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卷 青陽幻影 第二零零章 青花遺殤

    (昨晚突降大雪,今晨,連我們家的小丫丫都知道感嘆白茫茫的一片,呵呵,天氣較冷,朋友們要出門賞雪玩雪的話,請注意保暖哦,求訂閱,求推薦票,謝謝。)

    驕陽似火,風沙漫天,羽靈洲西部邊緣的戈壁上,這一天,突然出現了一位受傷倒地的女子。

    這女子一身帶血白衣,露出的半邊側臉,仍不失冷艷,一頭青絲散落在沙地之上,人則是趴倒在地,早已不省人事,手中倒是還緊緊握住一把劍柄呈七彩,通體泛著水藍之光的七尺仙劍。

    風生水起,那仙劍熠熠生光,始終保持著一道溫潤地護衛光膜,包圍在那女子身側,以致于羽靈洲的尋常修士發現那女子時,只覺花香陣陣,卻是根本不敢靠近。

    頓時有人飛報石門總壇,西域多年未動干戈,突然出現這么一位修為高深,卻身受重傷地女子,顯然是驚天動地地大事,所以石門得報后,當真不敢小覷,當即便是石青魁與石青蘿親往查看。

    那女子被翻過身來,胸前與左肩上分別有一處極為深沉地劍傷,深可見骨,最要緊地是,此刻那女子元神渙散,當真是危在旦夕。

    胸前衣襟上,兩朵青色小花,雖已被鮮血染成了紅色,依然暴露著這女子的身份,正是青花宗門人。只是,利劍劃傷了她胸前皮肉,當然也撕裂了她胸前衣襟,此時此刻,雪里帶紅地肌膚,裸漏在外,胸前果真是滿片春光。

    “石青魁。好看嗎?”

    石青蘿突然厲聲一問,石青魁身子登時一震,一張老臉頓時紅了大片,說到底他是個男人,遇到這種事情,忍不住多看幾眼,似乎正是臭男人們的天性。

    只聽石青魁紅臉笑道:“好看是好看。就是跟師妹相比...”

    沒等石青魁這話說完。石青蘿突然一聲冷笑,冷喝一聲“是嗎?想不想再看得徹底一點?”

    但聽“嘶啦”一聲,沒等石青魁反應過來。石青蘿已一把將那女子胸前衣襟,盡數撕開,波濤一蕩,正是那女子已經接近成熟的兩朵渾圓。登時跳了出來,不大不小。像極了兩只可愛地小白兔。

    “啊...”,石青魁一聲悶喝,趕忙閉眼不觀,誰知他此舉正中石青蘿下懷。但見白光一閃,一陣少女特有地幽香襲來,正是那女子的貼身衣物。一把被甩在了石青魁地臉上。

    “齊王殿下,這么好的東西。殿下還需好好享受才是。青蘿就不打擾殿下了哦。”

    一聲壞笑,石青蘿從儲物空間內取出一件寬大斗篷,將那女子赤條條一裹,便飄然去了。

    石青魁聞言,一把將臉上物事扯下,正是一件少女穿在最里面的兜胸小衣,入手還有點溫熱,石青魁禁不住臉盤一熱,口中卻喃喃道:“到底是小姑娘,比起師妹的,果然還是小了點。”

    壞笑一聲,石青魁身子習慣性地向前一躲,他只道石青蘿地大飛腳瞬間就會踢過來,愿望一時落空,石青魁才想起石青蘿早就抱著那女子離開了,不禁老臉又是一紅,趕緊將手中物事丟掉。

    這時,嗡嗡劍鳴,正是那女子留下的仙劍,在不住鳴響,石青魁這一刻才真正認真起來,

    “這是青花宗鎮宗三寶之一,水月花嵐劍。這么說,方才那女子?”

    腦際閃過一陣靈光,石青魁的腦中,頓時出現一個冷艷無雙,妙姿榮美的少女身影,憶起自己方才的輕薄一舉,不禁暗呼罪過,瞬間操起水月花嵐劍,石青魁一個閃身,趕緊追著去了。

    石門總壇,一處看起來簡單樸素地偏殿內,正是石青蘿地閨房,狹窄只能容下一人躺睡地木床上,此刻,一個面色蒼白地少女,正睡得熟,兩片嘴唇已經率先恢復了血色,呼吸還算均勻、輕巧,想來表面上已無大礙。

    一陣輕快地敲門聲,正是石青魁到訪。

    “師妹,愚兄可以進來嗎?”

    石青蘿在門內沒好氣地道:“哦?齊王殿下難道方才還沒看夠?”

    石青魁笑道:“師妹說笑了,愚兄方才也是無心之舉,師妹可是吃醋了?”

    石青蘿冷笑道:“齊王殿下多心了,青蘿自知人老色衰,斷不敢跟年輕貌美地花姑娘,爭風吃醋。”

    石青魁聞言,心中頓時一熱,只是,他太了解石青蘿地脾氣,心底高興歸高興,卻不敢再繼續不正經,只能清了清嗓子,正聲道:“看來師妹已經認出了她?”

