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四十五章 道奇滅門,天子品詩

    第二天早上,吳元起床的時候,神清氣爽。

    對于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他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

    夫妻之間,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一些增加情趣的事情,只要大家你我愿意,那就做吧,反正這是秀芳以前做過的,還有就是她說了,這是對自己的補償,不讓自己去禍害石青璇。

    哼哼,這個妮子既然敢對自己提出挑戰,他當然對她不會客氣。

    唉,自己犧牲這么多,裝正人君子放過了石青璇,相信今天早上見到她的時候,她一定很感激自己,說不定自己以后還有機會,和她發生一段感情呢。

    身邊的女子緊緊的抱著自己,高聳的胸部露在了外面,看得吳元食指大動,要不是現在天亮了,石青璇可能起床了,吳元說不定會將她再次好好的收拾一頓呢。

    拍了拍尚秀芳的臀,吳元表示自己起床了,然后走出了門外。

    走出了院子,吳元看到石青璇正呆坐在院子的一角,看著遠處的天邊,她的眼圈有點紅,說明昨天晚上沒有睡好,想想也是。

    “青璇姐,嗯,我以后在外面這樣的稱呼你吧,免得外人看出了問題,怎么,昨天晚上休息的不好?”

    強忍住心中的厭惡,石青璇怎么能說,她偷窺了吳元和尚秀芳之間的親熱,而且昨天晚上她入睡之時,夢到了這個男人來到了她的身前,強迫她做一些發生在尚秀芳身上的事情。

    “還可以,就是有點不舒服。”

    她回應道,然后聽到吳元繼續問道。

    “青璇姐,什么時候,能聽你簫聲一曲。我對此非常的傾慕。”

    吳元的話,讓石青璇的面色一僵,她狠狠的盯了一眼吳元。然后搖了搖頭。

    “從子陵去世之后,我就不再吹……簫。請吳先生不要強迫青璇。”

    說完這句話,她轉身離去,“吳先生,我先給你們準備早餐。”

    她的慌張離去,讓吳元有些摸不到頭腦,怎么回事,石青璇怎么看到自己,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樣?

    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

    洛陽城城西有座莊子。名為丁家莊,整個莊子都是性丁之人,莊主丁浩蕩今年七十有三,膝下子女眾多,據說有人在朝中做官,加上丁家人不少習練武學,周圍數十里都沒有人敢找丁家莊的麻煩。

    今天早上,周圍莊子的王新時趕著羊群來到了丁家莊門口,卻發現丁家莊大門上,吊著幾具尸體。墻上還寫著一行大字。

    嚇得魂飛魄散的王新時,跑到鄰近的莊子去找人,結果認字的秀才來了一看。臉色大變,馬上要人去洛陽城報案,并告訴周圍的人,千萬別到丁家莊里面去偷東西,不然會死的很慘。

    等到城里的捕快快馬加鞭來到了丁家莊之前,看著那一行血淋淋的大字,一個個臉色就像是見了鬼一樣。

    整個丁家莊,超過車輪高度,十二歲以上的男女。都被人殺死,丁家家主和幾個兒子的尸體被掛在莊門口。那一行血字就是:

    “石之軒滅寧道奇全族!”

    丁、寧,丁上面加一個寶蓋頭。就是寧字,原來這里就是寧道奇的俗家的所在,怪不得丁浩蕩吹噓之時,常說自己的哥哥非常的厲害,但卻不說是誰,怪不得丁家莊不少人習練武功,卻不在江湖中闖蕩,丁莊主出手很是大方,周圍的靜念禪宗很是維護丁家莊。

    聯想到石之軒和吳元在曼清院中的辯論,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

    禍不及妻兒,這是江湖中公認的尊則,而那些宗師高手一般也不對付敵人的家屬,但今天,石之軒毫不猶豫的打破了這個規則,被殺的人是寧道奇的家人。

    這可是平靜了十年左右,江湖中最大的一場風波,石之軒向著寧道奇下了戰書,至于說石之軒為什么不去找佛門的麻煩,而來找寧道奇的麻煩,這也非常的容易理解。

    人們對于叛徒的痛恨,遠遠超過了對敵人,而寧道奇作為道家第一人,這些年的所作所為,無一不為佛門著想。

    這一點,就連普通老百姓都覺得很是驚奇。

    道家和佛教的關系很不好,具體到具體的地方就是,請了道士做法事,和尚就少了一口飯吃,和尚多了幾個信徒,道士就少賺一些銀子,這種天然根本性的沖突,導致佛道之間水火不容。

    寧道奇是道家第一人,卻每天屁顛屁顛的跟在佛門后面,為佛門搖旗吶喊,慈航靜齋一句話他就出生入死,實在是不可理解,石之軒被吳元挑明了事情問題之后,將寧道奇這個佛門的走狗,作為第一打擊對象,一點不難理解。這一下,寧道奇除非是縮頭烏龜,不然一定會來到洛陽城,和石之軒決一死戰。

    =============

    長安城。

    今天早朝之后,李世民的興致很高,他拉了房玄齡、杜如晦等人,在皇宮中商談著下來該做的事情。

    談完之后,這些重臣就留在了皇宮中,聽著宮人們彈奏著琵琶,這中間,有宮人吟唱起一首未曾聽過的長詩,在場之臣都是飽學之士,聽完之后,不得不拍手贊嘆。

    “這首詩很好,陛下,這是何人所為?”

