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70章 所謂的“損友”

    感謝mia730527童鞋送的臘梅(還是第一次看見點點推出臘梅,很漂亮很喜歡噠~)

    感謝hies童鞋送的平安符,感謝看看何妨童鞋送的評價票,么么大家~

    ******

    許麗娟上前幾步,主動握住傅建柏的手,“傅大哥,好餓,等下我一定要敞開肚皮吃。”

    “不怕長胖了?”傅建柏也難得有心情地開起了玩笑來,只令乍聽得這句話的許麗娟一個閃神,差點就撞到了前面走過來的一個人。

    “小心。”傅建柏單手攬住許麗娟的腰,胳膊微用力,一個旋轉,就帶著許麗娟的身體往后退了幾步。

    許麗娟望了望和那人相隔約摸三米的距離,再望了望臉不紅,氣不喘,心也不跳,神情平靜如常的傅建柏,雙眼閃閃發光地稱贊道:“好厲害!”

    差點被許麗娟撞到的是一個三十出頭的胖子,他的頭發全部往后梳,將那飽滿的額頭全部顯露在外,穿了一套藏藍色西裝,腳上的皮鞋擦得正亮,雖笑得瞇起了雙眼,但眼底一閃而逝的精光卻讓人不敢小瞧,一看就知道是一個久居高位,大權在握的成功人士。

    胖子也驚訝地看著傅建柏和許麗娟,目光在傅建柏那身在外面活動了一天也沒有出現一個皺折的筆挺軍裝上停留了會,眼底浮現一抹了然,然后歉意地笑道:“抱歉,差點就撞到人了,還好有這位同志及時出手。”

    “是我自己走路沒看人,我應該跟你道歉。”許麗娟擺了擺手,臉上帶出了一抹歉意:“對不起。”

    “沒關系。”對方笑瞇瞇地接受了許麗娟的道歉。然后慢慢走遠。

    傅建柏雙眼微瞇,眼角的余光注視著這一幕,直到胖子鉆進一輛黑色的寶馬車,直到寶馬車一路飆遠,視線里再也沒有了那輛車的影子后,他才收回目光,但眼底依然有著一抹疑惑不解。

    許麗娟望了望路的盡頭。問道:“傅大哥。你認識那個人?”

    傅建柏搖了搖頭,語氣里也帶上了一絲不確定:“不認識,但有些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見過似的。”

    并沒有錯過許麗娟眼底那抹好奇的傅建柏想了想,補充道:“小娟,這個人雖表面笑嘻嘻的,但在看見我的時候身體下意識地緊繃起來。就連神情里也都有一絲慌張……”和害怕,像極了那些做盡了傷天害理的事情。一遇見軍人和警察就立刻心生膽怯的罪犯。

    傅建柏默默地將到喉的話咽下肚去,雖他一時半會想不起這人是誰,但以他那敏銳的洞察力能夠分析得出來,這人絕對不僅僅是上了被關注名單……

    “這個人有些古怪。下次如果再遇見他,遠遠的就避開,不要和他打招呼。”

    許麗娟點點頭。心里雖有些不以為然,但也感激于傅建柏這番體貼。遂勸說道:“傅大哥,這個人一看就是商場老狐貍,我還在學校念書,估計兩三年內都不可能碰到他,所以,你就不用太過擔心啦!”

    “小娟,我覺得你還是要注意一下。”憑空彈開的屏幕里,叮當一臉的深思:“我能感覺到那個人身上有著濃濃的惡意,怎么說呢?”

    叮當偏了偏頭,腦袋上的那朵粉色蝴蝶結也跟著晃了晃,再配上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萌得人心都要快化為一灘水了。

    “我想起來了!”叮當揮了揮爪子,“有些像那些作惡多端的惡人,身旁時刻圍繞著一大堆數不盡的厲鬼和惡鬼魂靈,所以若有那對外界感覺比較靈敏的人靠近了后,就會察覺到他們身上流露出來的陰森森的感覺。”

    “……竟然會有這種事?!”許麗娟那雙漂亮的鳳眼微彎,長睫掩住眼底的思索,而臉上卻泛起一抹了然的笑容:“怪不得剛才我感覺到一股陰冷的氣息,還以為傅建柏生氣我走路不看路,擔憂我磕碰到哪兒摔傷了,卻沒想到……原來如此!”

