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七十七章:誤會

    葉夫人嘆氣道:“我這些日子有些心思,所以哪里睡得著午覺?你如今無掛無礙的,倒還能歇下來,什么時候有了兒女,你就知道,那都是一輩子要操心的。”

    夏清語捧著茶杯啜了口茶,有些摸不透葉夫人這話的意思,是抱怨自己還沒有身孕嗎?蒼天可鑒,你兒子天天晚上都很努力的啊,我也暗中幫他調養著身體,但是這事兒它還要靠天時地利人和,不是我們兩個能說了算的。

    正想著,就聽葉夫人道:“我聽說你今天帶回了一個孩子?三丫頭說是長得和逍兒有些像,這孩子是個什么來歷?逍兒怎么隨隨便便就讓他住進清云院了?”

    “啊?”夏清語愣了,暗道這消息傳的也太快了吧?敢情三姑娘你們是從我屋子里出去后就來太太這里報信了吧?還報的這么巨細無遺,連有點像陸云逍都說出來了。這……這讓我怎么說?還像先前那么敷衍?那肯定是敷衍不過去的啊。

    正為難著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就聽葉夫人嘆氣道:“孩子都這么大了,大概也是*年前的事,我們到如今也是一點兒風聲都不知道,可見他娘的身份,怕是的確上不了臺面。如今逍兒既然把他交給你,無論如何,你該好好的待他,至于他娘那里,若是個身份實在不行的,就多給些銀子,好歹讓她衣食無憂,咱們家倒做不出強奪人子還要害人母親的狠辣事;若是身份還可以,你聽娘的話,別太計較了,逍兒的心總歸在你身上,不過是把她抬進來做個擺設罷了。也不至于就讓他們母子分離,畢竟孩子大了,你不讓他見母親,怕他心里有怨氣啊。”

    夏清語眨眨眼,又眨眨眼,她忽然覺得自己智商有點兒不夠用,葉夫人這番話是什么意思?她完全沒聽明白。想了半天。對著葉夫人探詢期盼的眼神,她還是沒弄懂這話的意思,只好非常羞愧道:“太太。恕兒媳這幾日腦子不太好使,我……我沒聽明白您是什么意思。”

    葉夫人就有些生氣,暗道這兒媳該不會是又犯了老毛病,故意在這里揣著明白裝糊涂。只說聽不懂吧?既如此,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看她怎么說。

    因便咳了一聲,然后沉聲道:“這孩子,是不是逍兒早年在外面偶爾風流一次留的種?只是他不知道,直到最近才知道此事……”

    “噗咳咳咳……”葉夫人不等說完。夏清語就讓自己的口水給嗆著了,她心里這個冤枉啊,暗道太太。這可不是我故意在你面前失態,實在是……實在是您這腦洞開得都讓我嘆為觀止了。這……這是怎么就給聯想到陸云逍的私生子身上去了?

    葉夫人不說話了,瞪著夏清語,明確表達自己的不滿。

    “不是,太太……我……咳咳咳……我不是有意在您面前失態,但是……但是您剛剛說的這個……真是……真是……咳咳咳……太太,您想的太出奇制勝,所以我一時間太驚訝了。”

    夏清語拼命解釋著,卻聽葉夫人冷哼道:“既如此,那為什么那個孩子會和逍兒有些像?你幾個妹妹都說像。”

    夏清語一看,這瞞不住了啊。雖然事情沒確定之前,她和陸云逍都不想告訴葉夫人,就是害怕最后若是鬧了個大烏龍她會失望,可現在,葉夫人都這么認為了,她若還不趕緊澄清,這事兒一旦傳出去,真就成笑話了。壽寧公府謠言的傳播力,先前的女鬼事件她早已經領教過。

    于是嘆了口氣,搖頭道:“太太,原本不想和您說,是因為這事兒還不太確定,只是如今您都這么認為了,我也不能再瞞著您。其實這個孩子不是我們爺的私生子,而是……很有可能,他是大姑娘的孩子。”

    “大姑娘?”葉夫人遲疑問了一句,但是很快便反應過來,不由得驚訝失聲道:“你說是誰?那是……珊兒……珊兒的孩子?你看見珊兒了?她……她在哪里?如今過得怎么樣?我……我苦命的兒……”

    葉夫人連問了幾句話,接著就落淚了。夏清語不敢耽擱,就連忙將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只聽得葉夫人面色蒼白,喃喃道:“是珊兒,一定是珊兒,她……她這分明是要托孤。可……可惡,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那孩子要干什么?她莫不是要尋死?這……這究竟是為什么啊?都是老爺,都是他的錯兒,那天若不是他太無情,珊兒又怎么可能離開……”

    葉夫人越說越怒,偏偏自己又無能為力,因一邊說一邊哭,更是把矛頭都對準了陸奉倫,到后來,都咬牙切齒了。這里夏清語一看,好嘛,這要引發公公和婆婆之間的矛盾了。因連忙上前勸道:“太太,究竟是怎么回事還不清楚,那女子究竟是不是大姐姐也不知道,太太先別……”

    不等說完,就聽葉夫人道:“是珊兒,一定是珊兒,不然她不會把孩子送去杏林館。怎么辦?這可怎么辦?那孩子究竟是遇見了什么事?她……她不會去做傻事吧?”

