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面

    耳邊,姜姨娘的招供還在繼續,這么多的事情,也虧得她樁樁件件都記得這么清楚,可見平日里沒少回想,恐怕這些經年的舊事,也將此女折磨的不輕。

    只聽她繼續講到“原本我以為,向氏折騰了這么許久,終于是如愿以償的嫁給了我們家三爺,她應該也就滿足了。”

    “誰知道,她根本就是一個心里不正常的人,她嫁過來不久,就在胡亂懷疑,說是......說是我們家三爺和我們家小姐不清白!”

    “這根本就是胡說!真的,大爺,她這是誣陷,根本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我本就是曹家打小長大的,一直都在三爺和小姐身邊,那是親眼看著的,他們兄妹三人的感情,都一直是特別的要好。”

    “只不過是我們家侯爺年長穩重,不像三爺年輕好動,做什么事情,都愛拉著我們小姐一起,但是,我可以用我的這條賤命做保證,三爺和小姐之間,絕對沒有一丁點出格的事情。”

    “向氏其實就是嫉妒心作祟,不外乎是我家侯爺和三爺,向來都是將妹妹放在前頭的人,有什么好東西,都是先緊著我們家小姐,小姐這邊剩下的,才輪得到別人選。”

    “可是這些事情,整個明安侯府誰不知道?就連我們家侯夫人都想的明白,她卻偏要去鉆牛角尖!”

    睿郡王原本都聽的有點打瞌睡了,說實話,這位姜姨娘也真的是太能說了,隔了十幾年的事情,都還記得這么清楚。跟講故事似得,說的起勁。

    可奈何,皇宮里從來都不缺少這類故事,他從來都是聽的多了,因此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同,甚至還覺得,這幾個女人。比起皇宮里的嬪妃。還是手太軟了。

    要是當時就把姜姨娘處置了,哪里還有這么多的事情?

    不過聽到向氏誤以為,曹三爺和自家親妹有瓜葛。這可真就是重磅秘聞了,皇家都鮮少有這種*的事情發生,他馬上瞪大了雙眼,看向齊玄輝。

    無語的想向自家弟弟求證。一對眼睛中射出的灼灼之光,簡直看得人眼暈。只見齊玄輝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他無聲的說道:“不可能!”

    睿郡王瞬間就蔫了,很是無趣的左右打量,最終和身邊的一根枯枝。較上了勁。

    齊玄輝暗地里替曹三爺嘆了一聲,這位可真是最無辜的受害者,但是。這發生的事情,哪一件都在圍著他打轉。真真的悲催。

    就聽的萬大勇甕聲甕氣的言道:“我肯定不信,聽你說了這么大半天,大爺我還是聽得出來,你家小姐是個好人,好人肯定不會做這些沒廉恥的事情的,我相信你說的是真話。”

    姜姨娘得了萬大勇的肯定,面上竟是萌生出一股子喜意,萬大勇馬上不耐煩的拿刀磕地。

    姜姨娘趕緊接著說道:“等到我們家小姐和崔二老爺定下親事,侯府開始給小姐置辦嫁妝,向氏就徹底的不能忍受了。”

    “明安侯府為了給小姐置辦嫁妝,真的是豁出去的淘制,幾乎拿出了侯府三分之一的家財,后來還是小姐覺得太過,出面制止,我們家老侯夫人和侯爺,這才收斂了許多。”

    “但就是這樣,我家小姐的嫁妝也要比向氏的多幾十倍,她嫉妒我們家小姐樣樣比她好,事事比她強,而無意間知道周氏的事情,就像是給她開了一扇門。”

    “她幾乎沒費什么功夫,就和周氏聯手了,她們倆都是如此痛恨我家小姐之人,兩人是一拍即合。”

    “后來便借著我家小姐生產之時,買通了穩婆和宋太醫,下了毒手,接著她們便按著計劃,鏟除任何會懷疑到她們的人。”

    “魏家小姐,夢蝶,彩蝶,逃走的穩婆,甚至周氏還派人去勾引宋家公子賭錢,活活的將宋太醫氣死。”

    “至于周氏為什么會求了圣旨,嫁去崔家,現在也是不言而喻了吧?她們一來是需要有人在崔家善后,二來是看上了我家小姐的豐厚嫁妝,三來,就是周氏的私心,要讓我家小姐死都不能瞑目。”

    “你想想,自己的夫君和女兒,都落入了仇人手中,這種滋味......”

    “聽姜姨娘這口氣,仿佛還挺為我娘親抱屈的,那怎么你當年還能眼睜睜的,看著向氏害死我娘?”

    “你可不要忘記了,我娘親危在旦夕之時,姜姨娘你可就站在當場,若是那會子,你能出聲示警,甚至只需要跟方媽媽做出一點點的暗示,又何至于走到這一地步?”崔婉清聽到這會,覺得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她輕輕拽了一下崔長健的衣袖,緩步從樹后走出,目光平靜如水的看著姜姨娘。

    姜姨娘大驚的喊道:“啊,表小姐,您......您怎么會在這里?”