    心里轉動著這些念頭的同時,許麗娟也在腦子里吩咐道:“小q,跟蹤這個人,入侵他的電腦和手機,將他和所有人的通話、郵件來往等信息全部查清楚。”

    “是,主人。”小q應了聲,就忙碌開來,而叮當則再次擔當起監工的職責,并且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逝去,它那原本輕松的神情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則是讓無意中一個回眸的許麗娟都心驚的嚴肅。

    不過,這樣關鍵的時刻,許麗娟可不敢出聲打擾叮當和小q兩只,只能暫時按下心里的疑惑不解等情緒,由著傅建柏牽著她的手,緩步邁入湘潭人家店鋪里。

    傅建柏并沒有在一樓停下來,而是婉拒了服務員的引路,徑直帶著許麗娟走到了三樓一個最靠南邊的包間。

    一路走來,“傅先生”的問候好不絕于耳,再加上那些服務員看向傅建柏時恭敬的目光,都讓許麗娟扁了扁嘴,道:“傅大哥,你還說四五年沒來了呢?看大家還對你這么熟悉,就知道你肯定是這兒的熟客。”

    傅建柏還沒來得及說話,兩人身后就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這位妹子就說錯了,阿柏每天忙著訓練和任務,連家都沒顧得上回,又哪可能是我這兒的常客。那些服務員之所以會認識他,其一是因為他們都是在這兒做了七八年的老人了,其二則是阿柏這身彰顯他身份的軍裝!”當然還有傅建柏那俊美陽光的面容和挺拔修長的身材,以及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的氣質和姿態……

    有這樣一個不論在什么環境里都不可能被人群湮沒的焦點存在,不論他有意還是無意都將所有妹子的目光給吸引了過去,讓他們這些長相平凡,卻也想找一個才貌雙全的女子,趁著雙方都還青春年少的時候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普通人可該怎么辦!

    嘖……他真是對這個看臉的世界絕望了!

    許麗娟轉過身。發現來人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他穿了一身天藍色運動服,脖子上面還搭著一條白色毛巾,頭發濕轆轆的,額頭不停地往外滲出汗水,一看就知道才剛剛結束運動,估計是聽說了傅建柏到來的消息后。連澡都來不及洗。衣服更來不及換的就一路沖過來了。

    “你是?”

    “這……”男子手里的毛巾掉到了地上,不過,他根本就顧不上去撿。只因傅建柏和許麗娟兩人雙手交握不說,傅建柏還把玩著她的手指,時不時拿溫柔的目光看著她!

    天,世界末日到了嗎?冷血魔鬼竟然成情圣了!

    一定是他今天起床的姿勢不對。否則,怎么會眼花成這樣!

    “阿柏。你這是?”若是其它人,肯定不會這樣單刀直入的問傅建柏,誰讓這人是一根筋子通到底的呢!

    傅建柏淡淡地瞥了男子一眼,給許麗娟介紹道:“小娟。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初中同學,湘潭人家的老板云松濤。”

    許麗娟笑著招呼道:“云大哥。”說來,今天還真不知是什么日子。她一路遇故人也就罷了,就連隨便找個地方吃飯。都能遇見傅建柏的初中同學。

    還不待云松濤答應,就只聽得傅建柏不滿地說道:“叫什么大哥,直接喚他名字就成。”許麗娟可是他的女朋友,叫第一次見面的云松濤就這樣親熱像什么?更何況,許麗娟喚了云松濤“哥”,那他不就平白地低了云松濤一個輩份了?他可是眾人心中的老大,絕對不能做出這樣吊鏈子的事情!

