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55章

    翌日,阿竹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醒來時,身旁的位置已經空了,陸禹顯然一早便進宮了,而且沒有驚動她。

    坐在床上,她的腦袋懵懵的,肚子仍是有些不舒服,神色倦倦的。當丫鬟們扶著她起身時,她腿一軟,差點摔到地上,嚇得翡翠和甲五等人臉色都變了。

    “沒事,應該是睡太久了,筋骨有些松泛。”阿竹忙安慰她們,別一驚一詐的又去請太醫。慢慢地站直身,坐到床上讓人伺候洗漱后,方讓人扶她到外間的榻上。

    胖兒子早就醒了,正在外間玩耍。因為這些天來阿竹都是一大早便進宮,胖兒子在開始幾天哭鬧后,也習慣了早上看不到她,所以今兒她睡得有些晚起床,難得沒有被胖兒子來鬧醒。

    胖兒子見到她時高興地叫了聲“娘”,便扶著凳子,邁著兩條顫巍巍的肥腿往她那兒挪去,才挪了兩步,便吧嗒一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摔著了屁股墎兒后,嘴巴不由得扁了扁,索性直接四肢著地爬過去。

    地上鋪著干凈的席子,阿竹笑看著胖兒子噌噌噌地爬過來,然后略略彎腰伸手搭過去,讓胖兒子扶著她的手自己努力站起來。她現在肚子仍是有些不舒服,不敢用力抱他,不過伸個手讓他扶著倒是沒關系。

    “豚豚用早膳了么?早上醒來有沒有哭啊?”阿竹摸著胖兒子的小臉笑問道。

    胖兒子朝她猛笑,小嘴一咧,口水便不由得滴到了圍兜上。胖兒子自然不會回答她,由旁邊的奶娘回答的。

    “這些天小主子早上不見王妃,已經習慣了,今兒沒有再鬧,剛才吃了小碗蛋羹和羊□□,還有半碗米糊,奴婢不敢讓他多食,便停了,待過個時辰再喂他。”

    阿竹摸了摸胖兒子的小肚子,并不扁,略略滿意。

    這時,耿嬤嬤端著托盤過來,上面放著一個湯蠱。

    阿竹坐在榻上,丫鬟將湯蠱放在榻上的小幾上,阿竹打開看罷,湯色呈淺黃色,味道清香,已經慮去了渣滓,看不出用什么材料做的。她知道現在是太后的喪禮期間,阿竹這孫媳婦要守孝,可不能食葷腥,所以她對這湯的材料有些好奇。

    耿嬤嬤道:“王爺吩咐了,王妃現在需要補身子的時候,食些湯類并無大礙。”

    阿竹點頭,雖說是守孝,但是情況特殊時,人也要折中,視情況而定。恐怕她現在因為情況特殊而食些湯湯水水的,陸禹便要真正的茹素了。不過幸好她現在也沒什么胃口,食素也沒什么。

    吃了些東西,便是一碗煎好的藥汁遞到面前,濃郁的藥味十分古怪,讓阿竹差點產生了孕吐的反應。

    荀太醫開的藥的味道依然如此古怪,但不得不說極為有效,阿竹捏著鼻子將它灌下,喝完后忙就著丫鬟端來的清水漱口。

    喝完了藥后,也不知道是身體仍不適,或者是藥效發作,又產生了睡意,撐了會兒后,便被耿嬤嬤勸回床上歇著了。而且耿嬤嬤認為,以她現在的情況,應該臥床安胎才是正理,阿竹對臥床安胎這種說法實在是不喜,因為躺太多真的很不舒服,但架不住老人家比她懂得多,只能乖乖聽話。

    “王妃好生歇息,不必擔心小主子,奴婢會照顧好小主子的。”耿嬤嬤溫聲說道。

    阿竹眼皮耷拉著,打了個哈欠,說道:“那就辛苦嬤嬤了,若是他哭鬧的話,叫醒我也沒關系。”到底舍不得讓胖兒子哭太久。

    耿嬤嬤笑了笑,為她掖好被子后,悄聲走了出去。

    阿竹這一睡,不知道睡到什么時候,隱隱約約的聽到人說話的聲音,不知怎么地突然醒了。

    “三姐姐?”