    房玄齡一邊聽著琵琶行,一邊打著節拍。

    “這是洛陽一人所作之詩,名為琵琶行。平陽公主聽到之后,覺得不錯,就飛鴿傳書將此詩歌傳送給我。”

    一首詩從洛陽要傳到長安城,沒有半個月的時間辦不到,這首琵琶行本不應該如此之快就傳到了長安,但是李世民的皇宮中,有專門和洛陽李秀寧通信的獵鷹,這是突利戰敗之后,所進獻之物。

    前幾日,畫舫之上,和吳元談話之后,李秀寧深感此事重大,于是將當日發生之事,通過獵鷹傳到了李世民那里。

    李世民回信之后,就挑選懂得音律之人,根據琵琶行的曲調,進行了譜曲編排,今日拿出來,這些重臣聽了之后,果然紛紛的贊嘆。

    “恭喜陛下,翰林院中又添一名新才。”

    長孫無忌微笑著說著,妹妹死后,本來閑置的他被重新的重用,坐在了李世民的身旁。

    “翰林院……那人還做了另外一首新詩。”

    李世民微笑著,打了一個手勢,宮人又開始吟唱著登幽臺歌。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

    這首詩吟唱完畢之后,在場的大臣們,一瞬間都陷入了沉默。

    琵琶行對于這些位極人臣的大臣來說,感覺很好,但共鳴少了一些,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對他們來說有些遠,但是登幽臺歌一出,卻讓他們有種難以言語的感覺襲上了身體。

    他們一個個心懷濟世之心,崛起于亂世之中,回想起古人,展望著未來,幽臺(古名又名黃金臺)上渴望出頭,得到君主賞識的感覺,重新回到了身上,那種無法言喻的感覺,被這首詩寫的非常的貼切。

    “此人看來已有四五十歲,可惜了,隋朝亂世,讓他的才華被掩埋于黃土之中,好在恰逢盛世,陛下可以將其提拔重用……”

    房玄齡放下了杯子,打著節拍說的。

    “玄齡認為此人有四五十歲?”

    “是,或者更老,琵琶行中的幽怨,登幽臺歌里面懷才不遇,對昔日燕王黃金臺的渴望,都表明了他的年齡,能做出這種詩的人,絕不會是年輕人。”

    房玄齡微笑著說著,他的評判讓李世民笑了。

    “那么,如果我說此人只有二十五六,而且身體健壯呢?”

    驚奇的看了一眼李世民,房玄齡搖了搖頭,“那么,八成可能此人在亂世中,拾得了一本詩集,然后憑此一夜成名。”

    房玄齡的判斷,讓周圍的臣子們紛紛點頭,年輕人雖然有年輕人的朝氣,但卻無法體味中老年人的暮氣哀嘆。

    “這件事,可是玄齡判斷失誤了,來來來,給玄齡斟滿之后,朕給諸位講述當日之事,這可是那個人臨陣發揮,同時平陽、長樂等人也在場中。”

    李世民笑著,將當日之事,給在場之人講述了一番。

    當前三首詩歌說完之后,房玄齡不得不連連的點頭,表示自己判斷錯了。

    文人墨客的心中,都很清楚什么樣的詩歌能夠流傳千古,而對于他們來說,能做出這樣的詩歌,總會想辦法將其流傳開來,這種寫出來又不發表的絕代詩歌,而且還有好幾首,幾乎不可能出現。

    憶江南、登幽臺歌、琵琶行,正好貼切當時畫舫上的種種情景,除非吳元拾到的那本詩集里,有著成千上萬首詩詞杰作,不然不會這種情況下拿出來。

    “看來是我錯了,年輕人遭逢病苦之事,也會有如此的感覺,來來來,等他到了長安之時,我自罰酒三杯,向他真心賠罪。”

    “這件事還沒有完,真正精彩的在后面,我來說,你們評判,這個人很有意思。”

    =============

    關于古代人名的字,有些人查不到,就直接稱呼了。

    感謝書友150122220350975、輕月流雪、太白之星、小魚小蝦小螃蟹、子能、bb和jj、黃金戰艦、翎風邀月、末道路人、回首忘曾經的打賞,多謝(未完待續)(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乌拉特后旗| 大渡口区| 孝义市| 民权县| 甘南县| 平罗县| 淮阳县| 迭部县| 原平市| 永靖县| 沈阳市| 定日县| 休宁县| 道孚县| 昔阳县| 青阳县| 蓝山县| 枣阳市| 邮箱| 丹凤县| 巴中市| 广河县| 遂宁市| 敦化市| 岚皋县| 江源县| 吉林市| 衢州市| 登封市| 合江县| 沈丘县| 新绛县| 北海市| 莆田市| 锦屏县| 绿春县| 清水县| 沁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