反倒是不滿的說:“你才是小鳳伽凌,沒有小。是鳳伽凌,我是男子漢,我以后注定要和爹爹一樣那么偉岸的。”

    原基看著年紀小小已經非常有氣勢的小鳳伽凌,不得已蹲了下來對他說:“鳳伽凌,你能幫我去把球撿回來嗎?”他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說:“這還差不多,我現在就去把球撿回來。”說完就一路小跑朝著雪澈住的院子跑去。看著鳳伽凌的身影,他負手站在那里,想著這個孩子將來必定成大器,也為這個小孩子的堅持覺得有些無奈。

    他曾經無意間聽冷玄棠說過,鳳伽凌小時候其實是有一個小名叫齊兒的,但是鳳伽凌讀了書之后,覺得齊兒這個小名一點都沒有氣勢,除了他娘親別人這么叫他他都是一概都不理。

    雪澈這兩天心煩意亂的,書什么都看不進去,這兩天也不知道為什么,他頻頻想起那個人的事情。這天下午看書,他忽然就感覺那個人似乎就在距離他不遠處一樣,那個時候不是都已經說分手了嗎?自己為什么還要總想起他呢?心煩意亂地翻了幾頁書之后,他把書放在桌子上面,不再說話。而是看著天邊的云彩不再說話。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竟然有一個粉雕玉琢,但是眉宇間又有著凜然霸氣的小男孩站在院子的外面,對他說:“哥哥,我的球掉進了你的院子里面,我可以進去撿球嗎?”他愣了一下,發現自己眼前的這個孩子居然長著一頭黑色的長發,眉毛皺了皺,想著雪族應該是不會有長著黑發的男孩子呀。這個小孩子是從哪里來的?

    思索了半天,他才隱隱約約想起來似乎是聽過自己院子里面的下人說過,神君大人是一個黑發男子。小鳳伽凌看見他沒有說話,心一橫,直接跑進來順著雪澈的腿就爬到了雪澈的懷中,在他的腿上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坐了下來。帶著奶香的小胳膊環繞住雪澈修長的脖子說:“哥哥,哥哥你不會是討厭我的吧?我只是撿一個球而已。”

    奶聲奶氣的說完,就嘟著嘴巴在雪澈的臉上親了一口,說:“哥哥,你長得真好看。”小鳳伽凌在外面停留的有些久,粉粉嫩嫩的嘴巴變得涼涼的,但是還是那么柔軟。感受著小孩子在自己臉頰上的親吻,雪澈愣在了那里,再看著自己懷抱中的小鳳伽凌,黑色純真的大眼睛。

    他的嘴角就不由得勾了起來,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一個人,院子中的侍女也都是對他恭敬有禮,除了那個人只有這個小孩子和自己這么親近。心中忽然就涌出異樣的感受,他不由自主的伸出好看修長的手指摸著小鳳伽凌的頭,鳳伽凌則是聞著雪澈身上自然的香氣,想著真

    好聞……

    看著小鳳伽凌在他的身上聞來聞去,雪澈有些奇怪地看著他說:“我的身上有什么味道嗎?”鳳伽凌馬上就點了點頭說:“哥哥你的身上真好聞,好像有一股香氣,你是不是神仙下凡呀。”他被小鳳伽凌孩子氣的話給逗樂了,憐愛地揉揉他的頭說:“哥哥這里有點心,你要不要吃一點?”

    他開心的點點頭,想著在這么一個漂亮的哥哥懷中吃點心真是太幸福了,于是就開心的大口吃了起來,站在外面偷偷看著里面的原基臉色就像是一個調色盤一樣變來變去。剛開始看見小鳳伽凌成功接觸到了雪澈他確實是十分開心的,因為這意味著他很快就可以接觸到雪澈了,可是越往后看,這個小子居然敢占雪澈的便宜,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還吃雪澈準備的糕點,還被他摸頭……

    最重要的是這小屁孩在自己的面前表現得那么腹黑,在自己心愛的雪澈面前卻表現得是那么的天真無辜,最重要的是雪澈還偏偏就吃他這一套!這一切都讓他嫉妒的發狂!吃著香甜的點心的小鳳伽凌還不忘得意的看在外面的原基一眼,原基的臉瞬間變得更加僵硬了。