    夏清語和陸云逍最怕這種情況,結果現在葉夫人就真認定了小平安是她的外孫。當下不由得嘆口氣無奈道:“太太您先冷靜下來,不要著急,爺已經親自去找了,只要那人真是大姐姐,只要她還在京城,我們一定可以找到她的,到時不管多為難的事,大家一起想辦法幫她度過難關就是。”

    讓夏清語這樣一說,葉夫人總算是漸漸恢復了鎮靜。她坐在椅子上想了許久,忽然道:“帶我去看看那個孩子吧。”

    話音剛落,就聽外面丫頭道:“老爺回來了。”

    葉夫人猛地就站起身來,一臉的殺氣騰騰,嚇了夏清語一跳。據她所知,自己這個婆婆可算是古代賢妻的典范,三從四德以夫為天,從不和丈夫對著干。此時能露出這個模樣,那顯然是被陸明珊此時的境況給刺激到了。

    于是連忙上前道:“太太稍安勿躁,一切等我們爺回來再說,若是有信兒,我一定第一時間就來通知您。孩子現在也睡了,不如明天再看吧。”

    葉夫人經她一說,這才回過神來,眼下這情況還要對丈夫保密,不然誰知道他會不會老糊涂了,再阻止兒子去救大女兒。因便點點頭,拍拍夏清語的手感動道:“既如此,我就把那孩子交給你了,務必好好兒待他,我……我明天去看他。”

    “好,太太放心吧。”夏清語答應了葉夫人,此時外室腳步聲響,于是她便出去見過了國公爺,然后方告辭出門。

    一直等到傍晚,陸云逍還是沒回來,夏清語就有些心神不寧。晚飯也沒吃多少,如此直到酉時末,才聽外面響起腳步聲,接著有小丫頭問好,夏清語知道是陸云逍回來了,連忙起身迎出去,不等他走近便急急問道:“如何?找到了嗎?”

    陸云逍搖搖頭走進屋里,燈光下,只見他一臉的疲憊,顯然是為此事奔波了一下午。

    這個陸明珊,真是穿來的吧?而且還應該是那種特種女兵之類的穿過來的。不然夏清語不明白她為什么就能藏匿的如此高明,陸云逍不是無能的,可是她就在京城或者京城附近,找了這么多天竟然一無所獲,這簡直太神奇了。

    只是這會兒自然不能在丈夫面前贊嘆,夏清語連忙吩咐白薇去小廚房把清火潤肺的冰糖銀耳蓮子湯端過來,因為放了點冰塊,所以涼絲絲的甘甜可口,陸云逍一連喝了兩碗,才終于長長吐出一口氣,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晚飯吃過了嗎?”夏清語從白蔻手里接過濕毛巾,過來給陸云逍擦著臉,一面柔聲問道,卻見丈夫搖搖頭,她便對白蔻道:“去把廚房里留的晚飯端上來。”

    陸云逍搖頭道:“不用費事了清語,什么都不想吃。”

    “那也要吃一點,是熬得桂圓花生甜粥,這會兒也是涼的,配兩道小菜,你多少吃一些,明兒皇上要前往白云寺祈福,你也要隨隊跟著吧?沒有體力怎么行?”

    陸云逍聽妻子這么說,也就從善如流,當下一氣兒喝了兩碗粥,又去洗了個溫水澡,這才覺著精神了些。

    只是精神上來了,卻更覺察到身體的疲乏,夏清語雖然滿肚子話,這會兒卻克制住了,一句也沒問,夫妻兩個相擁而眠,不到五更時分,丫頭們便來叫陸云逍起床了。

    收拾停當,陸云逍便出門上朝,這里夏清語也睡不著了。梳洗后在那里想了一會兒事情,就有丫頭來稟報說小平安醒了。于是她就來到客房,看著小平安梳洗后換了衣裳,家里沒有小孩子的衣服,這卻是朝云傍晚時送過來的,他有個弟弟恰好和小平安差不多大,也是家里人的寶貝,這套衣裳是全新的,雖不是什么好料子,卻已經是小平安穿過的最好的一套衣裳了。(未完待續)(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崇文区| 清河县| 大悟县| 抚州市| 登封市| 枣强县| 忻州市| 永吉县| 油尖旺区| 哈尔滨市| 二连浩特市| 卢氏县| 北流市| 清原| 衡南县| 湖口县| 英山县| 萝北县| 海盐县| 沁水县| 上林县| 开阳县| 彭山县| 会东县| 贵阳市| 灵璧县| 林州市| 许昌县| 新巴尔虎左旗| 出国| 临颍县| 泰顺县| 武强县| 濮阳县| 张家口市| 尉氏县| 图片| 富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