    阿竹睜開眼睛,朦朧間看到一張柔美的臉蛋出現在眼簾,那張神態嬌怯的臉蛋上還有一雙含情脈脈的水眸,此時那雙眸子正傷心欲絕地看著她,看得她都心疼了,仿佛自己是那個害得她傷心欲絕的壞人。

    猛地打了個激靈,阿竹終于清醒了,也看清楚了坐在床前的女人,驚訝道:“小菊怎么來了?”

    嚴青菊幽幽地看著她,哽咽道:“若不是聽到世子說,我都不知道三姐姐昨兒動了胎氣。”她低聲泣道:“是不是昨日在宮里有人給三姐姐氣受了?昨兒聽說昭華郡主去求了皇上去慈寧宮探望昭萱郡主,三姐姐當時也在,昭華郡主一直對三姐姐有敵意,是不是這個女人當時使壞了?不然好好的怎么會動了胎氣……”

    阿竹:=口=!這姑娘是不是腦補太多了?

    “我只是勞累過度,加之近來情緒大起大落,所以不小心動了胎氣罷了,你別多想。”阿竹說道,慢慢地支起身。

    嚴青菊忙探身上前扶她,拿了個大引枕墊在她身后,讓她坐得舒服一些。

    阿竹坐靠在床上,長發披散,面容蒼白憔悴,保養得宜的黑色頭發襯得心型的小臉越發的蒼白瘦弱,身上穿著寬松的白色寢衣,整個人瘦弱蒼白,沒有丁點精神及血色,看在嚴青菊眼里,只覺得她受了無盡的委屈,雙眼都冒起火光來。

    阿竹被這妹子兇狠的眼神弄得哭笑不得,將荀太醫說過的話拿出來安慰她,若真是有人對她動了手腳,荀太醫會不知道么?所以她真的只是因為太后的喪禮太操勞又休息不好而動了胎氣罷了。

    “你怎地知道我動了胎氣?外面沒有傳什么吧?”阿竹有些擔心地問道,怕有人傳出什么不利于陸禹的傳聞。

    嚴青菊搖頭,知她擔心什么,說道:“三姐姐放心,只有宮里的皇上、皇后和貴妃等人知道你昨兒動了胎氣的事情,我也是從世子那兒得知的,想來連二伯母都不知道呢。”

    聽罷阿竹放心了,不過對于紀顯竟然能知道這事,讓她心里打了個突,不免對紀顯的消息來源感到好奇,陸禹估計是不會透露這事的,難道是他一直關注端王府?或者是關注著宮里?她知道陸禹和紀顯有往來,不過是極為隱秘的,鮮少有人知道。若非她有一次進陸禹的書房,看到紀顯讓人送來的信件,不然也不能發現這事。

    “我娘那邊,就不用告訴她了,省得她擔心。”阿竹叮囑道。

    嚴青菊點頭,“你放心,我省得的。”然后又問道:“三姐姐可是餓了?我去喚人過送些吃食過來。”

    等嚴青菊端了碗粥及小菜過來,阿竹遲疑的腦子才醒悟過來,問道:“這種時候你怎么過來了?”

    嚴青菊柔聲道:“三姐姐放心,我是尋了個借口過來的,避著人耳目,沒什么人發現,稍會就會離開了。”

    聽罷,阿竹便放心了,她對嚴青菊的行事素來放心,也不多說什么。

    嚴青菊確實留的時間不長,待阿竹吃了東西,又親自伺候她喝了藥后,方告辭離開。她今兒過來便是要確認阿竹的情況,雖然見她懨懨的模樣有些難受,但到底沒什么事情,心里也放心了。

    “三姐姐,其他事情你不必理會,好生安胎便是。”嚴青菊握住阿竹的手,特地叮囑道,直到阿竹無奈地點頭保證自己會好好安胎,方滿意離去。

    阿竹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心里又覺得窩心無比,有這么個妹妹,其實真的挺幸福的。

    嚴青菊坐著一輛普通的馬車從端王府的后門離開,坐在馬車里,她望著皇宮的方向,臉色十分陰沉。

    回到了鎮國公府時,已經到掌燈時分了。

    作為鎮國公世子夫人,這段時間她也要進宮哭靈,不過時辰比較短,沒有那些皇室及宗室的女眷時間長。雖是如此,不過仍是感覺到一陣疲憊。連她都感覺到疲憊,那么懷孕的三姐姐應該也更累。果然她剛擔心,沒想到昨晚便聽到三姐姐動了胎氣的消息。

