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一十六章 祖孫相處,惡整

    原主也是很小的時候才跟老太太親密接觸過,母親早亡,她飽受苦難,父親不喜,深宅大院各種齷蹉事兒,受得太多,導致了原主性格的溫順甚至可以說是懦弱,所以,坐在廳內的靠椅上,也仍舊不顯得多放松。

    感覺到了妹妹的不自在,外祖母雖然對他們兄妹好,可畢竟真正在一起相處的時間不長,這也難怪。

    微勾唇角,示意云舒先安靜坐會兒。

    老太太年紀大了,越發渴望親情,以前最疼愛的就是唯一的女兒,云舒的娘親,只可惜最終卻落得早亡的結果,如今看著云舒,越大越像女兒了,看著看著,就忍不住紅了眼眶。

    看著老太太紅著的眼眶,忍不住輕輕拍了拍她的背,沒說話,眼神卻已經在安慰著這親外祖母了。

    “舒兒,外祖母狠心多年對你不管不問,讓你吃了這么多苦,恨我是應該的。”知道云舒這一次能來京城,只是因為心善,聽說丈夫的身體狀況,來看看的,昨天外孫已經登門拜訪過一次了,說了云舒會醫的事情,只是,她并不放在心上,想著真正的原因應該是親情在里面。

    只可惜,老太太真的猜錯了,有親情是不假,但更多來京城的原因,是因為云舒真的是一名醫術高明的大夫,就是因為有這樣好的醫術,應該對老爺子的身體狀況起到幫助,否則,來了也是徒勞,她也不會這么直接就來京了。

    “外祖母,您看幾個孩子也都餓了,要不他們就留在這里陪您,我跟妹妹去看看外祖父。”兄妹倆陪著坐了一會兒,安慰了老太太,見其情緒好轉后,路云城才出言提議。

    看了一眼外孫,身長玉立,身上有女兒熟悉的影子,再看著外孫女那張酷似女兒的臉,鼻頭一酸,但強忍下來,微微點頭,“好,你們去,我讓心云帶你們過去。”

    老夫人的大丫鬟青云,大家尊敬都叫她云媽,為人爽朗,多年來一直陪伴著老太太,彼此感情很好,老太太也沒把她當作過下人看待。

    路云城當然也是知道的,所以見云媽在前面領路,兄妹二人也很有禮的跟在后面。

    “老太爺一會兒看到表少爺跟表小姐過來,肯定會很開心的,老太爺也時常念著你們呢。”青云想起最近老太爺的身體越來越差,可是每當有精神的時候,都讓下人們開窗,他則望著外面的天空,誰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最開始大家以為是老太爺躺久了不舒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可久了大家就不這么認為了,很多人都開始猜測,老太爺有心事,直到有一天,老太爺身邊貼身伺候著的下人聽到了老太爺夢中的囈語,才知道情況,后也迅速稟報給了老夫人,這才有了她知道這個事情。

    “云媽,外祖父的身體,御醫那邊怎么說。”鎮國公府的名頭在這里,能夠給老爺子看病的,當然也都是宮里頭醫術高明的御醫了。

    不問這個青云倒還好,可當聽到這個問題后,青云的面色就變得難看起來。

    “說是熬日子了……”

    走了大概十分鐘左右,來到一處僻靜的院子,在這還算寒冷的冬日,周圍卻并不顯得枯燥,花草樹木種植得很好,也呵護得很精心,精致算得上是頂好的。

    “表小姐,奴婢就只能送到這里了。”云媽側身一戰,對二人施禮,并不恃寵而驕。

    云媽離開沒一會兒,就見一個年紀大概十七八歲,身著藍色布衣的清秀男子來到了院門口,之前應該就聽上面人提過了,加上認識路云城,連忙恭敬的迎了兩人進屋。

    “老太爺剛醒,因著老夫人提前招呼不能先告訴他,說是給老太爺一個臨時的驚喜,所以,他還不知道表少爺和表小姐過來。”小廝清俊秀氣,說話也很好聽,知道云舒的名聲,可卻沒有絲毫鄙夷的成分在內。

    兄妹倆進入屋子后,清秀男子沒有跟進來,輕輕為他們關上房門,在門口候著。

    老爺子聽到腳步聲,也沒回頭,只是聲音略帶嘶啞,“小軍啊,去給我把那個小黑木箱拿過來……”

    想著腦海里那個給她無限歡樂的老頭兒,再看著眼前這個躺在床沿邊,遙望著外面的天空,瘦的渾身只剩下骨頭的老人,垂垂暮矣,心里唯一的期盼,又是什么?