    鳳無雙看著請他來的雪族長老,完全是一副你要是找我沒有重要的事情的話,我就釋放冷氣凍死你們的表情。雪族長老干咳了一下,說:“神君大人你看看這個。”鳳無雙害怕在自己不在的時候,自己的小妻子被原基含情脈脈地看著,就霸道的把冷玄棠也拉來了。她看著雪族長老遞上去的一掌半透明的紙,也好奇想要看看上面寫的是什么。

    就站在鳳無雙身邊一起看,只見那半透明的紙上寫的不是普通的毛筆字,而是一種銀色的字體,這些字體就像是在半透明的紙上流動著一樣。這時候雪族的長老才慢慢說:“這其實是二十三年前神殿給的指示。”冷玄棠有些不解的把那半透明紙上寫的字念了出來,說:“雪蓮盛開,幽幽澈水。獨居于世,假為男兒。二十三年自有人尋,雪族長安。這是什么?”

    這時候雪溫的姐姐長長嘆了一口氣說:“唉……”冷玄棠更加迷茫了,雪族的長老緩緩的說:“當時這段話一出,我們幾個人都非常的不解,可是很快就在那年的冬天雪澈出生了,當天天上全是美麗的雪蓮花,而且雪澈長得非常美麗精致,就像是白玉雕琢而成的孩子一樣。大家都說這是祥瑞之兆,可是只有我們幾個憂心忡忡,因為神殿的指示上面寫著:假為男兒。可是這雪澈呀偏偏就是個女孩子。”

    冷玄棠聽到長老描述雪澈出生時候的情景,就想著那這個預言指的就是雪澈了?心中嘆了一口氣想著怪不得雪澈長得就像是神仙下凡呢,那么美。可是一想到假為男兒就有些奇怪,雪澈不就是男孩子嗎?難不成還是女孩子,可是長老接下來的一句雪澈本身是女孩子,就把她雷在了那里半天反應不過來。

    鳳無雙也被長老的話弄得有些發愣,可是他馬上就恢復了鎮定,隨后又想起了自己曾經因為自己的小妻子贊嘆雪澈的美麗,還吃過醋,臉就有些黑。可是隨后也有些理解長老們的做法,神殿的預言一般都關系著全族的安危,再加上雪族那時候還有御魔族存在,這種潛在的危險讓他們不安無措。

    此時要是可以犧牲一個孩子的幸福換來全族的安定,他們必定是會照著神殿的指示做的。長老眼睛垂著看著地面愧疚的說:“我們對不起雪澈這個孩子,那時候由于這個預言,我們在雪澈小小的時候就讓他獨自居住在郊外,還一直裝扮成男孩子,小小的雪澈一直不明白。但是我們那時候也不能說什么,她從小就沒有朋友,那些侍女也對她是畢恭畢敬,她沒有享受過一點溫暖。”

    冷玄棠對于長老們的做法有些不能接受,覺得自己嗓子非常干澀,可是還是強忍著那份干澀,艱難的問:“也就是說現在是二十三年了?”長老們點點頭說:“那時候我們設想了無數種可能,其中一種就是一個女孩子來尋找雪澈,可是怎么也沒有想到的是二十三年過去了并沒有女人來尋找雪澈而是一個男人原基。”

    她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些長老,這些長老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其實也有些覺得不可思議,雪溫的姐姐在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迷戀雪澈的時候,更是面容有些僵硬。唯一面色正常的人就是鳳無雙了,他甚至不覺得奇怪,不可思議,心里面甚至是有些開心的,看來雪溫昨天說的原基不是喜歡自己的小妻子。而是喜歡雪澈呀。

    而他和冷玄棠都齊齊一起明白的一件事就是:為什么一直非常看重自己族內不讓外人進來的雪族長老居然愿意讓原基在雪族留了這么長時間……一想到這個原因竟然是為了神殿二十三年前的一個預言冷玄棠就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亂。

