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十七章 讓我住進你心里(三)

    索鎖看了半天這條信息,才準備回復。彭因坦又一條信息發過來。

    “你早點睡。晚點我就不打電話給你了。”

    索鎖皺了下眉,本來想打電話過去的,但忽然想到彭因坦一直寫信息,或者并不方便接電話,就編輯了一條信息:“你還在吃藥,不準喝酒。”

    彭因坦好一會兒才回過來:“就嘗一口。”

    索鎖沒搭理他。

    又過了一會兒,手機響了,索鎖接了電話就聽彭因坦在那邊輕聲笑道:“生氣了?那我不喝了還不行嗎?我就跟康叔叔和一山聊天,真不喝。秈”

    索鎖問:“什么酒?”

    “康叔叔剛拍回來的紅酒,喊我過來一起品酒。這酒還真不錯。”彭因坦笑著說。

    索鎖想了想,又問清楚到底是什么,才說:“那……就嘗嘗味道吧,別多喝。解釋下你正在吃藥。”

    彭因坦就笑。

    索鎖說:“你真是讓人不省心……明明不能喝酒,還要去喝酒的場合。這不是自己找事兒么?”

    “沒關系的。跟一山和康叔叔不是外人,我過來也是想跟他們聊聊天,好久沒一起坐下來了。那我掛電話了,他們等我呢……你還不準備睡嗎?”彭因坦問。

    “嗯,我寫幾個菜譜。”索鎖隨口答道。

    彭因坦應了一聲,問:“要準備什么宴席?最近就不要工作了吧,休息休息。”

    “沒關系。寫菜譜又不費力氣。你去吧,離開久了不好。”索鎖說。

    彭因坦說:“好。”

    索鎖要掛電話,聽見彭因坦又叫她一聲,“干嘛?”

    “你是不是忘了說什么?”彭因坦問。

    索鎖正在找著自己存檔分類的文件夾,彭因坦問她,她就說:“沒有啦,要說的都說完了,還說什么……你怎么又啰嗦起來了?”

    彭因坦哼了一聲,說:“你睡覺的時候給我發條信息。不然我怕我回頭打電話吵醒你。”

    “干嘛還打電話?無聊不無聊啊?好了你快去吧,我知道了。”索鎖敷衍地說著,果真就掛了電話。她沒在電腦里找到自己要的資料,起身到書架上翻找著。翻了半天都沒能查找到,她干脆捧了一本好久沒看的菜譜坐在沙發上讀起來……這幾年姥姥多年的積累的廚藝手把手一樣一樣傳授給她。這本厚厚的大本子里的菜譜都是她有空的時候動手謄寫的,放在身邊隨時可查看。大部分菜譜她都已經爛熟于心,每道菜都建了她試做的檔案,配了圖留存。她每一次翻看,看到記錄里自己寫下的心得,仿佛過去點點滴滴都被這些菜品凝固下來了……她想過有一天能把姥姥的菜譜也出本書呢,這樣就算姥姥有一天不在了,這世上還有很多人,在和她一樣用姥姥的烹飪方式制作美好的食物。

    索鎖在沙發上看菜譜看的漸漸犯困了,大本子從她手上滑落,掉在地板上發出巨響,又驚醒了她。

    她頓時覺得身上冷,起來匆匆洗了把臉,鉆進被窩里關了燈,才想起來有件事兒沒干。她摸到手機要給彭因坦發信息說自己已經睡了。信息編輯到一半,她看著自己寫的這半句話,忽然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這個時候她才明白過來,彭因坦之前在電話里為什么那樣說。

    比起彭因坦來,她還沒有那個自覺。

    可是連睡覺起床都要打電話,這會不會太粘膩了點兒啊……她猶豫著,還是把這后半句話編輯完畢,發了出去。沒等到彭因坦回復信息,她已經睡過去了。模糊之間似乎聽到嘟嘟的聲響,就像聽到了彭因坦跟她說晚安,她蜷縮進暖和的被子里,很快睡沉了……

    ……

    康家的餐廳里,康一山父子和彭因坦還在喝酒聊天。

    彭因坦的手指夾住高腳杯,在桌面上輕輕來回打著小圈兒……他偶爾瞥一眼放在一邊的手機,繼續聊天。

    康一山忽然笑著問他:“神不守舍的,為什么呀?”

    他笑成這樣,彭因坦也就淡淡一笑,由著他開玩笑似的問他是不是有什么情況。康父都被一山說的勾起了好奇心,問彭因坦:“因坦是不是真在談戀愛?要是的話,帶來給我們見見……你要定下來,一山也好沒那么多借口了。

    “要是的話,他還不是得藏的好好兒的,自己先偷著樂一陣子?”一山熟知彭因坦性格,笑道。他左右看看彭因坦,靠近他些,對他父親說:“爸,坦坦要是談戀愛了,您就不懷疑我們倆了吧?”