    路云城昨天就偷偷來看過老爺子了,可如今再次看到,還是忍不住心酸,以前他還以為這個外祖父真的如此無情,可也是最近他才明白這個外祖父的苦心,越是在乎,她跟妹妹就越可能成為一些人的目標,鎮國公府以后肯定是要交給其他人的,外祖父和外祖母老了,越大的榮寵,以后就可能帶來多大的災難,他們,只是想讓他們兄妹平平安安過一生吧。

    “今天是怎么了,半天——”半天沒有聽到動靜,老爺子逐漸回轉目光,當視線落在眼前兩個年輕的人影視身上時,面上的表情瞬間僵住,還未說完的話,全數讓他哽在了喉嚨口。

    “外祖父,我帶妹妹回來看您了。”看著老人那呆滯的眼神,一代戰神,也始終抵不過歲月的催老,如今他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老人,渾身被折磨得只剩下骨頭。

    轉動著僵硬的脖頸,老人努力掩住眼底的色彩,面色不算好,“你們來做什么?”

    明顯不友善的口氣,帶著抗拒,可兄妹倆卻早已經知道內幕,并不為所動。

    云舒直接上前,伸手就給老爺子把脈。

    老爺子如同被電觸了似的,掙扎著就移開了手,“你做什么,多大的年紀,竟然還學會了醫術了?”明顯的不相信,帶著一絲嘲諷。

    “別這么別扭了好吧,你難道認為我失意了嗎?小時候,是誰半夜爬墻……”毫不給面子,直接戳破了當年的事情。

    沒想到這丫頭竟然能夠記得他,他當時準備齊全,甚至最開始都是有易容的,逐漸后來是經過一些修飾過去的,這個丫頭不可能認得自己啊。

    可當年半夜爬墻……

    卻是真有其事啊。

    本來只是想要嚇唬嚇唬這小丫頭,大女兒一直都是他的心頭肉,當年嫁入威遠侯府,他也是贊同的,可最終竟然早早沒了,他傷心欲絕,心里也開始痛恨這個致使了女兒死亡解決的外孫女兒,連帶著孫子還有威遠侯府都讓他厭惡上了,可誰知道,幾年后,陰差陽錯,他忍不住去了威遠侯府看她,當看到她所處的環境,過的生活,遭的欺辱,心里又開始對威遠侯厭惡起來,他最疼愛的女兒都沒了,竟然還不善待她留下的孩子。

    “還要裝嗎?”嘴角微勾,原本清雅的面容上頓時增添了幾分亮麗色彩,讓人忍不住看了一眼還想看。

    “你到底想要說什么?”老頭兒有些別扭,瞪了一眼云舒。

    “給你把脈檢查身體,你最好配合,否則,我不介意用……”最后一個字,略帶笑意,卻讓人忍不住心底發寒。

    鎮國公李振清有種想自剜雙目的沖動,一失足成千古恨啊,當年為什么要去看這個丫頭啊,之后還經常去,時常跟她相處,竟然讓她了解到了自己另外一面的性格,現在還跟直接跟他耍流氓。

    “怎么樣,要不要配合?”挑眉看著干瞪眼的別扭老人,眼底劃過笑意。

    “哼。”將腦袋往旁邊傲嬌的一瞥,不去回答云舒的話。

    云舒見他這舉動,也不在意,將他的手平方在自己面前,讓他躺好,開始給其把脈,之后又給他檢查了一下身體,果然如同御醫說的一樣,身體機能各方面已經到了最虛弱的時候,藥石無效,只能混日子了。

    不過,唯一遺憾的就是,她路云舒身懷空間,珍稀藥材靈泉無數,自然可逆天而行。

    “外公,想不想身體好起來?”

