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5章 無賴

    迷迷糊糊之間,封慕云只覺自己的腦袋被人抬高了些,她正覺得舒服許多卻突然感到一陣清涼灌入口鼻,還有些順著脖子流進了衣領之中,讓她打了個激靈徹底清醒過來。

    一睜眼就看見顧一的大臉占滿了整個屏幕,只余下小小一角看見她的手拿著一個石碗正往自己臉上倒水,封慕云急得一巴掌拍開她的手,撐起身子道:“你在干嘛!”

    顧一見她醒了,臉上一喜,笑道:“我在喂你喝水啊。”

    封慕云瞪了她一眼,怒道:“你是想淹死我吧,有你這樣喂人喝水的嗎?我臉上,衣服上全是水。”說罷一只手抓著袖子將臉上的水擦干凈,神情很是嫌棄。

    顧一撇撇嘴,無趣的將手中的石碗放在地上,然后雙手交叉抱著膀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待封慕云將身上的狼狽整理好之后才開口道:“你已經昏迷三日了。”

    封慕云一愣,四周望了望,他們正處于一個石室之中,室內什么擺設都沒有,燃著兩根蠟燭,石門開著,外面黑漆漆的一片。

    “對了,我從密道滑下的時候沒聽到你的動靜,還以為你沒跟上呢。”封慕云見顧一好端端的在自己面前,想起那日的驚險不由說道。

    “我一聽見你叫我便往你那邊走去。”顧一耐心解釋道:“只是那個時候皇后也在往內殿走,以防萬一我就沒有回應你。你掉下來的時候我剛好帶著秦皇到你旁邊,后來也跳了下來,只是故意減緩了一下速度,不像某人一下來就摔暈了。”

    封慕云忍不住臉紅,眼珠子一轉,轉移一下注意力:“秦皇呢?”

    “喏”顧一嘴巴一呶,封慕云便看見一條花花綠綠的大蟲安靜的靠在墻角。

    “他沒醒嗎?”封慕云想起顧一說過那藥效只能管三日,自己已經昏迷了三日,想來秦皇也該醒過來了吧,怎還安安靜靜的躺著沒有一點動靜。

    顧一一臉無辜的攤攤手:“醒了,又被我打暈了。”

    “噗嗤!”封慕云忍不住笑出聲,道:“這秦皇也是倒霉,攤上你這樣的國師。”

    顧一毫不在意的嘿嘿笑道:“他最倒霉的事攤上你這樣的臣子。”

    封慕云冷哼道:“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顧一一只手在身后摸索了陣,然后摸出一張餅扔向封慕云。封慕云毫不客氣的接過便咬,她昏迷了三日未進食,早就餓得前胸貼后背了,剛才她以為沒有吃的便不好意思提,如今見到大餅斷然沒有放過的道理。

    顧一在一旁安安靜靜的等她吃完,一手將墻邊的秦皇拖到身邊來,站起身說道:“咱們得走了。”說罷將兩支蠟燭吹滅一支放入懷中,然后拿起另外一支握在手中。

    “走哪去?”封慕云才醒過來,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顧一從懷中掏出一張牛皮來,上面有些歪七扭八的線條,封慕云借著燭光翻來覆去的研究了一番,抬起頭道:“看不懂!”

    “看不懂還看那么久。”顧一沒好氣的一把扯過來,語氣頗為嫌棄:“這三日我大概逛了逛,這下面大得不可思議,四通八達,這是我憑記憶畫的地圖。”

    封慕云眨了眨眼睛,剛才那張牛皮上有一個黑點,想來那是她們滑下來的地方,道:“那我們現在怎么走?隨便亂走嗎?”

    顧一眼中的嫌棄又加深幾分,頗為無語的搖頭道:“這古代的建筑大都會遵循一些規律,說俗一點就叫順應天意。若是以我們掉下來那里為原點的話,按照奇門遁甲的道理,生門應該是在東北方位,咱們就往東北方走。”

    封慕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像個好奇寶寶一樣舉了下手,道:“要是建這個密道的人所選的原點不是我們掉下來那里呢。”

    顧一看了看那張牛皮,再看了看封慕云,拖著秦皇轉身就走。

    封慕云屁顛屁顛的跟上去,心中卻想,這人肯定也是蒙的,還裝作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大談特談,哄誰呢。

    封慕云跟在顧一身后行了一段路就覺有些受不了,這通道中潮濕黑暗,很是安靜,只聽得到三人的呼吸聲、腳步聲和秦皇被拖著在地上摩擦的沙沙聲,且唯一的光亮來自于顧一手中的蠟燭,燭光因走動有風晃晃悠悠,憑添了幾分恐怖的感覺。

    她想到自己昏迷這三日,顧一一個人拖著兩個半死不活的人在這通道中走來走去,還有心思畫下地圖,心中突然佩服起她來。

    “喂。”封慕云突然出聲。

    顧一以為出了什么事馬上停下腳步,道:“怎么了?”