    “她?”石青蘿故意將尾音拉得很長,“哦?看來齊王殿下與這花無殤是舊識,此事倒是青蘿孟浪了。”

    突然打開房門,石青魁一個沒反應,就如潮涌般跌了進來,石青蘿伸手,一把將石青魁抵住,故作柔聲道:

    “齊王殿下不用這般心急吧?青蘿放你進來,正有讓殿下將這小美兒抱走之意。”

    石青魁老臉一紅,連忙大呼不是,并給石青蘿大大賠罪,只是,石青蘿面容一冷,似乎鐵了心要讓石青魁把人抱走。

    正值石青魁尷尬無比,束手無策之際,原本在床上熟睡地女子,突然從床上大呼著做起身來,滿頭大汗,看來是從噩夢中驚醒,待回過神來,察覺屋內還有兩人時,那女子大叫道:

    “你們是什么人?”

    就在石青魁與石青蘿將要開口答話之際,那女子頓感周身一冷,才發現自己身上除了兩處繃帶之外,竟然一絲未掛,冷然地又是一聲尖叫,石青魁手足無措之際,竟然愣在了當場,眼睛直勾勾,老臉紅撲撲。

    “你還看,還不轉過身去?”

    兩道聲音幾乎同時響起,緊接著一道勁風從面前襲來,正是石青蘿地大飛腳,將石青魁一腳踹到了門外,房門登時關閉,石青魁只感胸前一陣劇痛,端得是一頭霧水,眼前依然晃動著石青蘿雪白地大長腿。

    “你是青花宗花無殤吧?”

    屋內,石青蘿來到床前,對著眼前的女子淡淡問道。

    那女子生著一雙丹鳳眼,冷目生威,亦如當年般青春,犀利,不錯,她正是當年在東域論道上,憑著與石青蘿驚天一戰而大放異彩的花無殤。

    未有疑問,兩道目光一旦觸碰在一起,頓時便激起驚天火花,雖然石青蘿地容貌已與當年不同,但是在最后的青火結界中,花無殤卻看到過石青蘿那張新老交替的臉,再加上讓花無殤自己永生不忘地氣息,花無殤一眼便認出眼前的女子,正是當年折辱自己的石門女修,石青蘿,這一刻,她也不管自己身上有沒有衣物了,旁若無人地與石青蘿對視著,直到口中生硬崩出:

    “是你救了我?”

    石青蘿淡然道:“如果你非要言謝,我倒也無所謂。”

    花無殤大怒道:“你不要做夢了,石青蘿,這些年,我做夢都想與你再戰一場,即便當真是你救了我,也別想讓我說一個謝字。”

    閃電捏訣,風屬性元氣瞬間充斥此間,長發飛舞,風沙走石,花無殤作勢就要沖上來,只是,就在風刀漸成,利刃將要出鞘之際,花無殤卻頓感元氣枯竭,仿佛是自己的靈根被人生生切斷了,一大口鮮血狂涌而出,花無殤才像突然記起什么事情般,瞬間淚如雨下。

    石青蘿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切,只見她單手一揮,便瞬間隔斷了二人之間的空間,隨手又是一揮,青光大盛間,空間已然恢復,石青蘿此舉,無非就是想讓花無殤明白,兩人的修為早已不在同一個層面上。

    看見花無殤只顧哭泣,并不為之所動,石青蘿當即正色道:

    “花無殤,看來你們青花宗遇到了大麻煩,你此刻靈根受損,雖未至斷絕的地步,想來也是離之不遠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是冒然使出了“花之精神”吧?”

    “花之精神”是青花宗至高無上地功法,旨在護宗保教,向天借力,作最后一搏,“花之精神”一旦發動之后,施術者的修為會得到越級的提升,也就是說以花無殤此刻化元中期的修為,至少能發出堪比玄應中期的致命一擊,而代價便是自毀靈根,以換取瞬間地綻放,曇花雖美艷不可方物,但終究只是一現之后,抱憾凋謝,所以,不到迫不得已,是沒有人會發動“花之精神”的。

    當年,初出茅廬地花無殤,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在東域論道的第二輪就選擇挑戰石青蘿,最終受辱落敗,后來,為爭一時意氣,冒然發動“花之精神”,而石青蘿出于對她的尊重與認可,出手相救,免除了花無殤自毀靈根的劫難。

    如今,二人數十年后再見,沒想到花無殤最終還是走上了這一步,只是這一次想必不同,勢必是青花宗遇上了滅宗之難。

    果不其然,就在花無殤的情緒逐漸穩定之后,花無殤突然朝著石青蘿,頹然一跪,含淚哀求道:

    “請前輩出手援救我青花洲,此恩此惠,花無殤今生必會報答。”(未完待續)(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临西县| 手游| 安阳市| 四川省| 崇左市| 麻江县| 张家港市| 烟台市| 巴南区| 营口市| 五大连池市| 瓦房店市| 五华县| 襄垣县| 佛山市| 防城港市| 延安市| 赤壁市| 天气| 皮山县| 南投县| 成都市| 商河县| 信宜市| 杭锦旗| 娱乐| 育儿| 哈密市| 淮滨县| 兴安盟| 海门市| 广西| 永胜县| 万年县| 长顺县| 克东县| 贺州市| 潜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