    看著長老們雪白的長發,就想著這些長發要是和他們一樣的黑色,那么說不定現在也是全白了吧。她暗暗的想到,這些長

    老為了雪族實在是殫精竭慮,同時也佩服這些長老為了雪族安穩日日夜夜著想的精神,怕是他們這二十三年來都沒有睡過一個好覺吧。

    于是他很鎮定的說:“既然原基來尋找雪澈了,一切都是按照預言在走,那咱們還擔心什么?”長老嘆了一口氣說:“可是原基真的是喜歡雪澈的嗎?這一年都快要過去了,他們兩人都沒有接觸過呀,要是原基最后發現雪澈居然是女孩子,這……”

    冷玄棠到是不像長老那樣擔心原基最后發現雪澈是女孩子這件事,她到是想要是原基堅持自己喜歡的是女孩子,怎么會去接觸雪澈呢?要是想要雪澈自己接觸原基,一想到那個情景她都覺得滿臉黑線,這種場景怎么都不可能發生嘛。

    這時候雪溫忽然進來了,激動的抓住長老的胳膊說:“您說雪澈其實是女孩子?別開玩笑了……”看著雪溫闖進來了,雪溫的姐姐臉色一變,馬上站起來就上去扶住了雪溫。說:“雪溫你不要激動,不是姐姐不告訴你,只是這件事關系到雪族存亡的問題……”雪溫推開她的姐姐,說:“我要出去冷靜一下,你們誰都不要跟過來。”

    冷玄棠看著臉色蒼白的雪溫也有些心疼,她喜歡的第一個人是鳳無雙,可是鳳無雙卻不喜歡她,現在喜歡上了雪澈卻發現雪澈居然是女孩子。其實冷玄棠一直都有些懷疑雪溫對雪澈是愛慕還是真的喜歡,要知道現在的雪溫才僅僅只有十七歲而已,還沒有十八歲……她看著雪溫離開的時候踉蹌的身影,趕緊追了上去。

    可是卻被鳳無雙一把拉住了,說:“你留在這里,這種事你勸起來不方便,還是讓雪晴去吧。”她想了想也沒有再掙扎,看著雪晴離開的身影,發現自己去了只會是刺激雪溫而已,也就留了下來。一時間大家也沒有什么好的辦法讓原基和雪澈接觸,這時候午飯的時間也到了,大家就商量著明天再議論這件事,先回去吃午飯吧。

    回去就看見了坐在家中黑著臉和滿臉興奮的小鳳伽凌,小鳳伽凌看見自己的母親和爹爹回來了,直接忽略掉他的父親大人,直撲向自己娘親,飛快的竄在了自己娘親的懷抱中之后。很開心的說:“娘親,娘親我今天把遇到了一個長得非常好看的哥哥,比原基大叔要漂亮一千倍!”

    他這話一出口,坐在凳子上面的原基的臉更加黑了,房間中的氣氛瞬間變得很微妙。冷玄棠咳了咳說:“齊兒你真是越來越不懂事了。”然后轉身笑著對原基說:“這小孩子說話不當真,對了原基兄弟你多少歲了?”

    原基聽見她這個問題,愣了一下,似乎是沒有想到她居然問自己這樣的問題,就說:“在下今年二十六歲。”冷玄棠正想接著問原基兄弟可有心愛的人,忽然就發現自己的這個問題問得有些狗血,就像是現代肥皂劇中給自己女兒介紹對象的時候,看上了一個不錯的男孩子,然后先是問他年齡,再問有沒有對象,然后聽見沒有對象的時候推銷自己的女兒!

    這怎么看怎么像是四十多歲中年婦女會做的事情,自己現在才二十幾歲呀,怎么就開始問這種問題了,神經一擰,冷玄棠不知道為什么腦海中就浮現出了自己牽著雪澈的手看著她出嫁自己在后面依依不舍落淚的情景。想到這個情景,冷玄棠微微窘了一下,趕緊把這個場景在腦海中抹去了,一定是今天的消息實在是太震驚了,她才會想出這么詭異的畫面。

    鳳無雙看自己的小妻子久久沒有開口,頭還低著,臉色甚至有些不正常,立馬就想是不是自己的小妻子對原基有什么。臉色就有些不爽,又想到了昨天雪溫的話,雖然預言上說的是原基和雪澈最后要在一起,可是他還是要防著一切自己妻子被人覬覦的可能。于是就很不滿的說:“原基兄弟可有中意之人?”