    彭因坦嗤的一聲,斜了康一山一眼,嗅了嗅酒香,沒吭聲。

    康父聽了就說:“我沒懷疑你們倆。我是懷疑你。你一天不定下來,就是坦坦談戀愛了,我還是覺得你是失戀了……是不是,坦坦?”

    “康叔叔,您圣明。”彭因坦笑著舉杯碰了碰康父的杯子,兩人意思了一下。

    一山佯作生氣,把他的酒杯奪過去,酒倒進自己的杯子里,說:“虧我死心塌地對你好,合著一樣見風使舵。這酒給你喝都喝的虧了……”
    彭因坦笑。

    一山喝著酒,看了他笑道:“對嘛,這才像樣。你知道么,前陣子,就是在事務所里,他們都要繞著你走。那氣壓低的,你頭上插倆翅膀,就是撒旦……”

    他說著,敲敲桌面,示意彭因坦有電話進來。

    彭因坦一看是曉芃的號碼,皺了下眉,跟康家父子說了聲抱歉,電話接起來。他抬腕子看看時間,還不到九點鐘……電話那頭說話的卻不是章曉芃,而是交通警察。

    彭因坦馬上想到的是曉芃出車禍了,不由得一驚。他還是鎮定,問對方現在究竟是什么情況。對方告訴他,章曉芃酒后駕駛,撞到了高架橋下。橋下停車場的車子被她連撞了好多輛,現場很混亂。

    “我們問過章曉芃,她很不配合我們調查工作。現在需要您來把她安全帶回。不知道您能不能馬上過來一趟?”

    “可以。我馬上過來。麻煩您告訴我具體地址。”彭因坦聽見對方說曉芃人沒有事,余下的也就都不在心上了。他問明白地址,表示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趕過去。

    掛斷電話他回到餐廳,就跟康家父子說了下這一情況。一山馬上就說要跟他一起到現場看看。彭因坦自己沒喝什么酒,一山卻喝的不少,他拒絕了一山的這個建議,說:“我到了現場,要是看情況需要幫忙,再給你打電話……康叔叔,不好意思,今天沒陪您喝盡興。回頭再跟您好好兒喝一杯。”

    康父今晚因為彭因坦的到來,心情絕佳,此時見彭因坦有急事,就催著他快些去辦,“要幫忙就打電話回來。越著急開車越是應該慢點,不要著急。”

    “謝謝康叔。”彭因坦告辭出來,一山送他。

    在他發動車子要走的一剎,一山忽然問道:“我說,那個讓你神魂顛倒的,是不是索鎖?”

    彭因坦按了下車喇叭,說:“走了。”

    留下康一山在原地凍的跺腳,正以為彭因坦說走就走、口風一點兒都不漏,彭因坦的車子卻往后又倒了倒,看著他說:“對,就是她。你小子以后在她面前收斂點兒。走了!”

    一山雖然是猜中了,可也沒有料到果然如此。他還沒有消化掉彭因坦這幾句話的意思,彭因坦已經開著自己的車揚長而去……

    彭因坦看了眼留在原地躲著腳的一山,不禁露出一絲笑容來。車子駛出康家的院子,往車禍地點趕去。

    待他趕到時,雖然做了心理準備,還是被現場的情況給驚的一愣——曉芃開出來的是她的一輛新車,此時這輛車就停在肇事地點,且不說被撞的車子,這輛車的車頭已經完全變了形……他吸了口涼氣,臉色變的難看起來。

    “這車簡直就報廢了。要是運回歐洲去修,修一修也得幾百萬。真沒見過撞的這么狠的,這么個撞法兒,她毫發無損也是奇跡……你是彭先生吧?我是給你打電話的那位。章曉芃現在警車里坐著醒酒呢。你過去看看她吧。”有位交警跟彭因坦說。

    彭因坦心頭的火躥的老高,卻還得耐著性子,面上保持著鎮定和禮貌,說:“麻煩您了。我過去看看曉芃,這里現場就拜托了。”

    他說著往停在前面的那輛交警執勤車走去。走了沒兩步,又一輛車停在了他車后。他回頭看看,眉頭皺的更緊——他沒料到這個時候鞏義方會來。但再想想,鞏義方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細細一看,見鞏義方行色匆匆,倒又愣了下,還是鞏義方先過來跟他打了個招呼,說:“我剛接了曉芃的電話,說出了車禍。我過來看看她有沒有危險。”

    彭因坦看看他,問:“你是從醫院過來?”

    “沒有。我今天出院了。”鞏義方說。

    彭因坦指指執勤車,說:“人在車里呢。”(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尚义县| 开封市| 龙川县| 梅州市| 三河市| 佛冈县| 从江县| 嘉兴市| 广宗县| 祁阳县| 博兴县| 北海市| 黑龙江省| 汉沽区| 中方县| 长宁县| 盐源县| 寿光市| 喀喇| 屏山县| 墨竹工卡县| 依兰县| 红原县| 滕州市| 潼南县| 双鸭山市| 宝应县| 安泽县| 长顺县| 蒙自县| 荆门市| 友谊县| 老河口市| 勃利县| 尤溪县| 新沂市| 体育| 仪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