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三十七章 羅睺的強力碾壓

    ……

    “噌~”

    一道圣光其手中的權杖上透體而出,如同溫暖的陽光,恢復著天使少女們的生機。于此同時,見其乖巧靈動的嬌軀上,散發著濃郁的光明氣息,讓人看上去都倍感愜意。

    神奇的變化出現了,原本面色慘白的天使少女們,瘋狂的汲取著金光中的精華,臉上漸漸浮現一抹安詳之色,金光殆盡之時,天使少女們同重生般,渾身隱隱約約的散發著淡淡的金色光芒,神圣不可侵犯。

    重新煥發了新的戰斗力的天使少女,俏臉上殺意盎然,金劍旋轉,一條條尸體不斷的倒下,一時間,血腥彌漫,尸如雨下。

    露露更是彪悍異常,舞動著身后的四翼,來回穿梭,仿佛人劍合一,對著合圍而來的魔兵群中,一記開山般的劈砍,一道金光如同長虹貫日,貫穿整個魔氣密布的天空,然后以開山碎石之時,轟然落下。

    ……

    這時,羅睺飛落在陳默的身前。冷冷的望著眼前兩個人影,眼睛微微一瞇,投射出一股必殺的殺意。

    陳默雖然只是圣階高階的修為,但是面對魔神,臉色沉穩如水,毫無半點懼意。剛才利用遁息珠悄然接近,在那道能量落下之際,抱起老爹陳正陽瞬間閃開。

    “老爹,今天我們父子聯手破敵。”陳默眼神盯在在羅睺身上,輕聲說道。

    “好~”陳正陽的聲音有些顫抖了起來,隨即上前一步,與兒子并肩而立。

    正所謂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父子齊心。其利斷金!

    陳正陽在兒子神奇的領域中,沒想到恢復的如此神速,剛剛渾身還筋脈盡碎般的疼痛,現在已經恢復如初。不僅如此,身上的玄氣也恢復到了飽和的狀態。

    陳默面色堅毅的點了點頭。

    “哈哈哈。就憑你倆就敢挑戰本神,真是不自量力!”羅睺聽此,不由的大笑道。于此同時,身前魔浪涌動,愈演愈烈,好像是開閘前的洪流。發出隱隱約約的能量波動。

    整個天空,再次暗淡了起來。

    陳默眼睛微微一瞇,握緊的拳頭上,已經攥出了汗。如此強大的氣勢,比當年的阿格斯還要更勝一籌。

    “陳默~”羅睺冷聲一笑。從其冰冷蝕骨的語氣里,透露出一種對這個人恨之入骨的意味。眼神中射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煞氣,隨即魔掌一揮,一條巨大黑色魔龍如噴發的火山,勢不可擋的朝著斜下方的兩人呼嘯而去。

    父子兩人見此,一左一右的向兩側飛去。

    黑色魔龍從父子兩人身邊擦過,直接轟到兩人身后千丈處的山體上。

    “轟~”

    一聲震天動地的爆炸聲后,巨大的山體上瞬間出現蛛網般的裂痕。裂痕還在四處蔓延時,巨大的山體轟然坍塌。

    無論魔族小兵還是神族大將,全部震驚在原地。連一座巨山都扛不住魔神的隨手一擊。別說是人。這要是被擊中的話,尸體都會被能量摧殘的蕩然無存。

    躲過了這一擊的陳默,額頭已溢出了一滴冷汗。

    不愧是魔神!

    看來在實力等級上,自己與他之間還存在著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

    魔神羅睺這一擊后,微微側了個身,與陳默隔空對視。相比較陳正陽來說。羅睺更在意的,還是陳默。這個繼承了光明神軒轅正衣缽之人。

    這時,陳默和陳正陽兩人一左一右的飛起。兩個身影好似兩道霹靂,橫穿蒼穹,劃破整個天空,帶著充滿著無窮雷意的能量,直接朝著羅睺的身上轟去。

    羅睺雙臂一展,一層魔氣透體而出,在身前形成一道雄厚濃郁的魔氣屏障,看上去無比堅固……

    “砰~砰~”

    父子兩人左右夾擊,轟在羅睺的屏障上。

    羅睺嘴角泛起一抹陰森殺氣,森然笑道:“小子,你要是乖乖投降,本神或許能夠饒你一命。”說完,輕輕的彈了彈手指,指尖立即跳動出一抹詭異魔靈。雖然屏障不斷被兩人的玄氣消溶著,不僅沒有一絲的惱怒,反而是極其的冷漠和平靜。

    陳默眼神古井無波,聲音云淡風輕的說:“羅睺,你重傷未愈就敢強行出關,今天你氣數已盡。”

    “呵~,剛才只不過是本神的試探,不過這一擊,你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了!”羅睺說完,手掌緩緩展開,手心里,一道黑色魔焰好似一朵盛開的黑蓮,詭異的搖曳著。

    “羅睺,廢話少說!”陳正陽語氣堅決的厲聲呵斥道。今天這場大決戰,不是對方死,就是我方亡,沒有其他的結果。現在只希望父子兩人能夠拖住他,給靜兒的修煉盡可能的爭取時間。

    “那我就送你們父子一程吧~”羅睺不怒不火的陰森說道,隨即手上的魔焰沖天而起……

    “哈哈哈……”

