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六十八章 責問

    “疼嗎?”見自己幫許靜婉上藥,她都沒有一點反應,花影忍不住問道。

    許靜婉猛然間回過神來,目光由散漫慢慢匯集起來,看向眼前之人。

    只見面前的丫鬟生的一張俏臉,下巴微尖,眉毛淡如墨畫,一雙又細又長的眼睛下面是個小巧的鼻子,一張櫻桃小嘴微微張開著。

    花影也是跟隨太后的丫鬟,這幾日許靜婉都未和她說上幾句話,但她卻能在這個時候幫助自己,可見她本身就是個熱心腸之人。

    “不疼,多謝花影姑娘幫忙!”許靜婉端詳片刻后便回道。

    那花影卻是笑了,笑得兩眼瞇成兩條窄縫:“婉兒莫要客氣,我們都是做丫鬟的,還分什么彼此!”

    一句話,頓時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花影一手捻著棉花,一手托著那藥盒,正細致地幫許靜婉把藥上完,忍不住問道:“婉兒,你認識駙馬爺嗎?”

    許靜婉露出一絲苦笑,點了點頭。

    “哦。”花影也不多問,既然是認識,也許是再見面,人家想敘敘舊,但婉兒怕公主誤會才那么做的吧!

    許靜婉見花影不言語了,也不知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便立刻轉移話題道:“花影是一直跟隨著太后的嗎?”

    花影只唇齒間發出個恩字:“太后待我很好,原先我的父親戰死沙場,母親又抑郁而死,是太后可憐我,將我從小帶在身邊的。”

    見花影那般楚楚可憐的模樣,許靜婉也不得不為之動容了,便只是問道:“你那時定很難過吧!”

    “那時我才7歲。只覺著天都塌下來了!好在太后對我還不錯!”花影黯然神傷了一陣,便道:“婉兒,藥已經上好了!”

    突然,雕花木門被從外朝里推開來,安嬤嬤走了進來,只見她一臉的陰沉,道:“花影。你先出去!”

    “是!”花影起身出去。目光擔憂地看了許靜婉一眼。

    窗格門被關上了,安嬤嬤突然正色道:“我希望你要擺清自己的位置,我不管以前你和那駙馬爺有何糾纏的地方。可是,如今,你來了太后身邊,若想保全自己。就盡量避開那駙馬爺!”

    許靜婉起身:“謝安嬤嬤提醒!”

    安嬤嬤點點頭,準備起身離去。突然又想起什么,回過頭來道:“太后她老人家馬上就要回來了,你好好想想該如何跟她老人家說今日發生之事。”

    安嬤嬤說著,轉身離去。

    花影立刻從外面走了進來。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安嬤嬤也是好心!”許靜婉低頭笑著道。

    花影跟著附和:“安嬤嬤確實是個好人,她除了不愛笑以外。一直都是個關心我們的好嬤嬤!”

    許靜婉坐了下來,一直思忖著如何跟太后說明此事。太后她老人家與公主交好。那么自己是駙馬爺原先正妻的事情,她一定是知道的。

    至于她將自己放在身邊,很可能也是受公主的委托。這樣一來,自己無論說什么,都還是錯。

    不一會兒,太后果然帶著幻月和貴嬤嬤回來了。

    剛一進門,就覺著有些異樣,尤其是看見門前青石地板上絲絲的血跡時,她的眉頭更是擰成了一個疙瘩。

    太后忙問身旁站立的一個丫鬟雪句道:“剛才發生了何事,為何這地上有血?”

    “回太后,方才那駙馬爺和新來的婉丫頭在門前拉拉扯扯,動作親密,是那婉丫頭不小心給磕破了皮,弄出這些血來!”雪句故意添油加醋道。

    “什么?在我的太極宮面前拉拉扯扯,還反了他們!”

    顧太后心中那個悔啊,早知這個婉丫頭如此的放蕩不羈,就該按照絨兒的辦法,將她給治了。

    “快叫婉兒來見我!”剛坐上高高的椅子,太后便大聲道。

    安嬤嬤正準備起身,卻見許靜婉已是頭上纏著一圈白色布條走了過來,那額頭的紅色血跡透過紗布,可以看得很清。她此時的面容慘白似一張薄紙一般,風吹可破。

    “奴婢婉兒參見太后!”

    “起來吧!”太后原本的怒氣在見到許靜婉的那一霎那,瞬間消失了大半。

    若是說拉扯導致額頭受傷,那一定是許靜婉不愿意和駙馬爺糾纏,寧死不屈才會這樣。

    “我聽說,今日駙馬爺來了!”太后的聲音陡然升高。

    許靜婉抿了抿慘白的薄唇道:“是來過!”

    “你的額頭怎么會弄傷的?”太后不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弄清,就不罷休。

    “駙馬爺他、他認識奴婢!”許靜婉回答的簡短,可卻增加了太后對她的誤會。

    “哦,他認識你!你們就能在我的殿前拉拉扯扯,行為親昵嗎?”太后顯然是對雪句方才的這句話非常的在乎。

    許靜婉不知是誰告的秘,竟然將方才一事給說得這么下作。忙上前一步解釋道:“奴婢并未想和駙馬爺有何糾葛,而且當即給駙馬爺磕頭,求他放過奴婢,眾人都親眼所見,可以為奴婢作證。”

    太后面色有些遲疑,她不是不知道那個王舒俊對許靜婉的癡迷。若不是他癡迷,公主也就不會那么的醋意橫生。

    可是,盡管如此,這個丫鬟也是不能留在自己身邊的了。一來,公主時常會過來,難保那駙馬爺也會過來,二人若是總這么糾纏下去,那她這個太極宮還真是要被攪得不得安寧了。

    二來,這個許丫頭總讓她想起以前那個自己頗為賞識的許鐘,因此,對于許靜婉,她有心想放她一條生路。若是還繼續待在她身側,難保哪天她的孫女李雪絨或是侄女顧春香會將她陷害致死。

    她已經老了,不喜歡這樣斗來斗去的,即便她們想陷害許靜婉,她也不希望她會死在自己這里。

    “雖然你表現的不錯,可如此錯亂的關系,不要怪哀家不能容你!以后你就不用繼續在哀家這里當差了。你做點心的手藝還不錯,就去那御膳房,幫著做做膳食吧!”

    太后對許靜婉的手藝還是贊許有佳的,她去了御膳房,日后想再吃到那美味的點心還是很容易的。(未完待續)

    ps:ps:快過年,嘿嘿,繼續各種求哦!(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汕头市| 特克斯县| 施甸县| 乡城县| 基隆市| 乐平市| 襄垣县| 扶风县| 永吉县| 策勒县| 晋城| 青冈县| 威海市| 华宁县| 资阳市| 南木林县| 论坛| 宝丰县| 海口市| 武城县| 淄博市| 万宁市| 阿克陶县| 迁西县| 宝山区| 尼勒克县| 昌黎县| 盐源县| 宜章县| 玉田县| 安化县| 安岳县| 自贡市| 黔东| 图们市| 庆云县| 安图县| 通渭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