    她驚恐慌亂的眼神在萬大勇和崔婉清,崔長健身上不停的轉換著。“您......這都是您一手設計的,對不對?”

    崔婉清抬起袖子,儀態萬千的掩唇一笑,“呵呵,你現在才知道?可惜卻已經是晚了,你當年喪心病狂,被活鬼迷了心竅,幫著賊人害死我親娘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會有這么一天到來的。”

    “要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我娘親其實一直都在,她只不過實在等著我長大,等著我親自替她報仇罷了。”

    崔婉清瞧著姜姨娘不知所措的狼狽樣子,輕蔑的笑道:“我其實真的搞不明白,你們當初為什么不把我也掐死?這樣一來,斬草除根,哪里又會招惹來今日的復仇?”

    姜姨娘搖頭哭道:“向氏是要這么做的,可是周氏不許,她非得要我家小姐將您產下才行,她說要替小姐,好好的照顧您和崔二老爺,還有崔二老爺的所有子女。”

    崔婉清上輩子也不是個善茬,腥風血雨里斗出來的,聞言也不禁感嘆一句,“真是個變態。”

    她冷冷的說道:“現在本小姐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寫下供詞,簽字畫押,將來在我家外祖母和兩位舅父跟前,如實供出真情,這樣的話,本小姐就保你死一個痛快,而朵兒表妹也會安然長大成人。”

    “第二條路,你現在就可以翻供不承認,說我們是誣陷你的,是我和我家三哥狼狽為奸,想要陷害自家繼母,因此拖著你和曹三夫人下水。”

    “但是我要告訴你,如果你這樣做的話,我保證你會生不如死,我會讓你發現,原來‘幻夢’都是求之不得的好毒藥。”

    “至于你的心肝寶貝,我想想,是該讓她被拐子拐去,賣給官宦人家為奴為婢,還是賣去京城第一的春來閣做雛妓?”

    “不過依我看來,就憑姜姨娘你這姿色,將來朵兒表妹想要在春來閣做頭牌,卻是不能夠的了......”

    姜姨娘聽到這里,簡直就要五臟俱爛,她連滾帶爬的匍匐到崔婉清的腳下。

    又是磕頭,又是求饒,“九小姐,九小姐,您大人有大量,朵兒她是無辜的,您要殺要剮,只管沖著奴婢來,朵兒她可是正經的侯府千金,怎么可能去給人家做奴婢?更不能,不能啊......不能......”

    崔婉清打從出來,臉上的笑容就沒消失過,此時見姜姨娘狀似瘋癲的撲將上來,也不過伸出手,微微的提起裙邊,稍稍的后退了那么半步。

    冷冰冰的說了句:“姜姨娘當初的規矩也不知道是怎么學的?真真是學的忒差了些,就你這樣的貨色,也能做了娘親身邊的大丫鬟,真是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姜姨娘,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手那么臟,就敢在小姐跟前上手了?也不怕污了本小姐的裙子,我這可是麗姿閣的上等衣料,矜貴著呢,你一介賤奴,賣身契都還在我們崔家,只怕卻是壓根賠不起的。”

    姜姨娘聞言怔住了,連哭泣討饒都忘記了,瞪著雙眼,大張著嘴看著崔婉清。

    她原想著,萬大勇是個慣犯,滾刀肉的貨色,那是鹽油不進,自己也壓根惹不起人家。

    可是崔婉清卻小,還是小姐的親生女兒,早就聽說是她個膽小懦弱,被周氏養殘了的,所以崔婉清甫一露面,她登時就覺得機會來了。

    打算是先裝可憐,口頭上答應一切條件,過后當面對峙的時候,在反咬一口。

    誰知道,這位在知道自家親娘的死因之后,竟還能是從頭至尾笑嘻嘻的,壓根不為自己所動,看起來神志清明的不得了。

    再一想到,崔婉清剛才親口說出,要用來處置朵兒的辦法,姜姨娘的心登時墜入無盡深淵,全身上下都沒了活氣,看著也就比死人多了一口氣。

    良久才喘息著問道:“您,您怎么知道,我......婢子的賣身契,還在崔家?”

    崔婉清看白癡一樣的看了姜姨娘一眼,真是懶得搭理她,“你問什么我答什么,究竟今兒個是誰審誰呢?”(未完待續)(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大悟县| 彭泽县| 乌拉特后旗| 布尔津县| 平乐县| 昌黎县| 崇州市| 报价| 西华县| 临沧市| 文化| 巨野县| 台州市| 屏边| 射洪县| 阿巴嘎旗| 建始县| 徐水县| 浦城县| 安仁县| 江津市| 吉林市| 都安| 敦煌市| 怀宁县| 岑溪市| 奎屯市| 封丘县| 辉县市| 山西省| 洞头县| 垣曲县| 汤原县| 读书| 博白县| 凯里市| 纳雍县| 兰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