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六十章 恐怖交手

    依稀記得,當初下山之后,來到半山腰處,便是遇到了那堪稱恐怖的火靈,若非當時古諺逃得快,怕是成了山峰上的一堆白骨。

    身形落下,古諺再度來到當初那片空地。

    “莫非消散了么!”

    古諺四下環顧,卻是沒有任何發現,不免有些暗暗惋惜。這種好不容易凝聚出來的一絲靈智,在一些自然環境下,會消亡而去,畢竟靈智也經不起損傷。

    咻!

    古諺心思轉動間,一縷紅芒仿佛直接劃破空間,閃電般的對著他襲來。即便現在的他,加上有所防備,依舊未能盡數避開,那紅芒的攻擊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望著手臂上那幽深的血痕,古諺咧咧嘴,似乎這火靈也成長了不少,起碼這攻擊力愈發的恐怖了。

    一擊傷到古諺,原本空無一物的巖地上,一縷妖紅色的火焰悄然浮現,隱隱間,竟然化為一朵蓮花狀,詭異而又妖艷。

    “果然成熟了不少!”望著那蓮花狀的火焰,古諺眼神火熱,靈智成熟的標志,便是凝聚成各種形狀。

    似乎古諺的氣息有些熟悉,那火靈攻擊一次后,并沒有再進攻,只是繞著古諺來回漂浮,只是散發的可怕波動,令得古諺面色有些凝重。

    有那么一瞬間,古諺懷疑隕落此處的龍族,便是這火焰所為,當然,是其本體,而不是現在這一縷小火苗。

    見火蓮圍著自己,卻不攻擊,古諺微微一笑,旋即屈指一彈,本源靈力飛掠而出,激射在那火焰上。

    嗡!

    似乎感受到本源靈力的溫潤力量。這火蓮顯得有些興奮,原本還有些懼怕的它,竟然猶如乖巧的小孩一般。湊了過來。

    “有意思的家伙,那么。就跟著我吧!”

    古諺將本源靈力覆蓋在掌心,然后小心翼翼的去撫摸那火靈,生怕動作太大,把它嚇跑了,只是古諺忘了,這看似柔弱的一縷火焰,卻蘊含著多么恐怖的力量。

    在幾番試探性的撫摸后,古諺一把將火靈拿在手上。有些愛不釋手的打量了一番。

    這是一縷妖艷到極致的火焰,那種紅色,似乎比鮮血還要刺目,雖然隱隱間會形成火蓮狀,但絕大多時間則是虛幻飄渺的火焰狀。

    古諺知道,無論是火種還是火靈,都是以它的本體為原型來幻化的,就好比它身上的三千白羽炎,其本體源自火鳳的赤羽,所以顯現出來的就是羽毛狀。而這火蓮狀的火焰。古諺則是沒有聽說過了,畢竟大千世界之大,他不知道的東西。多了去了。

    了解這火靈的恐怖,古諺沒有強行去煉化它,而是將其溫養在墓碑之中,只要它的靈智尚存,便猶如嬰兒一般,一點點茁壯成長,早晚有一天被自己收服。

    此時的古諺,只是九印重生境的修為,雖然在年輕一輩還算不錯。但若是放在古荒域那種地方,怕是隨便被人拍死了。當務之急。就是盡快提升到洞天境,多一些實力。多一些保命手段。

    雖說古諺能憑借重生境的修為,抗衡一些洞天境,但畢竟太過困難,若是能踏入洞天境,他有著信心,即便是九洞天的人,也能有著一戰之力。

    有著這般想法,古諺便不急著趕路,只是漸漸深入斷魂山脈。畢竟,這是極其遼闊的妖獸山脈,在其中,不僅妖獸橫行,天材地寶更是令人奮不顧身。

    或許是那遠古遺跡早已轟動大陸,在這妖獸橫行肆虐的山脈之中,古諺時不時能見到一些勢力路過,而那些人馬皆是走馬觀花一般,對諸多天材地寶都是匆匆一瞥,視若罔聞,顯然是為了那古荒域即將出世的秘藏而去。

    對于那些超然大勢力來說,一般的天材地寶,他們絲毫不稀罕,在宗門,他們無需花費力氣,便可得到令人眼紅的獎勵。長此以往,這些大勢力的弟子,便是變得眼高手低,挑三揀四。