    “你走你的。”封慕云覺得臉上有些發燙,但還是鼓足勇氣說了出來:“你邊走邊說說話吧,怪安靜的。”

    顧一頓時哈哈大笑,道:“原來你是害怕啊。”

    笑聲打在石墻上又回蕩回來,讓封慕云縮了縮肩膀,心中惱怒,卻不由自主的壓低聲音道:“你小聲點要死啊!小心把追兵引來。”

    “那些蠢貨估計還在長安周邊找著呢。”顧一嗤笑一聲,又道:“妙禮定然安排了人將他們引開的。”話剛說完她就閉上嘴巴,她只想找點話說,卻不想一張口就是蘇妙禮,看來自己是想她得緊了。

    封慕云沉默一陣,又開口道:“你追到她了?”她也說不出對蘇妙禮是個什么心情,她雖然間接的導致自己與良鈞分隔兩年,但其中也有原因是自己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良鈞。再說,不知還能不能活出去,索性將性子放寬點,少那么多計較,要計較等活下去再計較吧。這樣一想,她心中頓時輕松很多,也好奇起顧一與蘇妙禮之間的事了。

    顧一本在心里怪自己口快,此時聽到封慕云的話,里面似乎沒有芥蒂,立馬高興起來,說起有關蘇妙禮的話題她都是興奮的,口若懸河的說道:“廢話,顧情圣出馬,自然是手到擒來。”

    封慕云哼了一聲,顯然不信,問道:“仔細說說,怎么追的?”

    顧一笑道:“還能怎么追?豎的不行來橫的,橫的不行來滾的,只要不放手,手段千萬種,屢敗屢戰,百折不饒,哈哈。”說到最后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語氣中卻全是得意。

    封慕云聽完只覺又好氣又好笑,在后面翻了個白眼,但想著她又看不見,也不再浪費表情,只道:“幸虧我家良鈞不像你這般無賴。”

    這時兩人走到一個岔路口,顧一認了認方向,然后吃力的單手在牛皮上劃了一筆,這才繼續前進,邊走邊道:“要我說啊,若是你家那位像我這般無賴,早日將你娶到手,你們倆的路也會好走不少。”

    封慕云沒接話,顧一卻暗自做了個鬼臉,要不是兩只手沒空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過了會兒,封慕云呵呵笑道:“若她像你這般,也就不是她了啊。”

    “說的也是。”見封慕云沒在意,顧一樂得順著她說。

    “唉,你說,這出口會是在哪里呢?”封慕云受不得這么安靜,忙又找了個話頭。

    顧一沉吟道:“妙禮說了,是在長安城外。”

    封慕云看出來了,顧一是三句話離不了蘇妙禮。

    “那我們出去豈不是很危險?”她思忖道:“這長安城外怕是布滿了秦皇的手下吧。”

    顧一聞弦知意,問道:“你的意思是,咱們不出去?”

    封慕云雖知她看不見,但還是習慣性的點點頭,道:“我瞧著我們一路走來,岔路那么多,你也說了,這里面四通八達的。我們何不趁這幾日摸清楚一部分范圍,若那些人不知道有個密道還好,若下來了,我們也可以跟他們打地道戰,總比去到上面好。”

    顧一沉思片刻,在封慕云期待的眼神中頷首道:“還真一直小看你了,以為你除了吃就只會睡呢。”

    封慕云秀眉一揚,正欲破口大罵,就聽顧一又道:“可是還有個問題,咱們沒多少口糧啊。”

    民以食為天,這確實是個大問題,她可剛體會過餓肚子的滋味兒,不想再體會一次。想到這里,語氣中不由帶上絲焦慮:“那怎么辦呢?”

    顧一一時也沒想出辦法,只寬慰道:“咱們省一點,我帶著的口糧還能吃上十天左右,到時候再想不到辦法的話咱們就出去吧。”

    封慕云只得同意,不同意也沒辦法,被一刀捅死比被餓死爽快多了。呸呸呸,死什么死,才不會死呢。

    “唉,也不知妙禮在干什么,有沒有想我。”顧一走著走著,沒頭沒腦的念了一句。

    封慕云此時也不覺好笑,心中也泛起思念之情,神色突然悲傷起來,跟著喃道:“也不知良鈞在干什么,有沒有想我。”

    “自然是想的,我家妙禮自然是想我的。”顧一說道,封慕云剛聽到以為顧一是在安慰她,卻不想是在玩著自問自答的游戲。

    說實話,兩人都不知能不能活下去,現今還有心情玩些無聊的口頭游戲也算是看得開的了,一種絕望的情緒蔓延在兩人之間。(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镇沅| 高雄市| 会理县| 噶尔县| 满城县| 罗田县| 四川省| 广汉市| 肃南| 云阳县| 安多县| 陇西县| 大石桥市| 开江县| 日土县| 新民市| 黎城县| 都昌县| 缙云县| 永丰县| 庐江县| 寻乌县| 鸡西市| 北川| 陕西省| 赫章县| 湄潭县| 手游| 莲花县| 马边| 清流县| 庄河市| 和顺县| 灵丘县| 白水县| 格尔木市| 桑日县| 潮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