    這個問題讓原基沉默了下來,鳳無雙看著他一直都沒有回答,想著不會是真的喜歡自己的妻子吧?要不然怎么這么難為情呢?在鳳無雙的意識中,男子漢就要頂天立地,喜歡一個人就要把她帶在自己的身邊,而她也只能喜歡自己一個人,霸道又冷漠。

    而原基沉默和有些尷尬的原因是他喜歡的人不是一般人,而是一個男人,并且他現在喜歡的人還一直不愿意見他。這時候小鳳伽凌抬起頭來說:“我知道原基叔叔喜歡的是誰。原基叔叔喜歡雪澈哥哥,原基叔叔喜歡一個人就要敢于說出來,要知道你是男人,怎么可以婆婆媽媽的?”說最后一句話的時候還略帶嫌棄的看著原基。

    原基瞬間就無奈了,想著自己今天都快要被鳳伽凌這個小子給害死了,簡直了!鳳無雙和冷玄棠聽見自己兒子的話都愣在了那里,他們想過無數的可能就是沒有想到這個可能,就是原基現在已經喜歡上了雪澈。原基看著震驚沉默的兩人,心里嘆了一口氣,這下子自己追求雪澈的路又遠了……

    本身

    喜歡男人就很難被世人接受,再加上現在雪澈特別討厭自己,雪族的人要是要趕他出去,他什么時候才能讓雪澈重新喜歡上自己呀?冷玄棠在震驚之后,立馬反應過來,非常驚喜的說:“真是太好了!”這下輪到原基愣在了那里,什么太好了?她不應該是露出那種鄙夷的神情嗎?怎么會說太好了這樣的話。

    這時候小鳳伽凌得意洋洋的說:“看我說了吧,要勇敢的說出來,大家都會支持你,你看看我娘親就是表示支持你的。”說完還是一副洋洋得意,你不用太感謝我的神情。原基這次沒有顧得上和小鳳伽凌計較,他完全被冷玄棠的話給鎮住了,想著難不成雪族的人不排斥男人和男人在一起?她還是那么一副非常開心的樣子是怎么回事?

    冷玄棠為了表示自己是支持的,還鄭重地點了點頭說:“原基我是支持你的,還有鳳無雙也是支持你的。齊兒更是不用說了。”他愣了一下,艱澀的說:“這么說來,你們不會趕我走?”她點點頭,一副我為什么要趕你走的表情。說:“雪族人都不會趕你走的,我們還會幫你追到雪澈……”

    小鳳伽凌表現得比原基還要激動,抱住他母親的脖子說:“哇塞,娘親你實在是太好了,我將來有喜歡的女孩子或者是男孩子你也會幫著我追的吧?”他這話一出鳳無雙和冷玄棠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還帶著微微的窘迫。想著這下子完了他兒子似乎是被帶的有些不正常了……鳳無雙沒有說話,走過來拎著自己兒子的脖子把他從冷玄棠的懷中帶出來。

    他發現自己居然被自己的父親抓住拎了出來,自然是不愿意,撲這蹬著腳就要往冷玄棠的懷抱中撲,可是無奈力氣太小,就是回不去。最讓他震驚的是,他的母親,一直最疼愛他的母親——冷玄棠居然沒有管自己!難不成他要失寵了?難不成現在母親肚子里面有了另外一個小弟弟,所以不要自己了!

    立馬就哭喪著臉說:“娘親你不能不要我,我以后再也不搗亂了,爹爹你不能和娘親生小弟弟呀!我發誓我以后絕對不再你和娘親親熱的時候故意闖進去了!”鳳無雙和冷玄棠的臉更加黑了,想著這都是什么和什么呀。

    而鳳無雙則是更加快速的拎著自己人小鬼大的兒子往出走,一邊走還一邊氣憤的說:“誰給你說要生小弟弟了?你最好給我把這個想法給掐了,知不知道你娘親生你的時候已經很不容易了?還在她耳邊念叨生孩子!”