    相比于那些眼高手低的家伙,古諺倒是更愿意樂在其中。

    或許在身處山脈邊緣,古諺自始至終,都沒遇到山脈實力像樣的妖獸。而那些實力不濟的家伙,都是遠遠的感受到他的氣息,逃遁而去。

    古諺之所以沒有直接深入山脈,是因為他此時來到一個令他終生難忘的地方,在這里,他與炎兒邂逅,更是生死相依度過那一段刻骨銘心的日子。

    那道美若天仙般的青色倩影,猶如刻在靈魂深處一般,從未改變,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在古諺心中的地位愈發重要。

    對于感情方面,古諺一向都不善處理,只能隨著自己心中所想去做,人不負我,我不負人。

    來到當初與炎兒相遇的地方,古諺從頭走了一遍當時的路線,路過那峽谷,還能清晰的見到地上巨大光滑的圓弧,依稀記得,那是炎兒施展驚世駭俗的一招所造成的。

    最后,古諺來到當初二人躲藏的小山洞所在之處。

    洞中,依舊是那一番記憶中的景象,石碗、殘留火堆、妖獸骨骸甚至地上炎兒臨走留下的那一行字跡都隱約可見:“臭小子,我走了,在下次見到我之前,可不許你死了……”

    “也不知道,這妮子現在怎么樣了,體內那股可怕力量解決了么!”看著那一行秀氣的模糊字跡,炎兒的音容笑貌頓時浮現在古諺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突然想起什么,古諺手自空間石抹過,掏出一個火紅色心形果子,頓時,一股帶著熾熱的幽香之氣彌漫開來,正是當初見證了與炎兒相遇全過程的烈焰之心。

    并非這個果子無用,只是當初古諺認為,這,是他心底的留念。

    古諺下意識的摸了摸胸口的青色珠子,那是炎兒當初在他昏迷時留下的,算起來。也救過他好幾次命了。

    “咦?”指尖輕輕觸碰這青色珠子,頓時一股濃郁的青芒綻放,讓的古諺為之一怔。

    “你也在思念她么!”古諺嘴角露出一個溫暖的弧度。輕聲道。然而,他的笑意還未擴散。便是眼瞳一縮,在這青芒上,他能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這種感覺,令得他心跳加速。

    “炎兒在附近!”失神片刻,古諺心頭微凜,得出一個不可思議卻令他振奮不已的結論。

    想到這里,古諺身形一動。便是沖出山洞。憑借著那青芒的強弱跳動,大致辨別著方位,不斷掠去。

    依據先前的種種跡象,古諺敢斷定,炎兒大有來頭,無論是那傾城傾國的絕世容顏,還是那威力遠勝三千白羽炎的青色火焰,這一切,都顯示著這個少女的不簡單之處。

    不過,在古諺心中。卻并未想太多,現在的他,或許只是單純的想見到少女而已。

    這青色珠子。與炎兒施展的青芒乃是同源,若是炎兒在附近,有著這般反應自然是情理之中。古諺就是依據這一點,方才認為炎兒真的在此附近。

    雖然只是猜測,但古諺卻不想放過這個機會,身形猶如離弦利箭,按照青芒的指示飛速前行著。

    時間飛速流逝,古諺甚至覺得自己判斷錯了,因為從一開始。他都飛掠了半日時光,卻依舊沒有什么實質進展。但隱隱間。他能感覺到這周圍有著狂暴的能量彌漫,那種能量。極為驚人,即便隔著老遠,依舊震人心魄。

    “好可怕的力量!”感受到那驚人的能量愈發接近,古諺身形也是放慢下來,他可不想一頭被那些恐怖的戰斗卷進去。畢竟,他現在的實力,放眼真正的強者層次,還不夠看。

    “那是!”古諺身形猛然一頓,在那極遠處的天際上,時不時有著霞光沖天而起,那種霞光,刺破蒼穹,足以輕易轟爆一座山頭。

    若是平時,古諺自然不會去摻和這種事,但那青色珠子上的青芒卻是愈發刺目,這說明,炎兒極有可能就在前方。想到這里,古諺便是一咬牙,朝著前方飛掠而去。

    雖然那恐怖氣息彌漫,但真實距離卻依舊極為遙遠,古諺這般疾掠了約莫一個時辰,這才停了下來。隨著古諺的接近,那宛如實質一般的靈力飄散空中,令得他呼吸都是微微一滯,只得暗自施展靈力,抵御著那無形的壓力。

    “那是……龍族!”