    于是,傅建柏又沖云松濤說道:“不許再叫小娟‘妹子’,她是我女朋友,叫許麗娟,往后你一樣叫她全名就成。”心里卻默默地補充道:若有眼色的話,就知道該叫嫂子。

    云松濤抬頭望了望外面的天,搓揉了下臉頰,自語道:“今天的太陽是打西邊出來的吧……”嘖,不就喚了聲‘妹子’嘛,至于將他這個好友當作普通的初中同學來對待嗎?往常怎么沒發現傅建柏這小子的占有欲這么強悍呢?也不知道眼前這個看起來還在念書的小丫頭能不能承受得了啊……

    默默地腦補了一連串不怎么和諧的場景后,云松濤才掐在傅建柏準備朝外散發冷氣以示心里不悅之前,笑瞇瞇地和許麗娟招呼道:“唉,阿柏的女朋友,你好。”

    “都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前兒個我才又請了一位擅長做甜點的廚師,待會我就讓人送幾份他的拿手甜點過來。”

    這話,純粹是討好許麗娟的。當然,事實上,云松濤并不知道傅建柏也很喜歡吃甜食,故,在察覺到傅建柏身上的冷氣消散后,只以為傅建柏很滿意自己的姿態,遂再次補充道:“我出去跟他們說一聲,讓他們撿幾樣招牌菜盡快送上來。”

    傅建柏點點頭,目光在云松濤的身上打了一個轉,眼底的嫌棄一攬無遺。

    云松濤毫不猶豫地翻了一個白眼,道:“行了,我知道你這家伙有潔癖,見不得像我這樣衣衫不整的人,我這就去洗澡換衣服。”

    不過,在離開之前,云松濤依然問出了心里的疑惑:“對了,話說,阿柏,你什么時候回來的?這次準備在京城待多長時間?什么時候哥幾個抽空出來聚聚?上次大家還說好幾年沒見著你,也不知道你變胖了沒有。結果今天一見面,發現你還是這樣帥,真是閃瞎了我們這幫人的鈦合金鉻狗眼哪!”

    “二十五天了。”

    “看情況。”

    “再說。”

    最后一個問題,傅建柏并沒有直接回覆,但他眼里越發濃郁的嫌棄之意,再加上他那不時打量云松濤的目光,都讓云松濤氣紅了一張臉。

    “行了,我這就走,免得再做千瓦電燈泡。”云松濤在心里暗暗地比了一個中指,對于傅建柏這種見色忘友的人還真不知該如何評價了。

    合著以前他們都看錯傅建柏了,這家伙不是清心寡欲的佛祖轉世,而是以前從沒有遇見過喜歡的女人,所以……

    不過。這喜好確實有些詭異哪!

    果然,不愧是冷血狂魔嗎?這不動心則已,一動心,連這喜歡的對像……

    云松濤又打量了一下許麗娟,總覺得若換了他,絕對不會喜歡許麗娟這種未成年的少女!

    經由叮當進行實況轉播的許麗娟:“……”

    被云松濤拿一種看變態的目光看著的傅建柏忍了又忍,末了。還是趕在云松濤腦補出更勁爆的內容。避免過了今日之后自己就在一幫同學中有了一個“戀童廦”的綽號之前,難得地再次出聲說道:“小娟是b大金融系的大一學生。”

    “啊?哦……這樣啊……我明白了!”乍不及防之下聽到這個消息的云松濤還沒有反應過來,不過。在感受到傅建柏看向自己時那陰惻惻的目光時,他立刻就豎起大拇指,想也不想地夸獎道:“阿柏就是厲害,連b大的高材生都能拐過來!”