    小鳳伽凌雖然沒有明白自己的爹爹說這些話是什么意思,可是他確定了一件事情,就是他的爹爹不會再讓自己的母親給自己生小弟弟。立馬就轉身也沒有看自己爹爹發黑的臉頰說:“爹爹你最好了,我也不同意娘親生小弟弟,咱們家三個人,咱兩都不同意,娘親就不能生小弟弟。”鳳無雙看著第一次這么主動抱著自己的小屁孩,嘴角勾了起來。

    可是這并沒有影響他要教育兒子性別認知障礙的計劃,最后苦口婆心的給自己的兒子說了半天:“男人一般都是喜歡女人的,不能喜歡男人。”小鳳伽凌立馬無辜的說:“可是叔叔就是喜歡哥哥的呀,為什么我就不能喜歡哥哥?爹爹你這是叫我不要喜歡你嗎?”鳳無雙聽著自己兒子的話,好不容易陰轉晴天的臉瞬間就黑了下來。

    強忍住想要打他屁屁的沖動,表現出一副慈愛的面孔說:“你自然是可以喜歡哥哥和爹爹的。可是成親對象要找你喜歡的女孩子懂得嗎?”小鳳伽凌繼續無辜的問:“爹爹,那叔叔和哥哥最后不能成親了嗎?”鳳無雙強忍住想要翻白眼的沖動說:“你叔叔自然是要娶你哥哥的。’

    這時候小鳳伽凌開心的笑著說:“哥哥長得那么漂亮,我以后也要娶長得像哥哥那么漂亮的人。”鳳無雙這一次徹底無奈了,他現在還不能告訴自己的兒子雪澈其實是一個女人……這時候他腦海中忽然想起來了自己的兒子曾經說:“娘親這么好,我將來找老婆也要找個像娘親這么好的人。”

    于是靈機一動說:“你是喜歡你的娘親多一點還是喜歡哥哥多一點?”鳳無雙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自己的兒子,似乎要是聽見自己的兒子說自己的小妻子不如別人,他就立馬收拾他,讓他好好說說看看是誰最好。小鳳伽凌眼珠子一轉,看著自己爹爹的臉色,立馬說:“自然是娘親最好,娘親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

    他聽見這話之后,臉上閃過一絲得意之色,說:“既然娘親最好以后就找一個像你娘親這樣的人吧……”小鳳伽凌一想也對自己的娘親最好,那還是找像娘親這樣的人成親吧。看見自己的兒子終于沒有再反駁自己,而是乖巧地點了點頭,他甚至都要懷疑自己身邊這個是不是自己調皮的兒子了。

    冷玄棠和原基坐在屋子中,聽著屋子外面一大一小兩個人議論著不要讓自己生小弟弟的事情,再看看自己對面的原基,真想現在找個地縫鉆進

    去,真是太丟人了。其實她一直是想要再要一個女兒的,可是鳳無雙害怕她受苦愣是沒有讓她要。

    那次她和鳳無雙商量的時候,小鳳伽凌闖進來說:“娘親娘親,你是不是還要生孩子呀。你不要生孩子了,你給我生個小白狗吧,我看見雪玲家中的小白狗特別可愛,她今天還給我說是她娘親給她生的呢!娘親你是愛我的對吧,那你也給我生個小白狗吧?我可以天天照顧她。”冷玄棠和鳳無雙聽了這話頓時就愣在了那里,哭笑不得,過了一會鳳無雙拎著他說:“乖快去睡覺。”

    小鳳伽凌委屈地看了自己的爹爹一眼說:“不生就不生,爹爹你真小氣,明明娘親都說愿意的。我回頭找雪溫姐姐給我生!哼!”說完就跑了然后去糾纏雪溫去了……

    最后還是原基打破了尷尬的氣氛說:“其實我和雪澈早就認識。”他這句話徹底讓冷玄棠瞪大了眼睛,那些長老不是說雪澈在這二十三年里面一直都是在那個小院子住著,甚至很少見雪族人,原基這個外族人是怎么見到她的?

