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657低調梁家強悍實力

    感謝【潔曦】親打賞的平安符

    感謝【看看何妨】親投的粉紅票

    月末最后三天,求票啊姑娘們

    --------分割線---------

    崔大陪著孫維仁走進來,孫維仁一手拄著拐,另外半邊身子幾乎都靠在他那個俊俏的小廝身上。

    “孫院長。”球球和虎子都支著身體,下半身都搭著薄被,看著別扭極了。

    “哎呦,真被揍的不輕啊,都起不來炕了。”孫維仁大大方方的走進去,偏生他走的極慢。

    屋子里其他幾個孩子即使不認識他,也大概知道這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來,給我瞧瞧,屁股是不是被打爛了。”孫維仁這貨根本就不管不顧,坐在炕上就去掀球球的被子。

    “孫院長。”球球一臉賠笑,按住了腰上的薄被。

    “怎么,我不能看?”孫維仁挑眉,故意板起臉。

    “哪有跑人家看人屁股的道理,就是不給看。”虎子傷的不重,只是動起來有點兒疼罷了。他爬過去,拽著球球就往炕里去。

    孫維仁都替球球疼,“我說你小子輕點兒,我不看不行嗎,一會兒你又把他弄傷了。”

    “啊?”虎子低頭一看,可不是嗎,小哥哥表情都扭曲了,嚇的他忙道:“小哥哥,你沒事兒吧?”

    “你再拽,估計就有事兒了。”球球欲哭無淚,怎么這么倒霉呢,剛剛搬過來就遇到這位不靠譜的院長。好不容易愈合的傷口,還不得又折騰壞了。

    “你小子不讓我看,現在好了吧。被虎子這臭小子折騰慘了。”孫維仁笑的一臉欠揍,“回頭我就跟你姐說,看她不收拾你們的。”

    “院長,不帶您這樣的。”虎子氣鼓鼓的,“哪有人家先生跑到家里跟人家姐姐告狀的,您這樣,以后還怎么讓我們尊敬您。”

    “呦。臭小子還說尊敬我。瞧你大呼小叫的,這是尊敬我?”孫維仁挑眉,別看對方是孩子。他也沒有要饒過的意思,竟跟虎子拌嘴。

    玄燁嘴角抽搐,這還是在父皇面前義正言辭要為教育事業付出全部的高大先生嗎?不知道怎么的,孫維仁的形象突然一落千丈。

    歐陽建德激動的站在一邊。突然上前一步拜倒在地,“建德拜見舅老爺。”

    孫維仁剛抓起一塊西瓜啃。一口沒咽下去一下子就嗆了。

    “咳咳……你這小子,叫誰舅老爺呢?我有那么老嗎?”他大呼小叫的,“告訴你啊,東西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

    梁田田走到門口正好聽到孫維仁大呼小叫,當即痛苦的扶住額頭。

    這個二貨!

    真不想承認認識他啊。

    “小姐?”崔婆婆這等人物臉頰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剛剛有人稟報孫維仁來見她,梁田田剛從內宅出來。這會兒卻不想見他了。

    孫維仁耳朵極尖,聽到那聲“小姐”就忙道:“全天下最好的姐姐來了。田田,你快進來,這有個臭小子居然叫我姥爺?還讓不讓人活了?”

    梁田田一身湖藍色的裙子,層層疊疊的鋪展下來,頭上只一根碧玉的簪子挽著頭發。等她走進來,就像是六月的天被人潑了滿湖的冰塊,整個空間都清爽了。

    劉瑞豐和景況一瞬不瞬的盯著眼前的女子,只覺得比畫上的仙子還要漂亮幾分。

    這就是滿豐和滿碩的姐姐嗎,果然漂亮!

    “見過孫院長。”梁田田行禮,讓人挑不出一絲錯誤,偏那不卑不亢的態度更惹人憐愛。

    孫維仁暗自撇嘴,人前就這么客氣,人后當面罵自己二貨,變臉可真快。

    “都說了你我是忘年交,哪來的那么多規矩。”孫維仁也知道這年代的規矩,怕傳出去對梁田田名聲不好,因此格外多說了一句。

    歐陽建德還老實的在地上跪著,梁田田看了一眼,“這幾位是滿豐、滿碩的好友吧,招待不周,見諒……來了就多待一會兒,滿豐、滿碩身上有傷不方便,我讓人去福滿樓定了一桌席面,你們朋友中午好好喝兩杯。”

    “劉瑞豐、景況見過梁小姐。”兩人都出自大家族,因此行為有度。

    梁田田還禮,看了一眼地上跪著的人,提醒道:“孫院長。”

    “喂,小子,你別跪著了,我又不是真的老人。”孫維仁沒好氣的道:“下次別亂叫啊。”

    歐陽建德一臉委屈,“可是……我沒叫錯啊。”

    “你還敢說!”孫維仁氣得大叫,“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老了?”