    嚴青菊的臉色陰得能滴水,不過等馬車在硯墨堂停下后,臉色已經恢復正常,扶著丫鬟的手下車。

    進了正房,有些意外地看到高大的男人正抱著兒子在廳里玩九連環,父子倆湊到一起,時不時地發出笑聲。

    聽到聲音,紀顯抬頭看她,懶洋洋地道:“回來了,今天可真是晚的。”

    嚴青菊應了聲,待丫鬟伺候她洗漱更衣后,坐到紀顯身邊,接過朝她伸手討抱的兒子,在他白嫩的臉蛋上親了下,說道:“剛才去了趟端王府。”

    聽罷,紀顯的臉色有些古怪,忍不住又多看了她幾眼,發現她臉色有些不太好,眼神也有些陰沉,心里頓時覺得好生不是滋味,忍不住道:“放心,有荀太醫在,端王妃好著呢。”

    嚴青菊當他是廢話,抱著兒子默默地坐著。

    紀顯被她這態度弄得幾乎沒了脾氣,又恨得牙癢癢的,想將她抓起來咬一口泄憤,又想掰開她的腦子瞧瞧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不由得酸溜溜地道:“你再關心她,她也是有丈夫兒子的婦人了,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才是她相公呢。”

    嚴青菊差點嗆住,有些不可思議地道:“你胡說什么?那是我三姐姐!”

    話既然說出口了,便覺得沒什么的世子爺繼續沒臉沒皮地道:“可不是嘛,連我這個知情人都覺得你反應特大了,何況不知情的?可惜你是女人,而且是姐妹,無法成就你們的好事!”

    “閉嘴!”嚴青菊惱了,膽子也極肥地踹了他一腳,然后直接將兒子丟給他,說道:“我是男人還是女人你不是最清楚么?”話說完,突然發現自己說了什么,頓時漲紅了臉,越發的惱了。

    見她猛地起身回內室,紀顯反而被逗樂了,抱著兒子哈哈大笑,弄得小家伙不知道父親在笑什么,伸出小嫩手去扒他的臉。

    到了晚上就寢時間,嚴青菊發現今晚的男人越發的沒臉沒皮了,氣得她在床上踹了他好幾腳,反而被他壓在身下。

    “太后的喪禮還未過呢!”嚴青菊警告道,手指捏著他腰間的軟肉,心里氣得想要踢斷了那根戳著她的棍子。

    紀顯嘀咕了聲,只得老老實實地躺下,將她使勁兒抱了抱,然后說道:“等藿兒滿周歲,再給他添個妹妹吧。”

    “添你妹!”嚴青菊脫口而出。

    “我妹不是你妹么?”紀顯對她這話明顯有些不解,覺得她這話好生古怪。

    嚴青菊其實也不太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以前聽阿竹說過幾次,覺得挺有意思的,好像是反諷的意思。不過才不告訴這男人呢!

    等夜深了,就要入睡時,嚴青菊突然趴到他耳邊道:“皇上的身子還能支撐到什么時候?皇后什么時候動手……”

    紀顯的睡意瞬間沒了,黑暗中,一雙鷹目死死地盯著懷里膽大包天的女人,心里既被弄得驚濤駭浪,又有種她果然都知道的驚喜感。

    *****

    阿竹連續喝了三天的苦藥汁,又在床上躺了三天,才在荀太醫的同意下停了藥。雖然過程有些苦不堪言,但是為了肚子里的孩子,只得捏著鼻子認了。

    “是藥三分毒,王妃以后還是注意些,以食補最好。”荀太醫為她請脈后,如此說道。

    阿竹點頭,她也知道如此,若不是動了胎氣,根本不敢吃藥,孕婦有諸多忌諱,為了孩子的健康,自然是食補比較好,那些藥物能少碰就少碰。

    在荀太醫宣布可以停藥后,陸禹也同樣松了口氣。

    雖然阿竹不用進宮哭靈,但是太后的喪事要做法事七七四十九天,滿七七十四九天后才下葬,這其間,皇室和宗室的女眷便不必說了,其他高品級的誥命夫人仍是要進宮的,而陸禹作為親孫子,同樣每日都少不得要去慈寧宮哭靈,然后又要跑乾清宮去侍疾,忙得團團轉。