    羅睺開始狂笑了起來,在這魔焰的映襯下,羅睺臉上的陰笑更加駭人。讓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隨即掌心中的魔焰愈燒愈烈,將整個天空渲染的漆黑如墨,同時,在這魔焰中,肉眼可見的能量波紋如同潮汐般律動。

    一股窒息般的壓迫迎面而至,陳默微微皺了皺眉頭。

    在這墨色天空的籠罩下,一個個魔兵全部都興奮了起來。

    “桀桀,這小子敢挑釁我們大人,真是嫌命太長。”一個魔兵小統領陰聲說道。

    “呵呵,區區圣階高階和一個半神,哪里來的勇氣,真不知道自己是幾斤幾兩。”另外一個魔兵統領補充說道。在他們的眼里,天空中懸浮的那個人,不久之后便會成為一具尸體,或許連尸體都不會留下。

    “神族人都這么狂妄,這次就讓他們復出慘重的代價!”

    “別出聲,我們大人要動手了……”

    ……

    地上的神族將士們,望著羅睺正在醞釀的魔焰,一個個噤若寒蟬,連喘息都不敢大聲。此時的,圣女還在閉關修煉,現在的魔神在這里,就是一個無敵的存在。

    “將,將軍……他們倆父子能扛的住嗎?羅睺……可是魔神……”一個神族將士臉色慘白的問道。他實在想象不出來,單憑著這兩個人,怎么可能承受的住魔神的攻擊。

    “我們易天將軍都不是他的對手,區區一個圣階高階和一個半神,怎么可能……”這個神族將士說出來這句話,將所有人從幻想中拉了回來。回想到那天羅睺給神主那記致命一擊,依舊心有余悸。

    “希望他……能夠帶來奇跡……”這名將軍雖然保持極大的鎮定,但是眼神中卻流露出一抹難以掩飾的恐慌。

    一些神族將士眼巴巴的望著天上,細聲的祈禱著,還有一些人都不忍觀看。

    無論是魔族士兵,還是神族將士,雖然心情不一樣,但全部屏息凝神,等待著最終的結果。

    在一側的陳正陽,眼睛死死的盯在羅睺身上,同時暗暗握緊拳頭,壓榨著全身的玄氣。

    這時,羅睺身前的魔焰,在其短暫的醞釀中,已經極其渾厚濃郁,隨即手掌一揮,在黑色的魔焰中,分離出一道道蛟龍般黑色氣旋,從四面八方朝著陳默包裹而去。

    雖說陳正陽的實力比陳默還高,但是羅睺更加在意陳默,這個上升潛力無限的小子,如果不現在鏟除,以后必成后患。一念及此,便將匯聚而出的能量,全部朝著他揮去。

    陳默見此,這道如同巨浪普卷而來的魔焰,方圓數百丈,在這短暫的時間里,根本不可能從中逃脫。

    陳默鋼牙狠咬,一層圣光透體而出,迅速在身前凝結,電光火石之間,形成了一道金光閃閃的護罩。體內的玄氣不斷的往護罩中灌入,變得凝實而堅固。護罩內的陳默,身體上好像覆蓋了一層琉璃金光。

    金剛不壞!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無數道黑焰魔焰互相纏繞交融,急劇收縮,將陳默籠罩在內。

    “小心!”

    話音還在空中飄蕩之時,一個人影已經穿梭而至,青芒交錯間,在陳默圣光外圍又形成了一道泛著雷意的青色屏障。

    陳默心里突然一緊。

    父親!

    剛剛反應過來,無數道黑色魔焰已經沖撞到了父親身體外側的屏障上。

    “砰砰砰~”

    一條條黑色魔焰猛烈的撞擊著外側的屏障,數息之間,這道泛著雷意的屏障好似破裂的冰面,在重擊之下,一破到底,蕩然無存。

    隨之而來的是,無數道黑色魔焰好像是游蛇般,從他身上纏繞而過,朝著內側的圣光屏障中舔舐而去。

    這時,陳正陽像是被抽干了的草人,在陳默瞪大的眼睛中,朝著地面加速墜落。陳默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戳了一下,不斷的抽搐著,肝膽俱裂下,眼前竟然出現一片恍惚。

    “砰砰砰~”這時,所有的能量氣旋直接將這道圣光屏障包裹了起來,肆意的沖撞著。

    陳默對父親的擔心,化為對羅睺的滔天恨意。雖然全身像是被兩座大山前后碾壓似的,但依舊咬緊牙關,死死堅持。

    “哈哈哈,既然你們父子情深,本神就成全你們!”羅睺瞇著眼睛,饒有興致的觀看著對方掙扎的樣子,獰聲笑道……(未完待續)(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酒泉市| 霍城县| 陆良县| 武功县| 文登市| 临泉县| 辉南县| 肃南| 西峡县| 沅江市| 江永县| 井陉县| 合川市| 民丰县| 玉环县| 江源县| 通河县| 石阡县| 务川| 济南市| 大城县| 伊吾县| 嘉祥县| 绥棱县| 襄汾县| 江阴市| 秦皇岛市| 锦州市| 锡林郭勒盟| 曲水县| 洪雅县| 龙门县| 雅江县| 高清| 汾西县| 岫岩| 普兰县| 天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