    看著冷玄棠瞪大的眼睛,原基說:“你可能不知道,我們是三年前見到面,那時候她不知道怎么就出現在了我們國家的王宮之內,我看著昏睡的她覺得她就像是天上下來的天使。我就把她帶到了我的房間中。”冷玄棠眉頭微微一皺,想著三年前不就是當時御魔族侵犯的雪族的日子嗎?她好好的回想了一下當時雪族人躲藏的山洞,那里面確實是沒有雪澈。

    那那個時候雪澈去了哪里呢?難不成真的去了原基的王宮中,那她是怎么過去的呢?她看了小侍女一眼,小侍女馬上就機靈的朝著長老殿跑去。而原基則沒有發現她的驚訝,繼續回憶道:“等她醒來那時候已經是三天后的事情了,她說她就雪澈,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來到了這里。可是那時候她說的時候眼睛分明是有些躲閃的,我一看就知道她在隱瞞著什么,可是我并沒有拆穿她。”

    顯然原基在回憶到這些事情的時候是非常開心的,嘴角微微上翹。冷玄棠則是一直在好奇這雪澈是怎么去原基的王宮……原基笑了笑繼續說:“我不知道為什么,見到她就非常的開心,想要抱她,看著她笑,但是最讓我苦惱的是她是一個男人。作為一個國家的繼承人我發現我是不能娶一個男人的,就算是我再喜歡她。可是我還是忍不住,為了不讓人發現她,我把她安置在了王宮外面的一個院子里面。我們在院子中像平常的夫妻一樣的生活。”

    嘆了一口氣,他感慨著說:“你知道嗎?那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也就在那個時候,我無意間聽見她說她是雪族人,可是那時候我根本就不敢想我們的以后。最后那些王公大臣發現了我竟然經常和一個男人在一起,我的父母還有那些王公大臣一起阻撓我,最后我不得不不再去她那里。我記得我們見最后一面的時候,她問我喜歡不喜歡她,似乎想要說什么。可是最后她還是什么都沒有說。”

    冷玄棠想那時候雪澈怕是想說只要你說你喜歡我,那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可是讓她失望的怕是她喜歡的人至始至終都沒有說過喜歡她。

    原基非常傷心的說:“我那時候實在是太懦弱了,她是男人又怎么樣?喜歡就是喜歡了。可是我那時候就是沒有那個勇氣告訴她我喜歡她,還是狠心離開了她。侍女們最后告訴我,在我轉身離開的時候,她的眼淚瞬間就掉了下來。自從她走了之后,我發現我再也找不到那種快樂了。”

    冷玄棠聽見他這么說,想到的第一個人居然是鳳無雙她發現要是她不能和鳳無雙在一起怕是她也會失去愛人的能力吧?

    還沒有想明白自己的內心,就聽見原基說:“最后我回到王宮之后,侍女告訴我在我走后,雪澈就不見了。那時候我被家人看著,根本就無法出去。最后終于可以去找她的時候,我發現怎么也找不到她。我猜想她說不定回到了雪族,所以我放棄了王位千里迢迢找到了這里,想要讓她回到我的身邊,我自始至終只喜歡過她一個人。”

    只見他痛苦的說:“可是我害怕她根本就不愿意見到我,這么多天以來只能站在雪坡上遠遠地看著她,其實就算只是遠遠地看著她我已經很滿足了。今天下午是我來到這里最開心的一個下午,小鳳伽凌跑到了她的院子里面,我終于可以近距離的看看她了……”

    冷玄棠安慰他說:“其實這些要是雪澈聽見了她一定會原諒你的,我相信她還是愛著你的。”這時候雪族的長老推門而入,激動地看著原基,久久沒有說話。原基被看得莫名其妙,疑惑的看著長老,這時候長老才激動的問:“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雪澈?”原基堅定地點點頭,就像是小鳳伽凌水說的那樣,他一定要敢于承認,男的也好,女的也罷,他這一輩子只是喜歡她那個人而已。