    掌燈時分,陸禹難得提前回來,胖兒子見到他十分高興,邁著兩條肥腿走了兩步便跌了,然后四腳著地爬了過去。

    “哎呀,豚豚會走了呢。”陸禹十分欣喜地將胖兒子高高抱起,逗得小家伙發出歡快的笑聲。

    阿竹坐在炕上,看著父子倆在樂呵,忍不住道:“王爺還沒有用膳吧?先吃些東西罷。還有,別這樣轉著他,他剛才吃了東西,小心鬧得他吐了。”

    聞言,陸禹方將胖兒子放下,走到阿竹面前,彎身審視她的臉色,發現今日氣色不錯,不禁有些高興,摸了摸她的臉,笑道:“胖竹筒要多吃點,不然都不叫胖竹筒,是瘦竹竿了。”

    笑臉僵住,阿竹扯下他的手狠狠地捏住,皮笑肉不笑地道:“我本來就不胖!你那么喜歡胖竹筒,以后將你胖閨女養得胖胖就是了。”

    陸禹笑瞇瞇地看著她,若不是她現在身體特殊,都要好好地抱上一抱了。

    用膳的時候,夫妻倆坐在一起,下人都譴到了外頭守著,邊用膳邊說話。

    “今兒怎么回來這般早?可是父皇身子有起色了?”阿竹夾了一筷子的炒干筍子到他碗里。

    陸禹也同樣夾了一筷子給她,慢條斯理地吃飯,應道:“嗯,今天有些起色了。”

    看他高興的模樣,阿竹微微垂下頭。

    *****

    炎熱的六月份很多過去,迎來了同樣炎熱的七月。

    炎熱的天氣,又適逢太后喪事,使得今年的夏天尤其難熬,特別是對于居住在皇城的達官顯貴來說,簡直是個酷刑。只是,即便再苦再累,也沒人敢抱怨一聲,省得被因為太后去逝脾氣越發不好的皇帝找麻煩。

    阿竹還好,她是孕婦,除了哭靈外,其他事情并不需要她出場,能在府里養孩子。

    而七月份天氣炎熱,也是個同樣容易出事的月份。從六月份起,江南許多地方有消息傳來,今年有諸多地方大旱,百姓收成不好,到了七月份仍不見好轉,而在旱災之后又有蝗災,簡直是個多災多難的荒年。下面官員紛紛上報災情,朝廷又是一陣焦頭爛額,連承平帝也急得上火。

    是夜,阿竹和陸禹正準備歇下時,突然聽到遠處隱隱約約傳來了喧嘩聲。

    阿竹心中一驚,還未反應過來,陸禹已經下床,走到窗前推開窗往外看去。阿竹同樣下了床跟著湊到窗口,很快便看到了不遠處被燒紅的夜空,心中微驚。

    “走水了!”阿竹剛說完,發覺不對,那個方向……

    “是皇宮的方向!”

    陸禹臉色有些難看,他匆忙轉身,從屏風上將外袍扯過來穿上,正欲要離開時,又忙走到阿竹面前,雙手按住她的雙肩,說道:“我要出去一趟,你在府里好好呆著,稍會我會讓府中的侍衛都守到延煦堂待命,沒事沒出門。”

    阿竹看著他在幽暗的燈光中冷峻的臉,怔了下,馬上點頭,說道:“你放心,我省得。”

    陸禹看了她幾秒,猛地將她擁到懷里抱了一會兒,方放開她,大步離去。(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佛山市| 武威市| 即墨市| 丹寨县| 邵阳县| 保靖县| 青田县| 左贡县| 合江县| 沅陵县| 德昌县| 黎川县| 新巴尔虎左旗| 溧水县| 双峰县| 韶山市| 德清县| 文安县| 鞍山市| 大荔县| 五河县| 汨罗市| 新竹市| 淳化县| 华池县| 共和县| 麻栗坡县| 肇源县| 鹤峰县| 会同县| 嘉善县| 湖北省| 茌平县| 利辛县| 祁连县| 饶河县| 阜新| 札达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