    梁田田扭開頭,真不想看到這二貨。不過也不能讓人家孩子繼續跪著吧,這可是梁家,傳出去還不知道讓人怎么講究呢。

    “你是建德是吧,先起來吧。”梁田田虛扶了一把,“常聽虎子念叨你,說你功夫好。”

    “沒……沒什么。”被這樣漂亮的姐姐一夸,歐陽建德紅著臉垂頭,卻也順勢站了起來。

    “你怎么叫孫院長舅老爺呢?”梁田田也一臉疑惑。

    “他……他是我小叔叔的舅舅,自然就是我的舅老爺。”歐陽建德臉蛋通紅,“舅老爺可能不認得我,我叫歐陽建德,按輩分,定遠侯世子是我的小叔叔。”

    “文軒的侄子?”梁田田一愣,隨即看向孫維仁,“那人家還真沒叫錯。”眼看著孫維仁臉色變換,她心情大好。

    景況渾身一震,如果沒記錯,定遠侯世子的名字就是歐陽文軒吧。

    這個梁家小姐,竟然敢直呼定遠侯世子的名諱。

    他瞇起眼睛,偷眼打量。滿豐和滿碩都是一臉的理所當然,就連作為舅舅的孫維仁都沒有什么異常,看來……景況覺得,有些事兒有必要跟自家老爹說一聲。

    那邊劉瑞豐出自商人家庭,更是想的很多。

    眼前這個人可是青山書院的院長啊,以前不敢想的事兒,是不是可以通過梁家之人達成呢?

    “怎么走到哪兒都能遇到你們歐陽家的人呢,真是陰魂不散。”孫維仁沒好氣的道:“不許叫我舅老爺啊,不知道的以為我多老呢。”

    “那我叫您什么?”歐陽建德一臉委屈。

    “喏,跟他們一樣,叫我孫院長。”他隨手一指球球。

    “是。”歐陽建德倒是規規矩矩的。

    景況、劉瑞豐兄弟對視一眼,同時上前,跪下磕頭道:“學生景況、劉瑞文見過孫院長。”

    “怎么又磕頭啊,起來起來。”孫維仁跟梁田田一樣,對這磕頭的事兒是深惡痛絕。“既然是滿豐和滿碩的朋友,就不用多禮了。”

    兩人心里一樂,忙起身。

    孫維仁看了他們一眼,“你們都是今年的秀才?”

    “是。”三人忙不迭的回答了。

    “哦,以后準備去哪兒讀書啊?”他純屬沒話找話,本來想看一眼就去找老鄉的,現在看幾個孩子一臉恭敬,他倒是不好立馬就走了。

    景況和劉瑞豐正愁沒機會套近乎呢,聞言忙道:“家里長輩的意思讓我們去考青山書院,就怕門檻太高,我們兄弟才學差考不進去。”景況倒是乖巧,直接開了口,“不知道青山書院招收都需要什么條件,我愿意努力去做。”暗想憑自家的身世爹都說不上話,這可是一個機會啊。

    “我已經被錄取了。”歐陽建德弱弱的答道。平日里他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就是把小叔叔當成了偶像,連帶著對小叔叔身邊的人也有敬畏。

    孫維仁倒是愣了,他知道自己書院的門檻高,只是……“你們是滿豐和滿碩的朋友,想進青山書院何必這么麻煩。”

    什么意思?

    不單單是景況等人,球球和虎子也是一頭霧水。

    “院長,為什么這么說?”球球探頭探腦的,“難道因為我們兄弟在青山書院,還可以帶個人?”

    “你們在青山書院讀書?”這下輪到景況吃驚了。

    “啊。”球球點頭,“那個,我們在靈山縣的時候就是在青山書院讀書的。”

    景況嘴角抽搐,這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倒是孫維仁,狐疑的看了梁田田一眼,“他們不知道?”他嘴唇動了動,到底沒出聲。

    梁田田輕輕搖頭,示意他別多嘴。梁家在青山書院是投了銀子的,自然可以安排一些人讀書,可這件事兒梁田田沒準備說。

    “行了,別纏著孫院長了,他來是有正事兒的。”梁田田出來打圓場,“孫院長的意思很明顯嗎,你們的朋友要考青山書院,又不知道怎么辦。可你們在青山書院讀書,學了什么總能透漏一二吧,這樣不就讓他們心里有個大概,將來考的時候也容易些。”她打定了主意,回頭讓爹查查這兩個孩子的底細,如果是那種身家清白的孩子,去青山書院讀書也是給球球他們找個玩伴。

    孫維仁已經起身往外走,路過玄燁身邊的時候似乎才看到他。“玄燁啊,在這里住的還習慣嗎。”

    玄燁恭敬行禮,“回先生,玄燁很好,姑父一家待我很好。”看他不加掩飾的笑容就看的出來,他的確過的很好。

    孫維仁點點頭,“你田田姐可是這天底下難得的聰慧女子,你跟著她多學一點兒,以后夠你受用一輩子的。”點到即止,如果不是看這小子是老鄉的外甥,他才懶得多嘴呢。

    “是。”明明心里驚的不行,面上卻一臉平靜。(未完待續)(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富裕县| 湘乡市| 如皋市| 驻马店市| 邵阳市| 琼海市| 平乡县| 福安市| 嘉义市| 兴化市| 吴旗县| 肥东县| 久治县| 琼中| 拉孜县| 望城县| 南昌县| 图木舒克市| 银川市| 长岭县| 新沂市| 淮阳县| 基隆市| 塘沽区| 北辰区| 黔江区| 铜山县| 广平县| 屏山县| 益阳市| 志丹县| 东乡族自治县| 宜宾县| 襄樊市| 根河市| 陆河县| 嘉鱼县| 新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