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383秋水共長天一色:只有三秒鐘的記憶

    秋水雙手捧著那把水果刀在莫長天面前,莫長天卻遲遲沒有任何動作,只冷冷的凝著秋水。

    “你如果不想親自動手,可以讓項諫代替,或者我自己來?”秋水抿了抿唇,輕聲問道。

    莫長天的目光,緩緩的移到那把閃著寒光的水果刀上,他縱然再冷血無情,也不可能真的親手將這把刀插入他愛的女人心口,狠心讓她失去生命……

    兩個選擇,要么死,要么走,無論哪一個選擇,她都已經鐵了心要離開他,這就是她想要的了結,是吧?

    莫長天伸出手,拿過那把刀,鋒利的刀刃就握在掌心,他一點點的使力,攥緊刀刃,掌心開始有血漫出來,一滴一滴落在腳下的地板上。

    秋水倏然瞠大了眼睛,下意識就出手要搶回那把刀,那鮮紅的血液,讓她怵目驚心!

    “莫長天……”

    可是莫長天卻輕松的避過了秋水,深邃墨黑的眼眸緊鎖著秋水,開口,嗓音里透著沉痛,“馳秋水,你舍得嗎?”

    舍得嗎?秋水凄然的扯開嘴角,她舍不得!

    她也想能夠再多貪求一些他的愛,也想他們能夠不去在乎彼此的身份桎梏,不去想之前對彼此的傷害,重新在一起。

    可是,一切發生了就是發生了,怎么輕易抹去?抹不去的……

    秋水緩緩的搖頭,眸中透著悲傷,看入莫長天的深眸,眼角緩緩有淚珠滾下來。

    莫長天心一痛,握著刀的手松了些,秋水一拳襲過去,莫長天反應過來側身去躲,秋水卻已經趁勢,用另一手搶過了染滿莫長天鮮血的水果刀。

    狠狠的將刀抵在細嫩的脖頸上,秋水決然的看著莫長天,“莫長天,求你,給我一個選擇!”

    莫長天的雙眸,頃刻間充滿猩紅,他看著染著自己血漬的鋒利刀刃在秋水的脖頸上劃出血痕,心像被凌遲一樣痛,幾乎要窒息。

    “馳秋水,你一定要這么逼我?”

    秋水不語,卻倔強的看著莫長天。

    兩手攥成拳,掌心的傷口卻感覺不到一點痛感,他緩緩閉上眼睛,幾秒鐘后,一個字一個字,艱難的從口中迸出:“馳秋水,你走吧!我放過你!”

    秋水緊抿著唇,手中的水果刀‘喀拉’一聲,跌落在地板上,轉過身,剛想邁步離開,又停住了腳步,轉回身,看著莫長天。

    “長天,你知道為什么它們能那么快樂嗎?”

    莫長天順著秋水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她說的是遠處魚缸中養的那幾尾金魚。

    “因為,它們的記憶力只有三秒鐘,它們從這頭游到那頭,就以為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新的地方,所以才會那么快樂,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自己也可以像它們一樣,只有三秒鐘的記憶,走出這道門,就不再記得曾經發生的一切……”

    秋水說完,正要離開,莫長天卻猛的拽住了她的手臂,狠狠的一扯,將她扯進自己的懷中,大手箍著她的纖腰,灼熱的吻覆在了她的紅唇上。

    秋水反應過來,便一勁的在閃躲,她剛一偏開頭,又被莫長天扣住后腦勺,吻一再的加深,抗拒著抗拒著,就漸漸的*下去,再無法真的抗拒……

    秋水陷在莫長天的深吻中,隨著他的吻,他們的唇舌教纏,好像海暴中的小船,幾欲傾覆,她吻的絕望,眼淚撲簌落下。

    吻著吻著,莫長天放緩了動作,慢慢的放開了秋水的唇舌,額頭抵著她的額,兩手將秋水抱的緊緊的,幾乎嵌進自己的身軀。

    “馳秋水,你不準忘記我,我要你一輩子都記得我!”

    秋水離開了莫長天的辦公室,她知道他一直在看著她,可是她不敢回頭,怕回頭,心就放不下了……

    終于,她走到了莫門的大門口,看到項諫站在那兒,還有莫染,她什么都沒說,沒有任何表情,從他們的身旁經過,徹底的走出了莫門!

    “他們,就這樣結束了?”莫染蹙著眉心,問道。

    項諫沒有回應,看著秋水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轉身就往后堂跑去,他怕莫少會崩潰。

    辦公室的門大開著,沒有莫少的身影,項諫一路尋找,終于,在拳房找到了莫少。

    項諫走進拳房,看著眼前的畫面,心隱隱作痛。

    莫少連拳擊手套都沒有戴,就一拳一拳狠狠的打在沙袋上,他是在發泄,發泄他的心痛,發泄他所有的痛苦……

    “莫少!”項諫幾步上前,“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你的手會廢掉!”