    “……”白了一眼外孫女兒,不過心里也挺高興她對自己的稱呼的,外祖父,始終多了一層恭敬在里面,怎么都隔著一層,外公,多親切啊,他比較愛聽這個稱呼。

    其實,他卻不知道,這是因為云舒為了省事兒才改口這么叫的,因為外祖父叫起來有些生澀擰口,又多一個字,費事兒。

    “我把孩子也帶來了,如果不覺得他們是也野種,你也不在我面前再傲嬌的話,我可以讓孩子們跟你玩兒。”云舒繼續誘導。

    “……”這一次,老人沒有翻白眼,不過嘴角卻沒掩飾住的抽搐了一下。

    “身體好了,我帶你去夕陽村,我住的地方生活,我那后山有大片果園,各種你聽說過沒聽說過吃過沒吃過的水果蔬菜,還有萬金難求,比皇宮大內的什么大紅袍鐵觀音更難求的極品云霧茶,還有這個世界上最美味的吃食……”各種誘惑,老頭兒當年就很愛吃,為了吃能夠各種騙她。

    “……”身體沒有力氣,可李振清不得不承認,幾句話,他的注意力已經全部讓這個丫頭占據去了,雙眸灼灼看著她,沒有說話,因為,他也不知道如何開口說什么話。

    旁邊的路云城面上一片正經,實則,心里已經笑翻了天,怎么也沒發現,妹妹竟然還有這樣的搞笑細胞,而跟老爺子的相處,也這么有趣,明顯,外祖父還很買賬,又或者更準確來說,感興趣。

    “現在你乖乖配合治療,大哥早已經將你的病情跟我說過了,來之前就已經研究過你的病情。”說著將紫晶瓶裝著的靈泉水拿了出來:“外公,如果你相信我,就把這個喝了。”說完遞給老人,她沒有動手喂他,只是因為房間內沒有其他人,她喂他,有種強迫他喝下的感覺,畢竟,他們真正相處時間并不長,他又是身份尊貴的天云王朝三公之一,名震各國。

    看著手里明顯質地不凡的紫晶瓶,這樣的東西,竟然讓孫女兒用來裝這個東西,下意識的抬頭看向孫女兒。

    “別問我這瓶子的問題,你要喜歡送你了。”為什么每一次她用紫晶瓶裝的藥,都有很多人有很多個問題打擾她呢,所以,從這一刻開始,再有人這么問,她就把紫晶瓶送給誰。當然了,能夠讓她用這個東西的人,跟她的關系,就不會錯。

    聽了這話,老爺子沒有了其他問題,更沒有任何猶豫,打開紫晶瓶,仰頭就將里面的所有靈泉水倒入口中。

    “丫,竟然全部喝完了?”見瓶身朝天,云舒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剛喝完整個身體支撐力都在腰間的鎮國公李振清身體一晃,險些從床上摔下來。

    “好了云舒,怎么這么淘氣,外祖父身子虛弱。”對于妹妹的話,路云城眼角直抽,真的不明白這個妹妹為什么在外祖父面前竟然就變得這么古靈精怪了呢,簡直就是活脫脫的魔女再世啊。

    “行了,這東西一次性喝的分量,頂多就是藥性大點兒,你承受力需要大點兒,僅此而已。”說完就不敢再看老爺子的表情,連忙閃到角落里,剩下的事情,當然就交給大哥了。

    老爺子體內是中了慢性毒藥,剛才用了他的靈泉水洗髓伐筋,可畢竟年邁體弱,有功夫在身也顯得無力,只能借助大哥這個被靈泉水徹底打造出來的絕世高手幫忙將其體內毒素逼出了。(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洪湖市| 布拖县| 邵武市| 江孜县| 平谷区| 黄陵县| 五华县| 尼勒克县| 会泽县| 卢氏县| 射阳县| 大邑县| 西安市| 禄丰县| 易门县| 无极县| 大宁县| 化州市| 金阳县| 丹江口市| 井冈山市| 临城县| 河池市| 博客| 日土县| 喜德县| 嵊泗县| 体育| 朝阳区| 绵竹市| 太原市| 汉源县| 榆树市| 唐河县| 于都县| 宕昌县| 崇义县| 芒康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