    張來更加

    激動了,拉著原基的胳膊就要往出走,冷玄棠趕緊攔了下來說:“長老莫要激動,現在天色已經非常晚了,我想雪澈現在已經休息了吧?要是我們這么貿貿然過去,說不定會適得其反,我看還是從長計議比較好。”長老這才發現是自己太沖動了,抱歉的笑笑,。

    在聽了冷玄棠說了雪澈和原基之間的事情之后,才嘆了一口氣說:“那時候雪族早到御魔族再一次入侵,我們恰好在那時候收到了神殿的指示,說是讓我們用自己的靈力把雪澈送走,所以我們幾個人才在雪澈昏睡的時候把她送走了,沒有想到居然送到了原基王子的宮殿中。看來這一切都是冥冥中自有安排呀。”冷玄棠這才明白了為什么雪澈會在原基的宮殿中。

    雪族最為年長的長老這時候又有些不確定的說:“就算是雪澈是個男孩子你還是那么愛她嗎?”原基非常堅定地點了點頭說:“不管她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我都想清楚了我喜歡的只是她這個人而已。”冷玄棠感動的看著原基,想著雪澈這一生雖然比較坎坷,可是卻陰差陽錯遇到了這么一個好的男人。

    原基雖然不明白張來和冷玄棠說的那些神殿的指示是什么,可是他發現他們都是支持他去追求雪澈的。長老忽然又想到了神殿的指示中的那句雪族長安,想著自己眼前的這個王子沒有一點靈力,是怎么破掉他們雪族的那些守護結界進來的呢?將來還怎么讓他們雪族長安?難不成是神殿的指示出現了偏差?

    這也是冷玄棠的疑問,只見雪族的長老捋著自己的胡須有些難為情的說:“原基王子,你是怎么破掉我們雪族設置的那些結界進來的?老夫并沒有在你的身上探測到任何一絲靈力呀。”原基愣了一下,疑惑的想著這靈力到底是什么?雖然不明白,可是還是解釋了自己到底是怎么破掉那些雪族的陷阱進來的。

    只見他說:“我的精神力那么高強對付那些雪怪自然不是問題呀。”雪族的長老和冷玄棠聽見精神力這三個字也愣在了那里,雪族長老疑惑的說:“精神力?”他點了點頭,手一伸一個銀色的東西就從他的手指中發射了出去纏住了窗子的欄桿。而冷玄棠則是看出了原基的疑惑演示了一下自己的靈力,他們兩都互相意識到精神力和靈力原來是不同的兩種力量。

    但是都可以用來攻擊別人,原基王子立馬就想到了要是他們都互相學會了這兩種力量,那么在敵人攻擊自己的時候,豈不是就更容易取勝或者說保護自己族人的安全?

    可是這些相比于怎么讓雪澈回到自己的身邊都是不重要的,雪族的長老發現神殿指示是對的,也就放了心。覺得目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怎么讓雪澈回心轉意原諒原基,然后兩人順利完婚。看著馬上就要終成眷屬的兩個人,冷玄棠發現自己簡直就像是在看古代言情片!而且還是現場直播!

    晚上睡覺的時候,看見自己身邊的鳳無雙,她愣了一下想起了原基的話:她離開我之后,我就失去了愛人的能力。忽然就覺得心中像是有什么涌動一般,有些話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訴自己身邊的鳳無雙,于是她十分認真的看著他說:“親愛的,我……唔……”可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鳳無雙撲過來吻住了,知道她滿臉通紅他才戀戀不舍的放開了她,最后還意猶未盡的舔了一下嘴唇。

    她氣得打了他一下,想著真是一個色情的家伙,一天腦子里面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可是她還是把心中想要說的話說了出來:“親愛的我要是離開了你,你會喜歡別人嗎?”說完就閉著眼睛想要聽著他說那些讓人感動得想要流淚的話。

    誰知道鳳無雙眼睛一瞪,看著她說:“你想要離開我?”屋子中的氣氛瞬間就變了,又剛才的溫情變成了冷凝。鳳無雙繼續冷冰冰的說:“你要是敢離開我,我找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你翻出來,最好不要想著離開我。”冷軒怎么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愣在了那里,可是聽到他說就算是翻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找出來,還是在心中默默感動了一把。

    想著這也算是表白了吧,于是就上去抱住他說:“你要是敢離開我,我也要翻遍天涯海角把你翻出來!”鳳無雙冷傲的哼了一聲說:“你甭想了,雖然你比較笨,可是我還是不會嫌棄你,這一輩子都會陪在你的身邊的。”他那一句雖然你比較笨,讓冷玄棠愣在了那里,然后立馬就炸毛了,什么叫她比較笨!

