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m.zhongdixinli.net)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917章林鋒戰魔皇

    這場鏖戰多時的戰斗終于落幕,宇文燁失敗之后,已經重傷垂死,再也站不起來繼續戰斗。

    魔皇毫不留情的揮動八荒戰魂刀將宇文燁斬殺,之前還威風凜凜,魔氣氤氳的天星城少城主宇文燁,轉眼間就已經身首異處,世間之事,變幻無常,此之謂也。

    “宇文燁自以為得到霜之哀傷古劍的傳承之后,就可以成為無敵的存在,自認為是天命者。

    殊不知他只是古劍的一顆棋子罷了,此古劍蘊含著極為濃重的魔氣,利用宇文燁如此看重報仇之事的心理,將他一步步的引導成為一個魔頭。現在他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了代價,也算是罪有應得。”

    林鋒心里很平靜的道,他早就看出了一些端倪。

    或許從更深層次的角度來說,宇文燁這樣的下場還不算受到了最完全的懲罰,因為紫辰星修煉界里知道他之惡名的人很少,也沒有誰會議論他的往事。

    也就是說,當初宇文燁持著霜之哀傷古劍到處為惡,毀滅各個部落的時候,是靜悄悄的行事,而現在他殞命,也是默然無聞的。

    其實,林鋒和隊友們以后回到紫辰星修煉界之后,不提及此事,也就根本沒有人會知道有宇文燁這個魔道高手,以及他的事跡。絕大部分的修士都只是滄海之一粟,要在這世間長久的留下名字,是很難的。

    此時已經天亮了,橘紅的太陽從東邊的天空升起,整個蠻荒大沙漠頓時改變了在夜晚里那蒼涼而孤寂的氛圍。

    無盡的砂礫閃爍著熠熠金光,籠罩這片天地許久的陰霾似乎已經消散遠去。但事實上,魔皇現在還安然無恙,他剛戰勝并且擊殺了宇文燁,氣勢正盛。

    “林盟主,倘若不是忽然冒出這個一心報仇的宇文燁。估計你們正道修士早就全軍覆沒了。”魔皇瞥了一眼林鋒等人,很得意的道。

    他根本沒有去看兩個皇子,許永浩和許劍龍,其原因有兩個可能:其一是他根本不在乎這兩個兒子的死活,其二則是他有足夠的把握,認為此戰必定是他獲得最后的勝利。那么只要將林鋒等人都轟殺了,兩個皇子也就自然獲救。

    “魔皇,你還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我帶領隊友們早就將你的手下解決了,然后我又在這里好整以暇的看你跟宇文燁的決戰許久了。你哪里來的自信說這么狂妄的話?”林鋒盯著魔皇淡笑道。

    “喔。你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只不過我之前見你對付我的分身都用了那么久,實話說,你還沒有宇文燁的威脅大。”魔皇一邊說著,一邊走過去,準備撿起跌落在地上的霜之哀傷古劍,這可是他剛才費勁戰斗的戰利品啊!

    “林盟主,情況不妙啊!倘若讓魔皇得到霜之哀傷古劍。那么以他的魔氣和造詣肯定能很快的掌握其絕招傳承,到時就更難對付了。”蕭破敗很著急的道。

    林鋒皺眉道:“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咱們這里隔著魔皇幾千丈的距離。最快也要兩個呼吸的時間。”

    他話音未落,卻發生了變故,只見魔皇并沒有成功的將霜之哀傷古劍得到,此劍化作一道烏光,并且這烏光將宇文燁的尸骸也一起帶著遁入了天穹。

    魔皇試圖去追趕,不過速度終究及不上。只能黯然嘆息。

    當他轉頭去看另外一件厲害的魔道兵器,栓天鎖鏈之時。卻尋不見了其蹤影。

    因此,魔皇此刻的心情很煩。這是他從來都沒遇到過的倒霉情況。以前戰勝了對手,都能夠得到戰利品,但是今天卻是徒勞無獲。

    “可笑,你之前都白忙活了。”李洲嘲諷的笑道。

    魔皇本來就在憤怒之際,聽得他這般嘲諷,更是怒不可遏,他遂以八荒戰魂刀指著李洲,沉聲道:“待會兒我將林盟主擊敗之后,第一個要斬殺的人就是你了。”

    李洲攤手表示很無所謂,悠然揮舞手中的銀白方天畫戟,他雖然沒回答,但是這是很狂妄的挑釁。

    “父皇救我啊!”許永浩連忙求救道。

    “住口,沒用的東西。你之前投降,當我不知道么?”魔皇沉聲道:“咱們魔道修士也需要有骨氣和尊嚴。”

    然后,魔皇就提著八荒戰魂刀,邁著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走來。

    “林盟主,他獨自一人,沒有手下為其賣命。不如咱們大家伙兒,一擁而上,將他轟殺吧!”拓跋羽建議道。

    其他的隊友也紛紛的應和,他們早就看不慣魔皇了,而且此次攻打大魔域的戰斗如此漫長,犧牲了太多的隊友。曾經那些朝夕相處的隊友都早已化為骸骨,都是因為魔皇所致,因此他們戰意愈發的升騰。

    林鋒卻淡然的搖頭,道:“魔皇的修為是化神境界后期,就算是我,也沒有完全的把握能夠對付他。因此,你們圍攻過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他這話并不是危言聳聽,剛才魔皇跟宇文燁的對決場面,大伙兒都是有目共睹的。