    什么叫“拐”?他和許麗娟明明是兩情相悅。好不?!若不是林昊蒼從中間插了一腳,他才是那個和許麗娟有著“青梅竹馬”情誼的人。

    傅建柏的目光更冷了。嘴唇也跟著抿成了一條直線。若目光可以化為殺人利器的話,估計此刻的云松濤早就倒在了血泊里,滿腹不解、郁悶、懊惱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許麗娟輕咳一聲,伸手戳了下傅建柏的胳膊。鳳眼微彎,嘴角含笑地打破了房內的詭異氣氛:“你們感情真好。”

    話語里滿滿的羨慕之意,男人之間的友情。大多比女人之間的感情長久,這大抵是社會現實所決定的。

    “是啊……”云松濤如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感激地看了許麗娟一眼,沒想到四五年不見,傅建柏身上的氣勢更盛了,也虧得許麗娟這樣年輕漂亮的小女孩能忍受,“阿柏肯定沒有告訴過你,我和他不僅僅是初中同學,還是同桌吧?!哈哈哈……”真不知道當年的他怎么就那么有勇氣,能一連再地無視傅建柏這個同桌的面癱臉,不折不撓地糾纏著傅建柏,只為了和傅建柏做好朋友,好兄弟。

    而事實證明,云松濤當年的那個無心決定再正確不過了!

    傅建柏淡淡地瞥了眼云松濤,眼底的嫌棄之意清晰可見:“不許跟其它人說,否則……”

    “啊?”云松濤摸了摸后腦勺,看了眼哪怕在包間里也不忘記顯擺自己和許麗娟感情有多好的傅建柏,臉上閃現過諸如疑惑不解、恍然大悟和不敢置信等等神情,就連身體也應景般地往后退了一大步:“阿柏,你不會只想玩個新鮮,根本就沒打算和許麗娟結婚吧?這可是不對的,偉大的領袖曾告訴過我們——‘一切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

    “閉嘴!”發現云松濤越說越扯的傅建柏只覺得自己額頭的青筋一根根地冒出來,所以,他為什么回京二十多天,一直都沒有和云松濤聯絡,不就是因為這家伙不僅長舌,今天告訴了他一個消息,明天他就能將這個消息傳得京城人盡皆知,還因為這家伙喜歡腦補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不說,更喜歡滿嘴跑火車!

    “小娟是許老的孫女。”

    “嘎——”演得正嗨皮的云松濤眨了眨眼睛,半晌后才反應過來,然后看了眼笑瞇瞇地旁觀了他和傅建柏這番互動的許麗娟,腦子里不由得浮現出這些年圈子里私下傳誦的許麗娟、林昊蒼和孫曼雪這兩女一男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等八卦消息,嘴里卻順勢問道:“是我想的那個許老嗎?”

    傅建柏點點頭,眼底迅速掠過一抹得意和竊笑。

    云松濤:“……”臥槽!傅建柏什么時候和許家小公主搭上線了不說,還在短短不到二十天時間里就追求到了許麗娟?!

    一定是他想問題的姿勢不對!

    等等……

    靠!

    現在不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要知道,做為許家三代唯一的女兒,許麗娟可是真正嬌生慣養著長大的,而許家上到許老爺子、中到許安邦、下到許德佑等人均是將許麗娟當作眼珠子來呵護疼寵的。

    那么,他剛才說的那些話若是傳到了許家人耳朵里,還不知道等待著他的會是什么樣可怕的“報復”……

    嚶嚶嚶……

    如果世間有后悔藥。他一定買上一打放著備用……

    云松濤已經能預料到接下來的日子里,自己將會有多么地凄慘了,連自己是第一個知曉傅建柏和許麗娟這段戀情的人這件事情都不能給予他任何的心理安慰。

    于是,望著猶如霜打過的茄子,神情懨懨地離開,連包間的門都忘記帶上的云松濤,許麗娟難掩擔憂地問道:“傅大哥。他沒事吧?”