    由于不服氣自己被他說比較笨,直接就朝著他撲了上去,問:“你剛剛居然說我比較笨?”鳳無雙根本就沒有回答她,而是直接吻住了她,送上門來他豈有不接受之理?一邊吻著一邊還心滿意足的想著那本書上寫得真是不錯,果然冷玄棠就朝著他撲了過來。而被吃干抹凈的冷玄棠還在那糾結自己居然被說笨這件事情。

    第二天終于來臨了,對于原基來說這一晚上真是無比的漫長,幾乎是一晚上都

    激動的沒有睡覺。長老他們一大早就來到了冷玄棠的家門口,很快大家就收拾好了一起朝著雪澈所住的地方走去,雪澈一眼就瞧見了那個她在夢中夢到過無數次的身影。

    原基見到她就上去抱住了她,說:“雪澈我來找你了,就算你是男人我這一輩子也非你莫屬了。請你原諒我那時候的懦弱好嗎?”雪澈愣了一下,立馬就推開了他,然后獨自往屋子中走起,大家忽然發現自己在這里就是電燈泡,他們來一點忙都幫不上,這種事情還要他們兩個人獨自解決才好。

    于是都散開了,最后還不忘給原基擺一個加油的手勢,而小鳳伽凌則留了下來,死活就要纏著雪澈,嘴巴中還吧啦吧啦說著原基是怎么天天偷看她,卻怎么都不管走過來的事情。雪澈這才慢慢有了一些軟化,最后雪族人驚訝的發現自己族的結界外面居然跪著一群和原基一樣長著銀灰色頭發的人。

    雪澈推搡著原基說:“你不怕他們不同意嗎?”原基則是抱著雪澈堅定的說:“我已經說了要是他們不同意我和你在一起,我就不再當我們國家的王了。”她的眼睛在他說完自己不要當王的時候,瞬間就變紅了,他看見她居然紅了眼睛。想都沒有想,就趕緊抱住她說:“對不起總是惹得你傷心,可是不要再拒絕我了好嗎?”

    只見她把自己的臉深深地埋在他的頸窩中,顫抖著肩膀說:“原基其實我是女孩子……”原基的身子立馬就僵硬了,顫抖著聲音說:“雪澈你說什么?你說你是你女孩子?”她點點頭,哭著說:“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雪族長老一看兩人可能吵架,趕緊上來解釋了當時雪族神殿的事情。

    原基聽了之后十分的憤怒,其實他不是在生氣雪澈騙他,而是有些心疼雪澈這二十三年來這么孤獨的生活,可是轉念一想要不是這樣的話,那么他們兩也就不能遇上了,他也就沒有這么好的老婆了。而原基的那些臣子們在聽了自己的王說雪澈是女的時候,一看見和雪澈聯姻他們可以學習靈力的好處之后立馬同意了。

    而雪溫則是心中不舒服跑出了雪族結界,恰好和原基的一個臣子遇到了……(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保定市| 南开区| 南川市| 泽库县| 无棣县| 水富县| 云霄县| 屏山县| 望奎县| 邵武市| 阿坝县| 和田市| 安化县| 平乡县| 瑞安市| 德江县| 澄江县| 西盟| 满洲里市| 浑源县| 腾冲县| 广昌县| 文登市| 勐海县| 简阳市| 大余县| 石门县| 南安市| 永安市| 壶关县| 清河县| 喜德县| 平定县| 汉源县| 嘉峪关市| 吐鲁番市| 武邑县| 崇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