    由于義憤填膺,隊友們才敢去對付魔皇,不過現在聽林鋒這么一提醒,回響起來,明智的說,確乎不能盲目的去戰斗。

    “如此,怎生奈何?”李洲忍不住問道。

    “獨孤一鶴聽令!”林鋒朗聲道。

    “屬下在。”獨孤一鶴上前一步大聲應道。

    林鋒以靈魂傳音道:“你帶領著隊友們以及這些投降的敵方修士,到傳送門那邊去,倘若魔皇將我擊敗,你們趕緊通過傳送門逃到大魔域。”

    “但那里是魔皇的地盤,咱們逃到那里豈不是會死得更慘?”獨孤一鶴也以靈魂傳音回答道。

    林鋒盯著他,繼續道:“難道你們就不會到了那邊之后,將傳送門破壞掉么?如此一來,魔皇從蠻荒大沙漠再前往大魔域需要好幾天,你們有足夠的時間,帶領著魔皇殿外的修士隊伍撤離回去。”

    獨孤一鶴有些猶豫,他皺眉道:“可是我們真的不能幫你一點么?只能眼睜睜的在遠方觀戰嗎?”

    林鋒道:“以大局為重,就算我犧牲了,紫辰星修煉界里應該還有能人可以帶領你們繼續斬妖除魔。”

    然后林鋒就轉過身去,不再回頭,態度很是堅決。

    其他隊友剛才沒有聽明白林鋒的命令,因此都很疑惑的看著他的背影。

    獨孤一鶴只好遵從林鋒的命令,當即道:“林盟主有令,爾等跟我來。”

    然后其他人都跟著獨孤一鶴往傳送門那邊趕去,他們的目力都很好,在遠方的虛空里,仍然是可以清楚的觀戰。只是看到林鋒受傷之時,難以支援。

    “哈哈,看樣子可笑的人應該是你才對。你的隊友們都認為你此戰必敗,因此紛紛潰逃了。”魔皇冷笑道:“但這也無妨,他們盡管逃,待我將你擊殺之后,再慢慢去追殺,諒他們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林鋒的態度依然是那么的沉著冷靜,他淡然笑道:“你雖沒有絕對的把握能擊敗你,但也不是毫無勝算。”

    “送你一句話,人貴有自知之明。別以為你這兩年在紫辰星修煉界闖出了那么大的名頭,就不得了。

    其實,本身的實力才是修士得以立足的根本,這也是為何許多年來,我都在大魔域里邊閉關苦修,只讓手下的統領和修士們出來征戰。”

    魔皇現在覺得沒多少壓力,還剩林鋒這一個勁敵,因此他的話也就多些了。

    林鋒道:“其實,這句話更適合你。咱們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吧!倘若是我敗了,那么之前的一切努力都付諸東流。而你若失敗,整個大魔域以后都將不復存在。”

    “狂妄自大,受死吧!”魔皇的戰意已經攀升到一個極高的地步,他龐大的魔軀,縱躍到千丈虛空里,雙手掄起八荒戰魂刀,凌空劈下。

    他知道林鋒的實力很不錯,因此一出手就使出了絕招,以渾厚無比的魔道罡氣,召喚出八條惡龍。

    林鋒心念一動,翻手從儲物袋里拿出火龍煉魂塔,將之拋到虛空里,頓時控制著火龍煉魂塔,召喚出二十五條上古火龍,都是由三昧真火凝聚而成,威勢滔天。

    果然如同林鋒所料,火龍煉魂塔召喚的火龍,不僅從數量上,而且從實力之上,都完全壓制了魔皇以刀芒召喚的惡龍。

    頓時,八條惡龍的哀嚎之聲響徹這片虛空,須臾之后,就崩碎重新化為滾滾的魔氣,在蠻荒大沙漠里擴散,將原本金光熠熠的沙地都染得漆黑了。

    “你居然能夠自如的控制火龍煉魂塔,這可是我手下統領的寶物啊!”魔皇很詫異的道。

    “還不僅如此,你們大魔域好幾個統領的寶物都落入了我的手里,不如銀月魔針、追云烏煙獸、破滅雷神戟、山河扇,等等。”林鋒嘲諷的笑道。

    但是林鋒明白這只是在氣勢之上打擊對手罷了,真的在這樣程度的決戰里,憑那些寶物還是不能克敵制勝,得用自己真正的絕招才有機會。

    林鋒遂掣斬龍劍在手,旋轉著刺去,這是“斬龍劍之傲劍凌云”。

    霎時間,漫天都是澄碧的劍氣,炫目無比。

    魔皇繼續以八荒戰魂刀抵擋,他冷笑道:“原來你擅長的是劍道,可惜就連霜之哀傷古劍都不能擊敗我,更何況你這沒什么名氣的劍道絕招呢?”(未完待續)(m.zhongdixinli.net)
时时彩定位胆5码稳赚技巧 鸡西市| 吴桥县| 大冶市| 山阳县| 凤庆县| 新昌县| 梅州市| 祥云县| 内丘县| 德格县| 鄢陵县| 崇阳县| 乐都县| 驻马店市| 嵊州市| 阿拉尔市| 永吉县| 海兴县| 日土县| 古交市| 崇仁县| 高密市| 乡宁县| 石首市| 辛集市| 石楼县| 乐业县| 榆树市| 陆川县| 时尚| 合水县| 井陉县| 浑源县| 南澳县| 莫力| 定安县| 汾阳市| 格尔木市|