    古諺張大嘴巴,看著遠處天際之上足足有著數千丈大小青色巨獸,喃喃道。

    那一道巨大的青色身軀,置身虛空,偶然一瞥,能見到那令人心底發顫的巨大龍爪,以及泛著寒光的鱗片,雖然只露出一部分,可就是這一部分,便足以遮天蔽日。

    一股強大猶如實質的遠古威壓,彌漫著整片天地,方圓數百里,所有妖獸都是匍匐而下,瑟瑟發抖。

    親眼看到龍族,古諺的震撼無以加復,體內那一道龍族氣息,都是在此時躁動不安,來回躥騰,似乎要將他的*撐破。

    在那青色巨龍身旁,卻是有著一道毫不起眼的人類身影,雖然看不清容貌,但古諺隱約能見到此人在與那巨龍對戰,只見其手中長劍揮動,上千丈大小的凌厲劍芒撕裂虛空,在那巨龍體表帶起刺目光芒。

    “此人好強……”看著那與巨龍對戰的渺小身影,古諺凝重的咽了口唾沫。此時,他方才發現,與這些真正強者相比,自己還有著多遠的路要走。

    龍族,可是古荒域深處,那獸域的真正霸主,此時竟然出現在此,古諺自然知道事情不簡單。不過,能抗衡龍族,那人類強者更是厲害,畢竟龍族天生就有力量與速度的優勢。

    轟隆隆!

    青色巨龍翻滾,龐大的身軀竟然能輕易穿梭空間,與那人類強者戰至一塊,身形猛然相觸間,可怕的波動,自觸碰處,傳蕩開來,令得周圍的空間都是崩碎了去。

    被這駭人場面所驚,古諺身子都是微微發顫,似乎連往前行動都沒了勇氣,直到胸口的珠子青芒大作,他才把心一橫,朝著戰圈方向掠去。

    這是一片群山相連的地形所在,天際之上,是那人類強者與巨龍的交鋒。而在下方,則是一個魚龍混雜的戰斗畫面,濃郁的血腥之氣,飄蕩在空中,令人發毛

    古諺隱藏氣息,遠遠的觀望,雖然沒有發現炎兒的身形,但他卻敢斷定,炎兒就在這附近,因為那青色珠子早已瘋狂的跳動,似乎迫切想要見到主人。

    視線拉近,除去天際上那巨大青龍之外,對戰雙方都是人形,為何說是人形,憑借龍族的強大血脈之力,化為人形乃是最基本的能力。

    而古諺敢肯定,那些長著人類模樣的大漢,絕非真正的人類。那偶然間露出的精壯*,以及那拳風呼嘯間散發的可怕力量,都出賣了他們的真正身份,這些人,乃是龍族所化。

    與龍族對戰的,則是一些身著黑色服飾的人,雖然沒有龍族那般強悍的*,但面對著龍族之人,卻絲毫不落下風。

    戰圈的情況,隱隱間算的上勢均力敵,只不過,雙方似乎在爭奪什么東西。到底是何種寶貝,方能令得這些超然勢力大打出手,古諺實在不解。

    雖然場面混亂不堪,但古諺卻隱隱間發覺,龍族一方似乎在徐徐移動,他也是身處戰圈外方才看出一些端倪。

    這種移動,有跡可循,隱約形成一個巨大的陣法。

    戰斗依舊在血腥的持續著,喊殺沖天,能量肆虐,古諺的視線,卻是陡然一凝,最終定格在戰圈中央處的一道青色倩影上,即便是相隔甚遠,但他依舊是感覺到了一種深入骨髓的熟悉與思念。

    “炎兒……”(未完待續)(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玛沁县| 广东省| 读书| 梅河口市| 徐州市| 万州区| 化州市| 格尔木市| 长丰县| 江西省| 缙云县| 手游| 永宁县| 当涂县| 长治市| 彭水| 鸡西市| 舟山市| 原平市| 武功县| 沾化县| 金塔县| 邢台县| 柳江县| 新建县| 门源| 抚顺市| 栾城县| 根河市| 光山县| 博乐市| 巴林右旗| 康平县| 湖南省| 龙里县| 白城市| 板桥市| 浦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