    “他經常這樣。抽著抽著就習慣了。”傅建柏拉開椅子,示意許麗娟落坐后,才在許麗娟右手邊坐下。

    很快就有領班送上茶水和開胃小菜。看了眼動作熟練地燙著杯盞的傅建柏,這個在湘潭人家做了近八年的領班立刻就明白了許麗娟在傅建柏心里的地位。

    能在酒樓里做到領班的人都有一雙識人的利眼,就如此刻,別瞧這個領班只是拿眼角余光打量了一下許麗娟。然后就動作迅速地端著廢棄的茶水離開,但他心里可透亮著呢。

    雖然他不知道許麗娟的身份。但從許麗娟言行舉止間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唯有世家才能嬌養出來的作派,卻讓他在明白許麗娟和傅建柏是門當戶對、天造地設的佳緣的同時,也暗下決定回頭就好生敲打一下那些雖不清楚傅建柏的身份,但也能猜測到傅建柏的出身不低。且又是部隊里的高官,從而將一顆芳心盡皆系于傅建柏身上的那些自詡才貌雙全,只待時機到了就能一飛沖天的手下。

    許麗娟疑惑地看了眼傅建柏。不明白素來板著一張臉,渾身都散發出一種冷冽氣息。一看就知道不好惹的傅建柏為何會這么招桃花!

    “嘖……小娟,不要告訴我,你又忘記了這是一個小臺言瘋行的年代。這個年代流行《那個殺手有點酷》《這個男人有點冷》這類小說,所以……”叮當給了許麗娟一個“你懂得”的眼神,看著許麗娟臉上浮現的恍悟,再次為自己點了個贊。

    一直留意著許麗娟神情的傅建柏,又怎么可能錯過許麗娟望向他時那頗詭異的目光,遂輕聲問道:“怎么了?”

    “沒什么。”許麗娟搖了搖頭,佯裝打量房內的裝修,轉移話題道:“傅大哥,這家店的裝修是京城數一數二的,每個包間都有不同的主題,吸引了許多人來這兒用餐。我也和朋友來過幾次,這么多年下來也差不多將這家店的包間全部欣賞了個遍,不過,這個包間我卻還是第一次來。”

    “以前總聽人說這家店有一個包間里的裝修擺設都是最精致的,但老板從不對外開放,只供三五好友不時小聚的。當時我就在想,什么時候能見識見識這個包間的真面目就好了。如今看來,這個包間確實不同凡響。”

    傅建柏掩住心里的失落,雖他不明白許麗娟為何不愿意正視他的問題,也不高興許麗娟還有很多事情瞞著他,但總歸還是立刻就想通了自己今天才和許麗娟表白,還沒有讓許麗娟清楚地認知到自己這個人的重情信諾等可靠的優點,遂立刻就將那點不舒服的情緒拋到了一邊去。

    許麗娟:“……”霸道!大男子主義!

    “小娟,你不知道這家伙之所以會開這么一間店,完全是因為他喜歡吃,所以才在裝修好了店鋪后,特意留一個包間給自己用,偶爾才用來招待朋友。”說到這兒時,傅建柏還特意頓了頓,不忘記抹黑一下云松濤,以再一次拉高自己在許麗娟心中的地位:“其實,這個包間里的擺設都是我們這幫同學朋友在外面到處跑的時候幫他搜羅到的。”

    言下之意就是這個包間里的裝修擺設雖特別精致,卻不會讓人生出一股疏離感,反而還能讓每一個進到這個包間里的人立刻就放松心神,其實靠的都是他們這幫朋友在后面出謀劃策。尤其是他這個經常在外面出任務的人,更是為這個包間的建成出力又出錢!

    ******

    還是一個大章,最近的章節進度有些慢,周末的時候再好生調整一下思路~~感謝每一個支持的童鞋~(未完待續)(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临夏县| 安福县| 华池县| 繁峙县| 株洲县| 扶余县| 巨鹿县| 镇远县| 泉州市| 思南县| 大余县| 尼勒克县| 湖口县| 德惠市| 双江| 康定县| 弥勒县| 达孜县| 和田县| 昭平县| 阳谷县| 凉城县| 宾阳县| 富蕴县| 莱阳市| 布拖县| 宁陕县| 富民县| 唐山市| 屏山县| 邢台市| 海伦市| 枣强县| 开封县| 肥西县| 射洪县| 郴州市| 舒兰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