    莫長天仿若聽而未聞,仍舊一拳拳落在沙袋上,終于,他好像打得累了,抱著沙袋,深深的垂著頭。

    “莫少?”項諫走近,喚道。

    莫長天抬頭,眼眶是通紅的,他看著項諫,開口,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語,“項諫,我不想放開她……”

    “莫少,那就把嫂子追回來吧,你們明明是相愛的,為什么要走到這一步,去吧,不管嫂子是什么身份,我們莫門的所有兄弟,都會支持你的選擇!”

    莫長天卻搖了搖頭,“她用死逼我放她走,我舍不得她死,只能放她走……”

    ------------------------安凝的分割線------------------------

    秋水離開已經三天了。

    這三天,她在酒店房間里,睡的天昏地暗。

    第四天,她下了*,拉開房間的窗簾,看著外面明媚的陽光,有些恍惚。

    原來,春天已經過了一半了。

    她去盥洗了一下,然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她離開別墅,只拿了一點點的現金,甚至連一個和外界聯系的通訊工具都沒有。

    她自從被莫長天關進地牢,一直到今天,就沒再摸過手機,f聯系不上她,按照上頭的規定,被派出來的臥底一旦失聯,聯絡員要試著和臥底聯系三次,如果三次都無法聯系上,那么就只能確定兩種可能,一是臥底已經被發現殉職;二是臥底已經變節。

    秋水不知道,f是不是已經嘗試聯系她三次了,是不是已經把她列為殉職或者變節的臥底了?

    但是一切已經都無所謂了……

    她去樓下前臺,辦理了退房手續,然后離開了酒店,迎著春日的和煦陽光,往特警總部而去。

    “秋水,你能夠平安歸來,我很欣慰,其實關于你的臥底檔案,我仍舊保留著,因為我不相信你已經犧牲了,更不相信你會變節!”秋水在總部,看見了f,在f的辦公室,只有他們兩個人,f對秋水如是說。

    秋水坐在f辦公桌的對面,望著眼前這個看起來溫潤如水的上司,他真的很溫柔,也很能安撫人心,她曾經在他面前,那么直接的說她要退出,因為她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心*在莫長天的愛里,可是f仍舊能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平靜的勸慰她,平靜的拿出她和爸媽的照片,平靜的讓她能夠冷靜下來,繼續完成她肩上擔負著的任務。

    f,的確是一個很好很好的聯絡員!

    秋水似有些諷意,勾了勾嘴角,“謝謝你,f,只不過,那些臥底檔案,已經沒有用處了!因為我今天回來,就是打算申請離職的……”

    f的眉心,倏然一蹙,“秋水,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好好的要離職?你是一名如此優秀的特警,什么事不能好好的商量解決,而要用離職這種方式?”

    “什么事都沒有發生……”秋水緩緩的從椅子上站起身,看著f,“f,你是不是面對一切,都能如此冷靜自持?你曾經因為過什么事,而失了冷靜嗎?比如說,愛情?”

    f陡然一愣。

    “我想,我已經再不適合作為一名警察,所以,離開這里,是最好的選擇,從今以后,我只想做一個平凡的馳秋水而已……”

    上頭和f的態度一致,都是想再三挽留,但是秋水心意已決,也已經倦了身為警察或者臥底的日子,曾經那些追求,在經歷了這么多之后,好像都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

    最后,她終于還是卸下了身為一名特警警察的一切,離開了警局……

    秋水用這些年積攢的存款,在一處偏舊的小區租了一套房子,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住了進去。

    她打算重新開始她的新生活,所以自然要開始找工作的。

    因為不想讓別人知道,她之前的警察身份,所以找工作的時候,都是找一些文職的工作,而且面試時,在被問起工作經歷時,秋水都刻意的隱瞞了曾經身為警察的經歷。

    因為她知道,人家一定會問,為什么好好的警察工作,會突然不干了。

    沒有什么有效的工作經驗,秋水想立刻找到一份工作,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幾天來,她都一直在外奔走著。

    這天,她只是漫無目的的走著,突然就發現,她竟然走到了一間會所的門前。

    這間會所,正是當時,莫長天曾帶她來過,和龍爺、懷叔他們一起喝酒聊天的會所。

    秋水下意識就轉身要走,可是還不等挪動腳步,就看到,門童打開會所的大門,從里面走出一對兒男女,男人正緊緊的攬著女人的肩膀,有說有笑!

    那女人,秋水不認識,而那男人,正是莫長天!(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东兰县| 于田县| 大埔区| 吉安县| 四会市| 双辽市| 永宁县| 电白县| 桑日县| 连南| 涞水县| 石柱| 威远县| 中卫市| 静海县| 当阳市| 正安县| 土默特右旗| 类乌齐县| 师宗县| 新竹县| 繁昌县| 普定县| 祁阳县| 谢通门县| 阳山县| 三亚市| 重庆市| 奈曼旗| 北票市| 邢台县| 庆阳市| 海阳市| 寿光市| 赤城县| 和田市| 西和县| 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